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烈日 媚色撩人 海贼之恶魔 最强老爷爷 老董 傅少 小保安
极品俏 杨羽 农村  健身 娇妻 陈娟周康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你有权利

发布时间:2020-10-19 06:35:42

翌日清晨,乔诗语醒过来之后,宫洺了回去了。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乔诗语才站起身回去买菜。刚到外面,便看见了了王书兰站在门口。乔诗语愣了一下,便直接后转身规避了她。谁料,王书兰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乔诗语才起身出去买菜。。

>>>《总裁婚妻惹人爱》章节目录<<<

《第28章 你有权利》精选

翌日,乔诗语醒来之后,宫洺已经出去了。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乔诗语才起身出去买菜。

刚到外面,便看见了王书兰站在门口。乔诗语愣了一下,便直接转身避开了她。

岂料,王书兰直接追了上来。

“诗语,我有话要跟你说。”

态度好多了,乔诗语挑了挑眉。回头看着她,“我想我的意思,乔家的人已经告诉你了。我和你似乎没什么好说的!”

闻言,王书兰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她只是一个农村妇女,以为自己的儿子已经很厉害了,却没想到,宫洺比她的儿子厉害很多。

想到儿子在牢里受罪,她再也牛不起来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了。我这次来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是来跟你说,我们答应给你离婚。你跟宫洺说说,让他把远帆放出来吧!”

“你们愿意离婚?”

“真的,我答应了。只要远帆一出来,我们马上离婚!”

王书兰在莫家还是挺有话语权的,她都答应了,莫远帆那边应该也差不多了。

不过,乔诗语还是不太相信他们。尤其是莫远帆之前对自己出尔反尔的态度,她沉吟了片刻才道。“你让他先签了离婚协议书,我就叫宫洺放他出来。”

“乔诗语!”王书兰脸色有些难看,但是为了儿子还是忍住了。

“算我求你了,远帆从小就没吃过这么多苦,你就当可怜可怜我这个老人家吧!”

乔诗语皱了皱眉,她在莫家三年了,从前,她每天对王书兰好声好气的,伺候吃喝,她从来都不给自己一个好脸色。

想不到,现在她要和她儿子离婚,她却来求自己了。

这世道……

“不行!”

乔诗语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这个世道变故太多了,她已经不想再被人支配了。“有这功夫,你不如去劝劝莫远帆签了离婚协议书吧!”

说罢,乔诗语便转身要走。

王书兰气不过,追上来就想打乔诗语。乔诗语头一扬,直直的看着王书兰。“看看这是在哪里,再考虑要不要下手。”

王书兰咬牙,“不就是个宫洺,我就算是打了又能怎么样?”

“那你打试试!看看会怎么样?”

王书兰最终还是没敢,乔卫国是乔诗语的亲生父亲都逃不过。她的手在半空中停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收了回去。

灰溜溜的跑走了。

乔诗语这才转身去超市,岂料一转身却看见了宫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对面。

他正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眼睛里都是笑意。“狐假虎威!”

乔诗语有些窘。“我……我不是故意拿你的名义来吓唬人的!对不起。”

宫洺不置可否,“没关系,明明是一只很可爱的小狐狸不是吗?”

乔诗语更加囧了,忙转移话题。“你怎么回来了?”

“如果我不回来,怎么能看见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狐狸?”

乔诗语抿唇,“哎呀。”

“好了!我只是带了个人来给你。”说罢,他一侧身,身后是乔诗琪站在那里正看着他们。

乔诗语皱了皱眉,“她怎么来了?”

“姐姐!”乔诗琪被吓唬了一个晚上,觉也不敢睡,饭也没心情吃。不过是一晚上,她的脸色像是老了十岁一样难看。

顶着两个黑眼圈,她跑过来对着乔诗语点头作揖。“姐姐,我错了。我昨天不该那么说你,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了。”

乔诗语一愣,“宫先生……”

“昨天你就是因为她是吗?”宫洺声音低沉。“现在她已经在你的面前了,你想要怎么处置都可以。”

乔诗语摇了摇头,心下却越来越沉。

宫洺果然就是宫洺,办事风格也是那么宫洺。她扯了扯唇角。“我先回去了。”

“姐姐!”乔诗琪忙要追上去,被宫洺身边的庄臣给拦住了。“你不能过去。”

“宫先生!”乔诗琪又去哀求宫洺。“我已经跟我姐姐道歉了,您也看见了,是她不给我机会。”

“滚!”宫洺不耐烦的吼道。

乔诗琪这才如蒙大赦,灰溜溜的走了。

庄臣看着乔诗语离开的方向,说道。“宫总,要去追乔小姐吗?”

“不用了!”宫洺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叫梁淮安过来。”

……

半小时后,夜色会所。

梁淮安一进门便看见宫洺脸色冷酷的靠在正中央的沙发上,旁边进来助兴的小妞们,个个都躲的十里远,战战兢兢的看着宫洺。

梁淮安摆了摆手,“都出去。”

众人闻言,如蒙大赦的跑出去了。

梁淮安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笑道。“怎么了?你这万年老树开花,竟然有时间这个时候找我来喝酒?难道那方面不和谐?”

“闭嘴!”

“哦!”梁淮安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想了想,又八卦的开口,“你家小媳妇给你气受了?”

这下子,宫洺的脸色更难看了。

“就是这个表情!”梁淮安突然说道。“我都受不了,更别说你家的小媳妇了。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想要吓死人啊!”

宫洺幽幽的点了一支烟,吓人?

难道小女人并不是因为乔诗琪的挑拨,而是因为觉得他吓人?

宫洺扯了扯唇角,他这样的人,从小就生活在刀光剑影之下。如果不用那么多手段的话,还能活到现在?

“看样子是被我说中了!”梁淮安笑道。“女人呢,是用来疼的,她们又不是你的敌人!尤其是你家那个如花似玉的小女人,你对她温柔一点,她肯定上钩。”

宫洺没再理他,直接按灭了烟头,站了起来。

梁淮安一愣,“你要去哪里?”

“回家!”

“卧槽!”梁淮安瞠目结舌,“你从前不是说,像你这样的人,是不能有家的吗?你现在竟然说回家?还说的那么溜?”

这一次,回应他的是宫洺随手丢过来的一个枕头。

一路疾驰,宫洺回到家的时候,乔诗语还坐在沙发上发呆。看见他回来了,她忙起身。“我去做饭。”

下一秒,宫洺却拉住了她的手。

“你是不是觉的我很残暴?”

乔诗语一愣,旋即又摇了摇头。想起了今天所做的一切,她自己也觉得自己有些矫情。

“对不起,我其实没有权利让你改变任何,而且,你也是为我好。这一次是我不对,下次我不会了。”

身后,男人顺手抱住了她的腰。

“不,你有权利。”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