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王浩李洁 周康 催眠 少女 烈日 媚色撩人 海贼之恶魔
最强老爷爷 老董 傅少 小保安 极品俏 杨羽 农村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过堂遭诬陷 众人商议

发布时间:2020-10-18 23:57:51

正襟危坐,惊堂木一出。  啪……威风凛凛……退堂……  ‘’堂下所跪何人?有何冤情?速去道来‘’  ‘’贫僧……法号……福顺,我告上……告上……‘’  和尚原来是是个磕巴,吞吞吐吐,越急的说越急得说不出。两旁衙役都低下头偷偷的窃窃私语,暗暗忍俊不禁。“这个马百万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丝毫不肯透露给本官半个字。”。

>>>《清风天师南行记》章节目录<<<

《第八章 过堂遭诬陷 众人商议》精选

  马百万自从进了曲阳县的大牢,阴县令仍毫无收获,正急得团团转,和师爷在后堂商议。

  “这个马百万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丝毫不肯透露给本官半个字。”

  “老爷,那咱们就来个双管齐下。”

  “何为双管齐下?”

  “我们杀人诛心。”师爷轻声得意的说。

  阴县令会意的笑了,吩咐师爷依己计策行事。

  第二日一大早,一个瘦猴一样的和尚,在县衙门口,击鼓鸣冤。阴县令号令升堂。

  大堂之上,衙役位列左右后,阴县令正襟危坐,惊堂木一出。

  啪……威武……升堂……

  ‘’堂下所跪何人?有何冤情?速速道来‘’

  ‘’贫僧……法号……福顺,我状告……状告……‘’

  和尚原来是个结巴,吞吞吐吐,越急的说越急得说不出来。两旁衙役都低头偷偷窃窃私语,暗自发笑。

  ‘’肃静!谁胆敢咆哮公堂!大刑伺候!‘’

  大堂之上又恢复一片肃静。

  ‘’你会唱吗?‘’师爷问堂下和尚。

  ‘’小……戏!‘’和尚结结巴巴答道。

  师爷马上请阴县令准予和尚用小戏唱出来。

  ‘’福顺和尚,你唱吧!‘’

  一阵乡间小调,从福顺的口中哼了出来。

  ‘’堂上正襟危坐大老爷,贫僧有冤替人说,同门师兄被砍杀,凶手正是富家马。马女生性水性又杨花,把我师兄来勾搭,恰巧被马来碰见,先把爱女假升天,后又雇凶杀人来遮掩。堂上青天阴老爷,为我师兄来申冤,青天美名百世传。‘’

  阴县令朝师爷微微一笑。

  ‘’想不到你唱的比说的还好,本官已经知道你的冤情了。红口白牙,大堂之上,一定要如实陈述,有凭有据。否则老爷我的板子可不是吃素的!‘’

  小戏唱罢,又来一段数来宝。

  ‘’阴青天请明鉴,悦来茶主姓阎,幽会地她安排。‘’

  ‘’将悦来茶馆阎老板带上堂来!‘’

  这悦来茶馆老板是一老妇人,中年丧偶。一脸的油光满面。

  ‘’老妇阎田氏拜见青天大老爷。‘’

  ‘’阎老太,你可证明是你给福报与马小玲二人做的淫媒。‘’

  ‘’大人,民妇可没有做淫媒,一日福报和尚找到我,给了我些碎银,请我给他单独在店里后院找个僻静茶房,以会旧友。我便答应了,谁想他竟是和马家二小姐行苟且之事。也怪我贪银子,就任由他们去了。‘’

  ‘’有何为证?‘’

  ‘’这是福报给老身的散碎银子,一直没有舍得花,就在这布袋中。‘’阎老太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子,衙役上前查看,果然有一些碎银。

  ‘’看来阎田氏,你所言不虚啊!你还有何事呈报?‘’

  ‘’大老爷,老妇还有一事!‘’

  ‘’速速讲来,那****送茶水之时,碰巧听见马家二小姐给福报和尚说,他父亲已经知晓了他二人之事很是震怒,要将福报碎尸万段。老身听到,吓了一大跳,慌慌张张送完茶水,再不敢到后院转悠。‘’

  阎田氏再无事可报,先行告退,等待传唤。

  ‘’大人,我们在马府草丛中发现一把钢刀,刀刃上血迹已干,经午作察看,为砍杀福报和尚凶器。‘’

  衙役班头遂将凶器呈上。

  ‘’果然是案发凶器,和本大人之前推丝毫不差。来人那!带人犯马百万,当堂对质。‘’

  马百万跪于堂下。

  ‘’不知大人今日召唤小民有何公干?‘’

  ‘’这几日本官看你在这里住的很是悠闲自在,今日叫你来和这些证人当堂对质。你雇凶杀人一事,你就招了吧!‘’

  ‘’阴洪,看来我只有签字画押的份了……‘’

  ‘’大胆刁民!本官的的名讳是你能直接喊的吗?本官‘’原本敬你是本地有名的乡绅。对你特殊优待,想你定会迷途知返,如实招供,看来今日不对你用刑,不足以杀掉你的威风和嚣张气焰。!“

  令牌掷出堂下!

