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奥特曼里的召唤师  娇妻似火 愿你待我如初 闺蜜  
网游开局掠夺神级天赋 兽夫 兽世 小茵 老董 借精生子 晚春
首页 > 资讯

第11节-少年的战场

发布时间:2020-09-16 23:59:22

因为在斩过去的的那一剑里,少年并也没一丝的迟疑。“很不错嘛,让我对你有点儿大为改观了。”布拉德贝尔在前方离处的空地哼哼哼地说。但是希马尔福心里很清楚自己和对方的实力仍然是天壤之别。随即希马尔福又用双手搭起了剑,横在肩上,枪尖瞄准布拉德贝尔,名副其实是之后以及使用

>>>《阿卡狄亚的咏叹调》章节目录<<<

《第11节-少年的战场》精选

所以在斩过去的那一剑里,少年并没有一丝的犹豫。“不错嘛,让我对你有点改观了。”布拉德贝尔在前方不远处的空地哼哼地说。不过希斐尔心里清楚自己和对方的实力仍旧是天壤之别。随后希斐尔又用双手架起了剑,横在肩上,剑尖对准布拉德贝尔,俨然就是之前使用过两次的招数。“你又要让我对你失望了。”布拉德贝尔脸色冷了下来,似乎不想再跟眼前的少年继续玩下去了,向着少年冲了过来。水蓝色的透明长剑迸发出水流,这次布拉德贝尔小心地提防着会有什么变化,但水流跟前两次并没有任何的区别。到此为止了!避开袭来的水流,布拉德贝尔朝着希斐尔冲了过去,但这次瞄准的并不是剑了,而是少年的身躯。千钧一发之际,希斐尔用左手试图防御,饱含非常人力量的一拳狠狠地砸在希斐尔的左手上,黑发的少年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希斐尔!!”伊蕾雅大喊,黑发的少年在地上滑行了好远的距离,但所幸的是没有撞到墙壁。死了吗?布拉德贝尔笑着,却惊讶地看到黑发的少年又颤抖着站了起来。一拳打在左手肘上,让希斐尔的骨头整个都碎掉了。这回希斐尔也不能忍受这样的疼痛,咬着牙勉强站了起来。随后,黑发的少年垂着如同木偶肢节般脱线的左手,用右手举着水蓝色的长剑,单手横在肩上,剑尖对着布拉德贝尔。因为疼痛的缘故剑也在不住地颤抖着,看得出来少年已经在用尽全力地使用这一招。“为什么要执着于使用这个招数呢?”伊蕾雅疑惑地想着。而身边的克尔达沙已经不能再忍受了。“妈的。”克尔达沙朝着地上啐了一口,现在看来仅靠这个少年根本没有扭转的希望了。他挥动着长剑,指挥着手下的雇佣兵发起了突击。因为缺失了左手,黑发的少年积蓄这一剑似乎花了太长的时间。眼前的雇佣兵们冲上去接二连三地被布拉德贝尔暴风般的攻势击溃。黑发的少年咬着牙看着。在混乱的局势里,伊蕾雅正在思索着自己能帮上什么忙。最后毫无头绪地只能跟之前一样上去使用魔法战斗。但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她。“伊蕾雅!”伊蕾雅看向叫住自己的黑发少年。本以为是他想要让自己不要战斗赶紧逃离这里,自己都做出我已经准备好和大家待在一起的表情。可是希斐尔的眼神里要传达的,并不是这个。而是一种非常急切的,让伊蕾雅做些什么的神情。随后黑发的少年又看向了战场,伊蕾雅顺着看过去。之前没注意到的,在战场的空气中,充斥着许多细小的水珠。每一个水珠内都有一点正向流动和逆向流动的水流相互作用,使得水珠浮现在空中。希斐尔一直在维持着这些水珠的流动吗?伊蕾雅不禁地想,而这种情形下自己能做的是……伊蕾雅猛然看向希斐尔,黑发的少年感觉到眼神,也转过头来,眼神里有一丝安心。