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娇妻似火 愿你待我如初 闺蜜   网游开局掠夺神级天赋 兽夫
兽世 小茵 老董 借精生子 晚春 女儿 马连成香兰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

发布时间:2020-09-17 01:30:12

翠儿是妾,又也没跟家主圆方,诞育子 w?柳轻心挥挥扬扬洒洒的写了半页纸,又让哱承恩在下角处画了押,才是心情身心愉悦的,让人去唤了翠儿回来,准备跟她说一说,免了她的卖笑契,她自此都也可以有了自由的,婚嫁全由她自己作主的这事儿。(“因为未来”的柳轻心,本就觉

>>>《娇妻良医》章节目录<<<

《第九章》精选

翠儿是妾,又没有跟家主圆方,诞育子 w?柳轻心挥挥洒洒的写了半页纸,又让哱承恩在下角处画了押,才是心情愉悦的,让人去唤了翠儿过来,打算跟她说一说,免了她的卖身契,她从此都可以有了自由,婚嫁全由她自己做主的这事儿。来自“未来”的柳轻心,本就觉得人人平等,不该有什么卖身契之类的东西,来束缚个人的自由,这会儿,又跟哱承恩商议着,免了翠儿“姨娘”的身份,自然也就打算着,趁着这个机会,还她一个自由身,作为补偿。但,柳轻心做梦都没料到,她的这个打算,在她说出口来之前,就又被她打消了主意!翠儿被人唤来的时候,捧了一个托盘,托盘上面,放了一碗看起来极可口的蛋羹,当然,让柳轻心打消主意的,不是这碗蛋羹,而是,从蛋羹旁边筷子上,隐隐散发出来的,红花香味儿!这筷子,是被人用煮过红花的水,泡过的!千防万防,家贼难防。若不是熟知药性的人,再怎么精明仔细,当心饮食,也不可能提防到筷子上面!而且,这被浸过了红花水的筷子,使用起来,还不同于饮食里被投放红花,效用发挥的慢,却是……致命!换句话说,柳轻心若是不发现,就这么使用这筷子吃饭,并不会马上就堕胎,而是会一点点的落红,落红,落红……最终,血崩而死,跟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尸两命!甚是狠毒!“这筷子真是难看!只是瞧着,就没胃口了!我要用银筷子!纯银的!”能被翠儿这么个丫头坑害殒命,这身体的原主,定然不会是个懂得药理的,柳轻心稍稍想了想,便巧用了这身体原主的刁蛮任性,把这事儿给化解了过去,“夫君!我要用银筷子!要用……”“来人!去给夫人买一双银筷子!”哱承恩明显是早就习惯了柳轻心的任性,听她跟自己撒娇,不但不生气,反倒是,有些受宠若惊,瞧都不瞧翠儿一眼,径直冲着门外,就吩咐了一声儿,“要纯银的!越快越好!”“就算这筷子不称你心意,你也先凑合着吃几口啊,小姐,你现在,可是一个人的身子,两个人胃口……饿坏了哪一个,将军也是要心疼,老爷也是要责备翠儿的呀!”翠儿是个善于伪装的女人,即便已经从旁人那里听到,自己被罢了身份这事儿,这会儿,在柳轻心和哱承恩的面前,也依然是能装得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对柳轻心“关心体贴”的无微不至,“上回,大夫来给你请平安脉,就说你是吃得太少,导致的孩子长得也小,你不是都答应了大夫,以后会好好吃饭,不挑食的么……”“我没挑食啊,我挑得是筷子。”柳轻心勾唇一笑,故意加重了“筷子”两字,意在观察,翠儿是不是这想害她的幕后主使,或者,与这幕后主使,有关,“我就是瞧这筷子不顺眼,恩,这蛋羹的味道,可真是不错,来,来,先把蛋羹给我端过来,筷子拿走,别让我瞧见,看着就烦!”柳轻心的态度,让翠儿的身子微微一僵,也是心虚的关系,额头上面,豆大的汗珠子,顷刻间,都冒了出来。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心里没底的翠儿,在原地里僵愣了一小会儿,直听到柳轻心唤她的名字了,才是蓦地回过了神儿来,忙不迭的扭头,看了一眼站在柳轻心榻边儿的一个丫鬟,给她使了个眼神儿,示意她赶紧过来帮忙,把蛋羹给柳轻心端过去。翠儿并不知道,她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把托盘上的筷子收进衣袖的这个小动作,半点儿都没逃过柳轻心的眼睛,更没料想,柳轻心已经在这个时候,把她划入了“敌人”的范畴,开始了对她的提防。“翠儿,我跟夫君商量了,免了你姨娘的身份,等过阵子,再给你找个好人家。”看着自己面前的蛋羹,肚子饿得咕咕叫,却没法儿吃的柳轻心,心情是相当的不好,心情不好,自然,也就要有个人倒霉,来让她有所纾解……而在现在这个,她已经认定了翠儿是要害死她和孩子的凶手的时候,毫无以为,这倒霉的人,就非翠儿莫属了!一直给人当丫鬟,最是善于察言观色的翠儿,这时候,哪还能感觉不到柳轻心是想要拿她出气?当下膝盖一软,“扑通”一声儿,就跪倒在了地上,惶恐的朝着她磕头起来。柳轻心,她从小儿陪伴长大的主子,可是个心狠又难缠的人。她跟在她身边十几年,单是瞧见的,听见的,就有不下十个家奴,是因为一句话没说好,惹了她不高兴,而被拖下去乱棍打死的。她不想死。她才十四,好时候刚刚开始的年纪。她……她……“瞧你这吓得浑身发抖,丢人现眼的难看样子,我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了你不成!”跟这句话类似的,就在刚刚,柳轻心才说过了一遍,只不过,那一句是玩笑,这一句,是警告,“我这人啊,虽是刁蛮任性了点儿,但,也是不会莫名其妙,就跟人过不去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剩下的话,柳轻心没说,但效果,却是比她直接说出来,要“好”了十倍不止。听了她的这话,翠儿原本就抖个不停的身子,这会儿,一下子就抖得更加厉害了起来!“你跟我身边,伺候了我多少年了,翠儿?”合适的时候说合适的话,在这样的一个把翠儿吓得六神无主的时候,柳轻心便趁机跟她打探起了跟自己有关的事情来。“回,回小姐的话,十,十年了,到,到今年过了年,就,就十年整了。”不知道柳轻心想做什么的翠儿,这时候,除了老实应对,也没了旁的法子,因为浑身发抖,说出来的话,也是断断续续,让人只是听了,就觉得不舒服的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