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王浩李洁 周康 催眠 少女 烈日 媚色撩人 海贼之恶魔
最强老爷爷 老董 傅少 小保安 极品俏 杨羽 农村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 灵婴梦送信 小玲返城

发布时间:2020-10-18 23:57:50

,供其佩带,做护体符保平安健康之用。的确今天晚上,要用请灵婴来帮着了。‘’  ‘’天师,灵婴是哪个神灵的孩子?‘’  ‘’大小姐,灵婴实际上是小鬼!‘’清风笑着解释。  ‘’什么小鬼啊?‘’  ‘’婴孩非常不满一岁早夭,到处四处游荡,未投胎转世生死轮回。被吸收太阴“天师,我现在担心罗伦说与张老汉,要去忻府县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烟幕之词。天下这么大,去哪里找寻我妹妹的下落。让她归家救父呢?‘’。

>>>《清风天师南行记》章节目录<<<

《第七章 灵婴梦送信 小玲返城》精选

  回到马府,马小棠一直在想张老汉提到的罗伦和妹妹的行踪。

  “天师,我现在担心罗伦说与张老汉,要去忻府县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烟幕之词。天下这么大,去哪里找寻我妹妹的下落。让她归家救父呢?‘’

  这确实是一个大难题,和尚被杀真相已经水落石出,如果二小姐不回来当场作证,恐难圆满结案。

  ‘’不过,贫道倒是可以作法试一试。‘’

  ”天师,您有什么好主意?‘’

  ‘’贫道见二小姐之时,曾赠与她一只桃木小狗,供其佩戴,做护身符保平安之用。看来今晚,必须用请灵婴来帮忙了。‘’

  ‘’天师,灵婴是哪个神灵的孩子?‘’

  ‘’大小姐,灵婴其实是小鬼!‘’清风笑着解释。

  ‘’什么小鬼啊?‘’

  ‘’婴孩不满一岁夭折,四处游荡,未投胎轮回。吸收太阴灵气者,便称为灵婴。你今晚就能见到了。“

  当晚午夜子时,马家后院供案上香烛齐备。三柱清香,青烟直上。七七四十九根白烛,摆出北斗七星阴阳灯坛。

  清风拔出桃木剑,符纸上一口气点画天官唤灵符,口念。

  ‘’天官赐福降人间,精灵速速归坛位。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灵符轰然着起火来。

  ‘’点燃香油灯!‘’

  马小棠早已经另外准备好一盏香油灯,听清风一声令下,马上点燃。

  顿时,一道灵光闪耀。

  一个头扎小辫,身边红色肚兜的婴孩,笑声清脆。

  ……咯咯……咯咯,落在那盏油灯周围,拿自己胖嘟嘟的手指头,试探的伸进油灯里,蘸着油吃。可总是吃不着,急的不高兴的叫。

  ‘’天师,您就让我享用下这喷喷香的香油吧!‘’

  灵婴哀求道。那憨态可掬的样子,可笑煞了一旁看着的马小棠。

  ‘’你只要按照贫道说的做,这些香油就全是你的!‘’

  ‘’全依天师,您快说要我怎么办?‘’

  灵婴急得抓耳挠腮。

  清风拿出另一只桃木小狗,和一个女人用过的旧手绢。

  ‘’你骑上这只小狗,拿上这个手绢,去寻找另一只一模一样的小狗。找见佩戴小狗的小姐之后,托梦给她。‘’

  ‘’天师,我托梦法力不够啊!‘’

  灵婴撅着胖嘟嘟的小嘴。

  清风手拿一幅沉香劈山救母图,白烛上点燃,口念。

  ‘’梦境幻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幻化成梦。‘’

  只见那张图化做一个水晶气泡。

  ‘’你将此水晶梦泡含在口中,在小狗主人熟睡之时,你施法将梦泡融入她脑中。‘’

  ‘’遵命!天师您可不能耍赖啊,可要记得我们的约定啊!‘’

