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网游开局掠夺神级天赋 兽夫 兽世 小茵 老董 借精生子 晚春
女儿 马连成香兰 背后的秘密  美女 爱无期限 佳期如梦
首页 > 资讯

第十一章

发布时间:2020-09-17 01:30:13

奉哱承恩之命,出去买银筷子的侍卫,很快就回返了来,恭敬的朝着哱承恩和柳轻心各行了一礼,就捧上了新买回来的银筷子,恭请柳轻心用饭。(w?)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柳轻心,仔细的观察了一

>>>《娇妻良医》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精选

奉哱承恩之命,出去买银筷子的侍卫,很快就回返了来,恭敬的朝着哱承恩和柳轻心各行了一礼,就捧上了新买回来的银筷子,恭请柳轻心用饭。(w?)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柳轻心,仔细的观察了一番侍卫递上来的银筷子,确认上面没有红花的味道之后,才客气的回了他一个笑容,接过筷子,狼吞虎咽的吃起了面前已经有些冷了的蛋羹来。好吃。这蛋羹,绝对是她这辈子吃过的,最好的一碗。俗话说的,饥时吃糠甜如蜜,饱时吃蜜蜜不甜,大抵,也就是这么个意思了。一大碗蛋羹,不大会儿工夫,就被柳轻心吃了个底朝天,瞧她吃的开心,坐在她身旁的哱承恩,也是忍不住露出笑容,故意伸手,弹了一下儿她凸起的肚子,逗她道,“这小狼崽子,一准儿是个身强力壮的,瞧这饭量,啧,这才是草原上的汉子,该有的样子嘛!”“只要没人加害,一准儿能没病没灾的长大成人,夭折什么的,怎得也不可能发生在咱们儿子的身上!”睨了一眼跪在离自己五步远处的翠儿,柳轻心若有所指的说了这么一句出来,果然,意料之中的又瞧见了她的肩膀,本能的颤抖了一下,她在心虚,没错儿的,这种由心而发的畏惧,不是明面儿上掩饰一番,就能搪塞的过去的,当然,若是以前的柳轻心,这身子的原主,可能也发现不了,但可惜,她,如今的柳轻心,是个跟她没有半点情分,可以冷静的看待事情的局外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个道理,在什么地方,也都讲得通。“小……小姐……”许是压力太大,原本一直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的翠儿,突然张口唤了柳轻心一句,像是想要跟她说什么,却是犹豫了一番后,选择了闭嘴,把原本想说的,又咽了回去。害死这原主的人,八成儿,不是只翠儿一个。换句话说,就是还有同谋。柳轻心这么想着,便唇角带笑的,又眯起了眼睛。这古代,可真是有趣呢,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宅斗?“轻心?”见柳轻心突然盯着跪在地上的翠儿愣起了神儿来,哱承恩颇有些不解的唤了她一声,“你没事儿罢?”“瞧你说的!我能有什么事儿?!这满屋子的人,都是拿我当主子的,又没人敢琢磨着害我,你说是吧,翠儿?”柳轻心勾唇一笑,一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边意有所指的,跟翠儿问了这么一句,但,问完这一句之后,她却不等翠儿做出回答,就扭头看向了坐在她身边儿的哱承恩,半开玩笑的,给哱承恩提了另一个问题出来,“哎,对了,夫君,你有没有听人说过,这世上,最毒的东西,是什么啊?”“最毒的东西?应该……是蝎子,或者毒蛇罢?”被柳轻心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哱承恩不禁有些懵,他生于草原,长于草原,虽然读得书少,却是没少经历事情,尤其是,柳轻心问的这个,关于毒物的问题,更是他从很小的时候,就会开始经历的……反复斟酌,思量再三之后,哱承恩才是依着自己的经验,认真的回答了柳轻心的这个问题。“毒蛇口中信,蝎子尾后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夫君,你错了。”柳轻心笑着跟哱承恩摇了摇头,否定了他的回答,然后,缓缓扭头,又看向了跪在地上的翠儿,“毒蛇生于山林,你不招它,它不会咬你,蝎子生于岩缝,你不惹它,它不会蛰你,人却是不同……你待人好,人未必知恩图报,你对人善,人未必……”“要我说,对那些恩将仇报的人,直接就不要客气,乱棍打死,就是最好了!”哱承恩虽然是武将,也没什么学问,但,常年带兵,却养成了他察言观色的本事,起先,只当柳轻心是跟自己闲聊,没往细里去想,这会儿,听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起这种她平常里,从不会提的事儿,哪还能不琢磨?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见她是一直在盯着翠儿看的,哱承恩的心里,也是差不多有了些猜测。翠儿是柳轻心的陪嫁丫鬟,出于对柳轻心的尊重,哱承恩决定,等她把话都说出来,自己再发表意见,她是将要生产的孕妇,难保……不会像部落里的老人们说得那样,疑神疑鬼,因为闲得厉害了,而整天瞎胡想些有的没的的事情!反正就是个丫鬟,打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柳轻心高兴,怎么都行!“我倒是觉得,人在做,天在看,善恶到头,终是会有报应的,杀人需要手染血,晦气的很。”考虑到翠儿的背后,极有可能还有旁的同谋,柳轻心决定,暂时留她性命,继续观察,以便把所有想害她的人,一并连根拔起。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她这眼见着就该要生了,可禁不起翻来覆去的折腾,孩子,也是一样!听柳轻心没有说要人把她拖下去,乱棍打死,翠儿一直悬着的心,才是稍稍放下了一些,之前担心的,以为是柳轻心知道了自己出手害她的想法,也随之抛之脑后。柳轻心不是有仇不报的人。确切的说,是心里有事儿,就会睡不着的人。之前在沈家的时候,就曾有过不止一次,下人扫雪弄脏了她的新衣裳,被她使人拖下去,乱棍打死的事情。翠儿想的是,她跟在柳轻心的身边,伺候了她十年,对她的做事习惯最是了解,她没有收拾自己,便是等于,她没发现,更甚至,是连怀疑,都不曾有的。但翠儿不知道的是,此柳轻心,非彼柳轻心。这也注定了将来,她的悲剧收场!“翠儿,你怎还跪在那里?地上不凉么?”发现了翠儿脸色变化的柳轻心,露出了一个让人看不出半点“闪失”的浅笑,然后,便像是刚刚发现翠儿还是跪在地上的一般,“讶异”的问了她两句,“厨房里,有准备菜么?承恩一路风尘的回来,该是累坏了,今晚,多做几个菜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