  马百万被摁在地上,两个衙役拿起冰火棍。交替对他施以仗刑。不到半个时辰,八十大棍打下,马百万愣是没有叫一声。豆大的汗珠,硬是湿透了全身。他的屁股已经被打的开了花,皮烂肉开。

  师爷走下堂下,劝慰说。

  ‘’马老爷,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这是又何苦呢?‘’

  ‘’我马某人决不做对不起祖宗的事!‘’

  ‘’马百万,本官再给你些时日,如再不招认,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左右将马百万拖下堂去,提回大牢。

  傍晚,马小棠照例来给父亲送饭。还没有进牢房,就听见两个牢头在聊天。

  ‘’真想不到,这个马老爷,还真是条汉子,硬是挺着,一声都没有喊。‘’

  ‘’二位官差,我父亲怎么了?‘’

  ‘’原来是马大小姐啊,您来送饭,还没有见您父亲吧?快看看去吧,伤的不轻!‘’

  马小棠放下饭盒子,下了台阶,右拐进去廊道,看见了趴在曹垫子上的父亲。顿时,泪如雨下。

  ‘’好孩子,别哭了!‘’

  马百万忍着疼痛,话音微弱。

  ‘’爹,孩儿不孝,让您受苦了。我喂您喝点汤。!‘’

  马小棠就要出牢门去取饭盒子。

  ‘’不急,清风天师找到了吗?‘’

  ‘’差点忘记告诉您了,清风天师现在已经在家里,天师让您等待时机,时机一到,您就可以出狱。‘’

  ‘’天师大智慧,你听他吩咐即可。不用担心为父,阴洪现在还不会底置我于死地。‘’

  马小棠扶起父亲,慢慢喂汤,让随从给牢头使了点银子,给父亲用点金枪药。安排妥当,才离去。

  罗生牵着驴,驮着马小玲,几日急急忙忙赶路。恰巧刚到马府门前,遇见了刚刚探监回来的马小棠。姐妹相见,喜极而泣。安顿好之后,二人和罗生一起去拜见清风。

  ‘’既然二小姐已经平安归来,我们又有一把胜算。但还需一个贵人?‘’

  清风提到了贵人。

  ‘’哪里来的贵人?尊贵之人,我们马家可不曾有这等亲戚朋友?‘’马小玲插话。

  ‘’二小姐误解贫道的意思了,此贵人非彼贵人。天时地利人和,万事顺宜。这人和之人就是每个人命中贵人。‘’

  ‘’那去哪找这个贵人呢?‘’

  马小棠毫无头绪。

  ‘’我们原本想投靠的故交冯三知,近日传闻,已不在潇县任知县,调任府台任刑案御史。我倒可以修书一封,详情呈明贤兄。冯兄向来刚直不阿,嫉恶如仇,一定会帮这个忙,救马老爷于水火。‘’

  罗生说完。急忙修书一封,派马家得力家丁快马送至府治。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待冯兄回信,还得几日,我就不信,朗朗乾坤,竟容得****洪只手遮天?”

  罗生一改平日的温文尔雅,怒不可遏。

  “那能怎么办?”

  马小棠无奈的答应。

  “他阴洪不是平日里口口声称爱民如子吗?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收这个场?让全县父老看看他的真面目!”

  罗生说完,就要出屋。

  “你这是要做甚?”

  马小玲一把拽住了罗生的衣袖。她太了解罗生了,一个文弱书生,却不乏嫉恶如仇的阳刚男子之气。这也正是她宁可舍下荣华富贵,和他奔走天涯的原因。

  姐妹俩本以为可以出来劝解罗生的清风天师,很是平静。

  “无量天尊,大道昭昭,邪不压正,一切自有定数,贫道陪你走这一遭。”

  清风竟和罗生大步流星出了马府,直奔县衙门前,马氏二姐妹及院内家丁尾随而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