  ‘’天地灵气,昼借日阳,夜乘月阴。‘’

  清风手写灵符一道灵符,手中的桃木小狗变成一只枣红色的小狗,而且越变越大,竟和真狗无异。

  ‘’放心吧!天师怎么能骗你呢?‘’

  马小棠忍不住插了句嘴。

  ‘’什么人?天师您也不告我一声,人家从来不穿裤子的,今日怎么让别人看见,羞死我,我去也!‘’

  灵婴骑上小狗,一道蓝色灵光闪过,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师,这么可爱的小孩子,我天天给他香油喝。‘’

  马小棠今日见所未见,甚觉灵婴的可爱。

  ‘’那可不行,他可是个小赖皮,天天让他喝香吃辣,一日不给,能天天捣乱,缠着你!‘’清风笑着说。

  马小玲自从和罗生离家出走之后,每日风餐露宿,一个富家小姐,怎么受过这样的苦。几日赶路下来,面容憔悴,罗生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原本罗生计划带着马小玲去忻府县北边的潇县落脚,见马小玲再经不起这旅途颠簸,干脆就在忻府县城,找了一个私塾先生的营生,暂时安顿下来。每日教书所得,虽不算多,尚可够平日生活。略有盈余的时候,罗生都买些好吃食,给马小玲补补身子。眼见马小玲身体渐渐恢复,二人商量,再暂住几日,就去投奔罗生现在在潇县任县令的冯三知。

  一日晚上两人吃完晚饭,一人秉烛,一人作诗。夫唱妇随,好不羡煞旁人。天色已晚,二人照旧灭灯歇息。

  骑着小狗的灵婴,凭着旧手绢上的气味,不停的寻找。可也因为贪吃,看见有人家弄好吃的,口里不只流口水,连腿也迈不开了,耽误了些时日。

  ‘’再闻闻这家女人的气味!‘’

  灵婴骑着小狗,鼻子突然变的越来越长,探到这家卧房的纸窗口。

  ‘’你干嘛?想摔死我啊!‘’

  小狗陡然像中了邪一般,死拉着灵婴,往这家屋里冲。灵婴拽不过小狗,只好一起穿墙进入这家卧房。

  ‘’咦,我的乖乖,那床上发光的是什么?‘’

  放眼望去,卧床上正熟睡的女人脖子上,佩戴着的正是桃木小狗。

  ‘’看来还是你的狗鼻子比我的鼻子好,老伙计在附近,你就能闻到啊!怪不得刚才你要硬拽着我和你冲进来。错怪你了!‘’

  灵婴拍拍小狗的头。

  ‘’这下大功告成,我们可以回去告诉天师,有好吃的了!‘’

  灵婴骑上小狗就要走,却被小狗扭过来的头咬住,不能动弹。

  ‘’糟糕!差点忘了大事!‘’

  灵婴从口中吐出梦泡,右手一指,梦泡在那女子鼻子上蹭了一下,女人好像被挠了一下痒痒,张口大吸了口气,差点打一个喷嚏。就在女子张口同时,灵婴一吹,梦泡不偏不倚,被吸了进去。

  马小玲第二日起床,泪流满面。和罗生不住的哭诉。

  ‘’昨晚我梦见父亲被压在大山之下,奄奄一息,我姐姐在一旁束手无策,哭声震天。‘’

  ‘’罗郎,我自从相许于你,对你言听计从。只是我父恐遭劫难,婚姻大事我就忤逆自作主张,实为不孝,这次我父落难,我再不顾生养之恩,何以立足天地之间。‘’

  ‘’娘子!你说的有理,我听你安排就是!‘’

  ‘’你随我回曲阳一趟,如我父平安无事,我们就直接投奔冯公子。你看如何?‘’

  ‘’全依娘子!‘’

  罗生备好毛驴,和妻子打扮成商贩模样,出了忻府城。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