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重生萌媳抱回家 黑车司机和校花 情深不及缘浅 夏伊人 王浩李洁 周康 催眠
少女 烈日 媚色撩人 海贼之恶魔 最强老爷爷 老董 傅少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凶人毙命光明手 借宿廉家知内因

发布时间:2020-10-19 02:57:52

父快请坐,待老身沏壶茶来为恩人消暑解渴。”说罢,便要后转身去烧热水倒茶。  玄真见了,忙道:“老人家,不需要了,贫道不渴,到是想去问问,上次这个疯道人是那里来的,他在你家中可是谋财害命的吗?”  女人听了,仿若余惊尤在,地说:“恩人师父,你是不知道,他那女人见凶道士已死,便不再哭,忙跪在地上向玄真叩头,说道:“若然不是遇到你小师傅,连我这残生今日也要完结了。”说罢磕头不已。。

>>>《右氏春秋》章节目录<<<

《第十章凶人毙命光明手 借宿廉家知内因》精选

  话说那玄真听了老妇之言,便放下自己的木棍,转而拾起凶道人的铁棍来,照定了这道士的头上狠狠的就是一棍子,那道士的头顿时被打得粉碎,一命呜呼,黑的红的,一塌糊涂。

  那女人见凶道士已死,便不再哭,忙跪在地上向玄真叩头,说道:“若然不是遇到你小师傅,连我这残生今日也要完结了。”说罢磕头不已。

  玄真一见那老妇给自己磕头,便赶忙上前扶起,说道:“无量天尊,罪过罪过。女老人家快请起。”

  老妇道:“恩师父快请坐,待老身沏壶茶来为恩人解渴。”说罢,便要转身去烧水沏茶。

  玄真见了,忙道:“老人家,不用了,贫道不渴,到是想问问,刚才这个疯道人是那里来的,他在你家中可是谋财害命的吗?”

  女人听了,好似余惊尤在,说道:“恩人师父,你是不知,他叫做披发太岁,是一个狠凶狠恶的歹人,谋财害命如同玩耍,还常拿妇人的孕胎实用,害人母子,国法良心一点都没有。”

  玄真闻说,顿时骂道:“这个狗道士,如此无法无天还了得!幸好今日被我撞见,不然还不知他逍遥到几时。”玄真说完,又问道:“老人家,那这凶人今日到你家是图财还是害命?”

  玄真这一说不打紧,只是那老妇听了,顿时泪流满面,说道:“师父啊,老身有个儿子,名唤廉颇,媳妇赵氏,有孕在身。刚刚十月满足,没想今日却被这恶道知道了。趁我孩儿往外做生意去,他就起了不良之心,闯到我家,把我那媳妇拿来按到在地,强奸了还要抠她腹内胎儿。我的媳妇是痛不可言,便喊叫起来。他一怒之下,当场就剖开肚腹,把胎取出,吓得我魂飞魄碎。只因此地是荒郊,邻舍全无,那恶道骂我老乞婆道:“你若要喊人,我便当即送你到黄泉路上去!”我一个老弱之躯,那能抗得过他,便只得叩头苦苦求饶,幸得恩师胆勇气壮,打死了这个恶道人。我母子难报你的大恩,只好每日烧香一炉,为恩人祈念万福了。”

  玄真听了,说道:“老人家何出此言。自古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今日除此恶人,乃是贫道份内之事,况且也免别的以后别人受害。”

  老妇连连称谢道:“不知恩师父在何处焚修,为何夜尽更深来到这里?”

  玄真见问,也无甚心机,只是照实说道:“我本在慧竟山冲霄观内出家的,只因为我生性暴躁,每每出外惹祸淘气,师父一气之下,就把我赶了出来,故而想往别处去觅个存身的所在,恰好今日路过此间。正无宿处,就听见你的喊叫,我闻声即来观看。却见那披发太岁如此凶恶,他既然遇着了我,我又如何肯轻饶他。”玄真说完,左右看了看,又道:“只是此时夜深黑暗,贫道无处可去,不知可否在你家中歇一宵?”

  那老婆子连忙应声:“使得、使得。我看恩师山路遥远,此时肚中恐怕是饿了。”

  玄真闻言,顿时喜笑颜开,哈哈哈笑道:“不瞒老人家,我是个老实人,此时正当肚里饿了。老人家可有饭吃吗?”

  老婆子道:“既然如此,请恩人先稍息片刻,待老身去烧水起来便可以了。”

  玄真忙道:“多谢老人家了,待我先把这尸首撩开了再说。还请大娘先给我盏灯,也好探路。”那婆子听了,就赶忙去点了灯过来,玄真拖了这尸身,接了灯,匆匆走出门去,等得拖出了几片树林,这才寻了处山涧,两臂使力,将那尸首丢在溪涧内。这边事完,仍旧回廉家来,再将水把地上的血血渍收拾收拾,这才息了灯球坐下。

  话说那老婆子进到房去,见到了儿媳的尸身,顿时双脚连跺,泪如泉涌,放声大哭了片时,独自将尸身用被子收殓好,这才压了心头悲伤,烧好了夜饭,又将现成的小菜几色送与玄真吃。

  只是这一升米的饭,玄真那里吃得饱?吃完就要添,添却又添不出。老妇人见了,暗叫一声:“真乃饭将军!”于是,老妇又再烧了一升米重新给玄真吃。那知仍被玄真吃得精光。那妇人想道:“他饭量好,力气也大,恐怕还要比我颇儿胜得三分。”

  吃完了夜饭,老婆子便泡了一盏热茶来。一边给玄真沏上,一边有满含歉意地道:“恩人,我家本是穷门户,床帐全无的,原本有一张此时也被我媳妇的尸身占了,今夜便只好怠慢恩人了。”

  玄真听了,说道:“老人家,我就这样坐到天明就可以了,并不要床的。”

  婆子道:“只是有慢恩师父,这如何是好?”

  玄真道:“老人家说那里话来,出家人四海为家,天地为被褥,无妨的。”老人又说了一些歉意的话,这才回房。

  等那老人走后,玄真坐定,心中便又犯傻起来:“我自出观以来已经半年有余,只身无伴,终日游荡,本想了断残生,只因那老居士叫我盗天书,故而我才将姓命暂留,等到来年端午日再说。但我现在一身该往何处去,何地可度此残年?”

  不说那玄真犯傻,再说那廉母泪珠直流,走进房来,捧着媳妇尸来大哭,直哭到五更鸡叫,呜呜咽咽的方才止住。那外面玄真听得甚惨,也没了睡意,眼又见灯油渐渐的煎干了,便对着里头叫道:“老人家,你出来一下,我要走了。”

  老婆子出来便叫声:“恩师父,天光才初亮,你就要走了吗?不如多停留一会,等我孩儿归家后谢谢你再去吧。”

  玄真听了,有些不悦道:“老人家,何出此言?我玄真又不是要财才来此的,那个要你家的酬谢?只是这条铁棍我要了,平日也有个防身的。”说完,便拿了铁棍,留下木棍,取了衣包,走出门来。廉母再三留他总留不住。玄真大步而去,绝不回头。廉母便立在门前,只望儿子回来。眼泪若流,呆若木鸡。

  <ahref=http://www.cmfu.com>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