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最强老爷爷 老董 傅少 小保安 极品俏 杨羽 农村
 健身 娇妻 陈娟周康 官场 姐姐 丁二狗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陶伯

发布时间:2020-10-18 23:57:51

楠平放在地上,这时候,他听到脚步声就在他的身后。  “突然发生了什么事?”  身后一个男人说话的,杨天文一听意外发现是陌生的声音。他回过头仔细一看,果真是宋冷冷。宋冷冷看见刘楠的尸体后,不由得倒抽了口冷气。  在宋冷冷身后的是李若琳,她也看见了刘楠的尸体,杨天文低头问道,“你说真的!?”。

>>>《死亡排名》章节目录<<<

《第八章 陶伯》精选

  死了?杨天文呆了呆,怎么会死?这些活生生在杨天文身边的人难道会是鬼不成?他的脑袋似乎短路了很久,半天才回过神来。

  杨天文低头问道,“你说真的!?”

  刘楠没有说话,杨天文听见身后两个人的脚步声接近了,他们已经到了前越楼的门口。

  杨天文摇了摇刘楠,“你说的到底是谁?”

  刘楠脑袋耷拉在肩膀上,已经没有了一丝气息,他死了,他那双血肉模糊的眼眶里似乎还藏着很多没来得及说出口的秘密。

  杨天文把刘楠平放在地上,这时候,他听见脚步声就在他的身后。

  “发生了什么事?”

  身后一个男人说话,杨天文一听发现是熟悉的声音。他回头一看,果然是宋冷冷。宋冷冷看到刘楠的尸体后,不禁倒抽了口冷气。

  在宋冷冷身后的是李若琳,她也看到了刘楠的尸体,顿时尖叫了起来。

  相比李若琳惊恐的模样,宋冷冷则冷静的多。他皱了皱眉,盯着杨天文问道:“你做了什么?”

  杨天文摇了摇头:“我什么也没做。”

  宋冷冷冷笑一声,很显然是不相信这句话。

  杨天文不知道怎么辩解,只好说:“我来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死了。”

  宋冷冷撇嘴,“这么巧?你刚好来前越楼的时候?”

  宋冷冷提到这个,反倒提醒了杨天文,他问李若琳道:“不是你发短信叫我来的吗?为什么你不在这里?”

  李若琳听到杨天文这话,一脸茫然:“我从没有发短信给过你啊。”

  杨天文拿出手机:“你看,我回拨你电话,你就关机。”

  李若琳摸了摸口袋,“我手机不在身上,可能丢在家里了。”

  宋冷冷听着杨天文的说法,很不开心,“你在怀疑她吗?她装作手机没带?”

  杨天文摇了摇头,其实打心底里,他就从没有怀疑过李若琳。只是有太多的事情发生,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你看着。”宋冷冷拿出手机拨打李若琳的电话。

  出乎意料的是,一阵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在这空旷的大厅,显得十分刺耳。

  不仅是杨天文、宋冷冷,连李若琳的脸色也变得惨白。

  因为这手机铃声,不是从李若琳身上响起的,是从刘楠身上响起的。

  宋冷冷在刘楠身上摸了一下,很快就摸到了李若琳的手机,他把手机还给李若琳后,冷冷的盯着杨天文:“看到了没,是刘楠发短信叫你来的。”

  杨天文不禁呆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刘楠在死前曾经说过“幸好在这里遇到了你”,如果真是刘楠叫自己来的,不可能说这句话的啊。

  唯一的解释是,有人杀害了刘楠,再用手机把杨天文叫来,并把手机放在刘楠的身上,借此来嫁祸给杨天文。

  这么说,三楼那个蜡烛可能也是那凶手点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引杨天文上去。

  可是,凶手为什么要杀害刘楠呢?

  难道是因为刘楠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只不过那个凶手没有想到刘楠并没有死,还对杨天文说出了一些事情。

  会是什么人呢?对了,可以从嫁祸给自己来考虑,那人嫁祸给自己,显然就是顺手除掉自己,一箭双雕。

  谁会痛恨自己呢?并且知道自己和李若琳的关系呢?

  杨天文一个激灵,缓缓地转过头,看向宋冷冷。

  宋冷冷似乎看出了杨天文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便若无其事的问道:“看我干什么?有什么不对吗?是不是刘楠和你说过什么话?”

  学习小组里,有人已经死了。

  刘楠死前的遗言,再次回响在他的耳边。

  这件事到底该不该告诉大家呢?杨天文发现宋冷冷和李若琳都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他慢慢的摇了摇头,“没有,他什么也没说,我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宋冷冷仿佛并不相信他的话,猛的推了他一把,“你这个混蛋,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说谎吗!”

  杨天文没站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你怎么知道我在说谎?”他冷笑,“难道你知道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和内幕?”

  宋冷冷一听就火了,“蠢蛋!”说着,就想对杨天文开揍。

  李若琳一看情况不对,连忙冲过来,拦在两人的中间,怒视宋冷冷,“他都说来的时候刘楠已经死了!我相信他!”

  “你相信没有用。”宋冷冷冷哼一声:“到底是不是,他自己心里清楚。”

  杨天文躲开两人的目光,那一瞬间,他的心里有了一种负罪感,李若琳相信他,但是他并没有说实话。

  杨天文想赶紧转移这个话题,于是问道:“你们怎么会来这边。”

  李若琳回答道:“我正准备回家,碰到了宋冷冷,我们在经过前越楼门口的时候,看到三楼有光,担心是不是有小偷,便跑过来看看。”

  杨天文看了看地上刘楠的尸体,想到之前刚刚结束的月考,一丝不祥掠过心头,“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件事。”

  “什么事?”

