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娇妻似火 愿你待我如初 闺蜜   网游开局掠夺神级天赋 兽夫
兽世 小茵 老董 借精生子 晚春 女儿 马连成香兰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

发布时间:2020-09-17 01:30:17

在绸缎庄里买了十几匹布,又在妇人的详细介绍下,找到了了镇子里最好是的裁缝,短短一个上午的工夫,柳轻心便把孩子出生于后需的穿用和她以后男扮 w?听柳轻心跟人说“她家夫君”衣裳的尺寸,说得又快又胸有成竹,冷眼旁观的人,就是想要产生怀疑她家里是没男人的,都是不可能会

>>>《娇妻良医》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精选

在绸缎庄里买了十几匹布,又在妇人的介绍下,找到了镇子里最好的裁缝,短短一下午的工夫,柳轻心便把孩子出生后需要的穿用和她以后男扮 w?听柳轻心跟人说“她家夫君”衣裳的尺寸,说得又快又胸有成竹,旁观的人,便是想要怀疑她家里是没男人的,都是不可能的了。“妹妹的记性真好!我家那老东西的衣裳尺寸,我都记不上心,都是每回要做衣裳了,才临时比了尺子量!”经过一下午的闲聊,妇人已经跟柳轻心成了熟人,关系亲密的,让一早儿就跟她认识的裁缝,都是吓了一跳,“还是年轻好啊!想当年,我跟妹妹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咱这小镇上的一枝花儿呢……倒霉就倒霉在给我家那死鬼生孩子上!自从生完了第一个小兔崽子,就开始浑身上下,没个不长肉的地儿,你瞧我这一脸的痦子,也是坐月子的时候长得,不知用了多少法子,不见好不说,还就越长越多了!”“张嫂不用担心,我见过我家夫君,给许多跟大嫂一样的人医治的,还没见着哪个,是没治好的呢!”闲聊中,柳轻心知道了这妇人娘家姓张,单名一个喜字,夫家姓许,是这小镇里,最早经营绸缎生意的一户人家,至今,已是开了二十多年的绸缎庄了,“等我家夫君过来了,就让他给你瞧,等你这身子调理好了,就又是美人儿一个啦!”“我也不敢想,便会以前那样儿,依着我想啊,只要是能把这一脸的痦子都消了,别再长,身上的这些肥肉往下掉一掉,也就知足了……”天下女子皆爱美,即便这张嫂,已经是好几个孩子的娘,快四十岁的妇人,也不例外,“哎,对了,瞧我这记性,还没问妹妹你姓什么呢?”柳不是大姓,寻常里不甚常见,再加上,这里地处南方,属于柳轻心娘家名声响亮的地方,她又是从哱承恩置办的宅子里逃跑出来的……如果自报家门姓柳,定会招惹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而现在的她,恰恰又是最招惹不起麻烦,能少一事,就不要多一事为好的时候。心思急转,柳轻心眨了几下眼的工夫,就想通透了这些,然后,随口给自己和“她家夫君”编了两个姓氏和身份出来,告诉给了张嫂知道。“我姓王,家里是做豆腐生意的,夫家姓郑,祖上八代行医,据说,祖上的一位,还曾在宫里当过御医,后来告老还乡了,才在家乡开了间医馆,悬壶济世。”柳轻心冲着张嫂温婉一笑,就好像,对她而言,只是提起她家里的那位有本事的夫君,都是一种很开心的事情一般,“我夫君说,我们之前住的那城,太过吵闹了,不适合他钻研医药典籍,也不适合我养胎坐月子……咱们现在这小镇,可是他找了大半个月,才定下来的,我们的新居住,这不,刚刚才定下来,就非让我先来养胎了,他把之前的宅子铺子卖给了旁人去,就会过来……”“妹妹你可真是好命,有这么心疼你,又有本事的夫君,哪像我家的那个死鬼,整天除了数铺子赚的那几个小银子,就什么都不再管了!”听柳轻心的夫君,对她这般体贴,这般善待,张嫂不禁垮下了脸来,对自家的夫君,横加指责了起来,“想当年,老娘不嫌弃他没本事,下嫁给他的时候,他还就是个穷鬼,使了老娘的嫁妆当本钱,才慢慢起了家,那时候,对老娘的态度,啧,不是跟你吹的,妹妹,老娘叫他往东,他就不敢往西,叫他打狗,他就不敢撵鸡,哪里像现在,使唤他干点儿什么,都推三阻四的,正眼都不爱多瞧老娘一眼!”你都肥成这样,丑成这样了,你家夫君肯看你才怪!柳轻心在心里暗暗嘀咕了一句,脸上却不露半点儿的破绽,就好像,张嫂说的这些话,很是能引起她的兴趣一般,“我就说啊,张嫂,女人就得对自己好一点儿的,你瞧瞧你,为了他,洗衣做饭生孩子,赔钱赔人赔工夫儿,忙里忙外……就把自己给累坏了,忙老了!他们男人,四五十岁了,也一样不显,一样纳小妾,养外室,咱们女人,若是不知心疼自己……别说是等四五十岁,三十岁,就该脸上不好看,成了黄脸婆了!你只道是防,防,防,咱能防得了三年五年,能防得住十年八年,二十年,三十年么?!”“妹妹说得有理,以后,张嫂就都听你的,先把身子调理好了,不亏待了自己!”原本逢人就要沾便宜,雁过都想拔毛儿的张嫂,竟只是在短短一个时辰里,就被柳轻心“教育”成了个“大方人”,莫说是认识了她许多年的裁缝不信,就是她家的夫君,都忍不住讶异的瞪大了眼珠子,“等老娘再漂亮回去,哼,就不信那死鬼,还能放着老娘这好看的不看,偏就要去看那些,不如老娘的!”见完了裁缝,付了一半儿的手工钱出去,柳轻心又被“突然就变热心”了的张嫂带着,去见了镇子里的几个稳婆,柳轻心本就是学古医的人,自然也对生产不是外行,佯装无意的跟那些稳婆攀谈,三言两语,就探出了她们的底子,末了,挑了一个最趁她心意,价钱又是合适的,交了定钱。柳轻心知道,对女人而言,坐月子,是个大事儿,一个不当心,不仔细,就要落下月子病,糟心半辈子。虽然,一些古籍里面也常见有,“月子病,月子治”的说法,但……她离开了哱承恩,打算准了要一个人抚养她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儿,就等于是,几乎再没了可能,与旁人再结连理。尤其是现在,她还打算要女扮男装,又给这孩子当娘,又给这孩子当爹的打算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