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借精生子 晚春 女儿 马连成香兰 背后的秘密  美女
爱无期限 佳期如梦 李洁 无色界 魔鬼游戏 男人陷阱 佳人如玉
首页 > 资讯

第7章前身宿敌、原来是你

发布时间:2020-09-17 01:30:20

一秒钟记住了,精彩的小说无弹出广告免费深度阅读!孟三儿终于等到奔溃了。面对自己这样的折磨,他自己却豪无招架之力之力。从精神的折磨到肉体的痛苦……,除了他们两个人在智力和手段上的非常大落差。这让他在极其的摧残中,终于等到绷断了最后一丝意志。这样痛苦……的时刻,什么时候才是尽头!经

>>>《南宋第一卧底》章节目录<<<

《第7章前身宿敌、原来是你》精选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孟三儿终于崩溃了。面对这样的折磨,他自己却是毫无还手之力。从精神的折磨到肉体的痛苦,还有他们两个人在智力和手段上的巨大落差。这让他在极度的摧残中,终于绷断了最后一丝意志。这样痛苦的时刻,什么时候才是尽头!经过沈墨反复的折磨,在恐吓和殴打之下的孟三儿已经彻底崩溃了。最终,孟三儿还是涕泪交流的给陆云鬟赔了情,声泪俱下的表示的悔过之意,沈墨这才放他走。自始至终,这个孟三儿都没有再敢抬头,向着沈墨的脸上看过一眼。看着之前还嚣张跋扈,现在却像是一条丧家犬一样逃出小院的孟三。陆云鬟和小符一起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任是谁都能看得出,这孟三已经是被弄得心胆俱裂,怕是再不敢来了。等到孟三儿像是逃离阎王殿一样连滚带爬的走远,院子里一时之间静寂了下来。院子里的三个人一时之间谁也没说话。沈墨这边,他对着这一大一小两个美女,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之前他的作为。不管是新婚之夜还是今天的这一场事件,沈墨的表现都和他之前的那个人的形象判若两人。这件事要是解释起来,那可真是麻烦得很。而陆云鬟和小符,则是心惊肉跳的想着沈墨之前对待孟三儿的时候,那副反复无常、疯子一样的举动。虽然这样的手段用来对付那个泼皮,真可以说是大快人心。可是咱家的沈郎君,要是真的是那个心狠手辣的性子怎么办?这一对大小美人顿时觉得心里面无所适从,心里面七上八下的,也是不由得一时无语。过了良久,到底还是坐在石凳上的沈墨打破了沉默。“娘子…且放宽心。”沈墨想了想,觉得还是安慰一下自己的新媳妇为好。“银钱上的事不劳娘子费心,我自有办法。咱们这个家……这房子也太破旧了些,也到了该搬家的时候了。那个孟三,咱们以后应该不会再和他有什么交集了。”沈墨想了想,看了看站立在一边,有些不知所措的陆云鬟。“我方才的手段,是公门里对付泼皮的路数。我倒不是真的那种心狠手辣的人,性子也不是那么乖张怪戾,你们不用怕。”沈墨的语气平和淡然。就像是动物世界里面解说员的语气。等到他说完,他又抬头看了看陆云鬟。只见云鬟的表情倒是自然了一点,站在那里微微的点头,表示听明白了。“看她的样子,终究还是有点拘束和畏惧…”沈墨的心里暗自想道:她既然愿意嫁给原本的沈墨那样一个愚笨木讷的人,从这一点上来说,想必陆云鬟想要过的是粗茶淡饭的安稳日子。可是现在原来的那个人被换成了我……今后的日子,怕是稳当不来了!当天晚上,沈墨睡得是外间屋里小符姑娘的小床。而屋子里的大床上睡的是云鬟主仆。这是沈墨主动要求的,理由是她们两个人今天都受了惊吓,两个熟悉的人睡在一起更好些。实际上沈墨知道,云鬟着实被他吓得不轻。与其让她紧张不堪的和他睡在一起一夜无眠,还不如让两个女孩睡在大床上更好。这其实更有利于他们两个人的夫妻关系尽快恢复正常。入夜之后,沈墨躺在床上想着明天到衙门上差的事。只觉得小床的被褥上耳畔鼻端,萦绕的全是小符留下的少女体香。过了一阵,他就听见卧室里面,两个女孩在窃窃私语。在另一边的床帐里,小符学着沈墨白天的样子,用手绕过陆云鬟的后颈,捧着云鬟的脸,学着沈墨白天惩治孟三儿的样子轻轻的低语道:“这事儿真不怪你……你看你,没来由的就闯进我家,把我的新媳妇儿吓成这样,是不是过份了?…嘻嘻!”学到一半,小符忍不住笑了出来。连对面和她脸对脸的云鬟也笑了。“小姐,你看我学得像不像?”“他笑的时候,那股子冷劲儿你学不来。”云鬟嘴角带着笑意摇了摇头:“咱家的这位姑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就这样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早上,沈墨起来穿衣洗漱,要开始他进入南宋以来第一天的捕快工作了。看着两个大小美女忙前忙后的帮他整束衣冠、打理鞋袜,沈墨不由得心中暗自苦笑。她们两个大概还不知道,自己这次第一天上班,就分分钟有被辞退的可能。这一次自己要是真的丢了工作,被人灰头土脸的赶回来,那可真的就是没脸见人了!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在沈墨的前世他每天都要面临着生死危机,对于被人辞退这样的事,实在算不上是太过严重的事件。所以他也不过是在心中想想罢了,倒是激不起他心里太多的波澜。心里想着走一步看一步,这份工作能保住就保住,保不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这样,沈墨走出了家门。在上班的路上,他信步来到了巷子口。在卖早饭的摊点上买了一块芙蓉糕,沈墨把卷在新鲜荷叶中的粉色米糕咬了一口,觉得味道相当不错。叫卖糕的小厮给自己家里送去一屉芙蓉糕,告诉小厮明日一并算钱。待小厮笑着应了之后,沈墨开始向着钱塘县衙走去。沈墨哪里知道,他这才第一天上班,就让他碰见了一桩惊天大案!……钱塘县的县衙位于都城临安的城内,他的辖区也是京师的一部分,这样的县在南宋被称为“赤县”。也正因为是这个原因,所以钱塘县的县衙规模颇为不小。在县衙里面,除了用于审讯断案的大堂和私下里待客问询的二堂之外,还有县丞司、主簿厅以及县尉司。除此以外,还有县官大老爷家眷所居住的内宅,还有统管这一县教育的县学都在县衙院子里面。沈墨凭着前生的记忆,顺着角门一路走进了县衙。才一进院子,他就感觉到了一股非常怪异的气氛。在县衙院子里,所有的三班衙役及捕快都静静的肃立在两厢。本县的第四把手县尉大人正面沉似水的站在廊下台阶上,看着捕快徐旺点卯。这位县尉叫做魏蛟,沈墨根据前生的记忆了解到,这位县尉魏先生和捕头徐旺他们两个人是连襟。换句话说,他们两个肯定是一伙的。而现在正在高声唱名点卯的这个人,正是一心想要把他从捕快职位上干下去的那个眼中钉:捕头徐旺。沈墨才刚刚一进院子,就听见徐旺在喊自己的名字。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