  “刘维凯和刘楠都是年级第一。”

  李若琳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杨天文抬头,几乎不敢说出这个猜想,“变成第一就会死。”

  这个猜想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真的会是这样吗,考到年级第一就会死掉?

  杨天文又看了看刘楠血肉模糊的眼眶,而且他们都死的离奇,不像是人为,难道学校里有种神秘的力量,正在杀掉每一个年级第一的学生?

  这么说,他刚才猜错了,那个用手机发短信给他的人并不是凶手,只是单纯的要把他引到刘楠这里。

  这和嫁祸就扯不上关系了啊,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杨天文抓破头也想不通。

  刘楠的死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因为学校里知道这件事的学生并不多。

  第二天一早,杨天文、李若琳和宋冷冷被校长叫到办公室,被集体要求封口。

  校长是个大光头,他先是简单纹了李若琳和宋冷冷,之后就详细问杨天文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天文不想打草惊蛇,依然坚称他到的时候刘楠就已经死了。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无意识地看了身后的李若琳一眼,这时,却猛然发现朱主任站在门边。

  她什么时候进来了?竟然像幽灵一样,没有人察觉。

  朱主任与杨天文对视了一眼后,就叹了口气,“这种事你们还是不要再深究了,你们的任务是学习,你们的心思应该全部放在读书上。是吧,校长?”

  校长摸着自己秃秃的脑袋,说道:“你们系主任说的很对。”

  从校长室出来,杨天文问道:“你们有没有觉得,朱主任在刻意隐瞒刘楠他们的事情?这么怕我们深究吗?”

  “有什么好隐瞒的?难道是她杀的?”宋冷冷懒懒地说。

  李若琳有些不满:“你们别这样说朱主任。她为我们付出了很多,她这样做只是不想让我们分心而已。你们干嘛把她说成凶手。”

  杨天文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觉得,我们不要去学习小组好了。”

  他一说完,李若琳就用惊诧的眼神看着他,“你在开玩笑吧?”

  “不,他说真的。”宋冷冷怪笑。

  李若琳说:“我们在学习小组里学到了很多,成绩保持前列,为什么不去?”

  杨天文苦笑,“你怎么知道学到很多?没有人记得啊,大家都失忆了,搞不好大家都只是睡了一场大觉呢?”

  杨天文对学习小组充满的抵触情绪,从学习小组回来后失忆,刘楠说学习小组里有人已经死了,所有考到第一的人都是学习小组里的人。

  怎么看都觉得怪。

  李若琳摇头:“我一定会继续参加学习小组的。”说完,就不理杨天文,独自一人加快脚步。

  宋冷冷指着杨天文的鼻子,露出某种怪异的笑容:“你说的好听,你有种就别去学习小组。”说完,就追上李若琳,和她一起离开。

  杨天文叹气,他打心底里不想再去学习小组了,可是李若琳却不愿离开,这该怎么办?他不忍心看她遇到危险。

  忽然间,杨天文想到了一个人。

  当初就是陶伯藏着纸条叫自己别去见朱主任,如果有人知道学习小组的秘密,一定只有他了。

  杨天文算了一下时间,决定第二天中午放学后去找陶伯。

  陶晴说过,陶伯住在食堂后面的小屋。

  但是杨天文来到食堂,才发现陶晴这句话实在是太简单的。

  他穿过食堂后面弯曲小径,绕过后山的小树林,在一片遮天的树荫下才终于看到一排低矮的石砖瓦房。

  石砖瓦房是很古老的样式,墙壁和屋顶已经破烂不堪,说夸张点,几乎就像个废墟。其中大多数房间已经毁坏,窗户都已经没了。只有一间房子窗户完整,窗外晾着几件衣服。

  很显然,这就是陶伯住的地方。

  杨天文稍微一靠近,忍不住捂住鼻子,房子有一股很重的霉味。

  这里阴暗潮湿,树荫几乎挡住了所有的阳光,也不透风。不闷出霉味才怪。

  可是杨天文搞不懂,环境这么差,为什么陶伯会住在这儿呢?

  杨天文走到门口,敲了敲木门。木门上斑驳脱落,坑坑洼洼的,一敲就发出咚咚的声响。他一边敲一边叫了陶伯,但是没有人回答。

  不在吗?

  杨天文想到陶晴说过陶伯很喜欢在校园里闲逛。

  该不会他不在家吧。

  杨天文想着,走到窗边,往里面看去。

  他知道这里的视线很差,但没想到差到这个地步。

  一眼看过去,整个屋子里黑糊糊的一片,什么也看不真切。

  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简单的家具散乱的摆放在屋里,在一个桌子旁边有一个椅子,椅背对着他,椅子上好像坐着一个人,垂着头,看不清脸。

  杨天文又叫了陶伯一声,担心是不是他在椅子上睡着了。

  没有人回答,可是屋子里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飘过,好像有个人就在窗户边,躲着他,不让他看见。

  杨天文有些纳闷,便把头慢慢伸进窗户里面看去。

  这时候,杨天文却感觉后背一凉,有一只手正在扯他的衣服。

  他吓得差点叫出来,往旁边猛的弹跳开来。

  等看清楚站在他身边的人,禁不住叫道:“怎么是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