随后又转过头,干净的侧脸上涌现出决然的意志。伊蕾雅已经明白了希斐尔想要让自己做什么,但是时机……很重要,不然以布拉德贝尔的敏捷很有可能会避开。等待……等待那个时机的到来……伊蕾雅觉得时间无限地被放慢,狂战士运用强健的四肢在雇佣兵群中撕裂着阵形。而此时,克尔达沙不能再忍耐看着手下的人继续再伤亡了,他挥舞着长剑朝着布拉德贝尔砍了过去。但因为受伤严重连平衡都无法把控,布拉德贝尔轻轻地往后跳了一步,然后停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了梦魇般的笑容。……就是现在!伊蕾雅挥舞了法杖。而布拉德贝尔正带着黑压压的风朝着卡尔达沙挥去死亡的一拳。浮现在空气里的水流突然全都炸裂开来,四散的水流充斥在空气里,营造出了湿润的效果。布拉德贝尔感受到了场景的异样,强行收回挥出去的一拳,想要往外跳开。可是自己这一拳的力道满带着杀意,就算是他也只能勉强地扭开身子。而空气中的水流动了,一道道强烈的水柱接二连三地仿佛凭空发出,向着布拉德贝尔的四肢袭去。布拉德贝尔用强行扭转的身子避开了前面几道水柱,但水流的频率突然加快了,最后左脚被水柱击中。但这时布拉德贝尔才意识到,这并不是伤害性的魔法,射出的水柱在击中自己的左脚后用水流覆盖了整个左腿,水柱的另一端则仿佛扣在空气中无形的墙壁上,将他牢牢地固定在地面。立即,随着左脚被锁住,右手、右脚、左手也接连着被固定,布拉德贝尔仿佛被水流的链子锁在了地上。“『水云之锁』?”布拉德贝尔竟然认得这个术式!只不过他略带疑惑,有些想不通为何应该只能在水域周围使用的术式怎么能在干燥的矿山中施展吧。不过疑惑也只在一瞬,布拉德贝尔随即积蓄着力量,伊蕾雅感觉到自己的魔力受到强烈的干扰,自己施术的双手因为魔力的波动在剧烈颤抖。布拉德贝尔发出了强烈的笑声。“像你这么脆弱的魔法师,我要挣脱只需要一秒。”然而,布拉德贝尔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了一道水蓝色的水流猛然朝着自己的胸膛袭来!四肢仍然被『水云之锁』固定,回避是不可能的。蓝色的水流击打在布拉德贝尔的胸前,然后停住,跟远处黑发少年的剑,连成了一条水流的长线。布拉德贝尔开始猛烈地挣脱,因为久经战阵的他其实内心清楚,这个家伙一直重复地使用这个剑技,一定有什么预谋。伊蕾雅的魔力受到剧烈的干扰,她猛然坐在了地上,将双手撑在地面上,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双手上,并且注入了最大量的魔力。放出的水流是希斐尔克制自身的逆向,所能达到的极限距离。正因如此,现在的这道水流如同紧绷到极限的弹簧,只是希斐尔在极力压抑着逆向的流动。随后,伴随着希斐尔顺应自己逆向水流的流动,黑发的少年动了。如同光影一般,一条水流的长线瞬间消失,而少年也已经在布拉德贝尔眼前。水流击中的位置就是自动引导的目标,水蓝色的透明长剑猛烈地刺穿了布拉德贝尔的胸膛。……一时之间,时间仿佛静止了。然而没想到的,打破寂静的,竟然是希斐尔。他的右手仍旧握着刺进布拉德贝尔身躯的剑,左手无力地垂下,漆黑的额发仿佛阴影般笼罩在眼前。“你不是问我这个剑技的名字吗?”少年的身体仿佛突然意识到自己所受的伤,希斐尔松开了握剑的右手,趔趄着往后退了几步,但仍然低着头,冷冷地说出四个字。“『逆引·流剑』。”昏暗的矿山之中,从布拉德贝尔的喉咙里传来十分低沉的笑声。“呵呵呵呵……哈哈哈哈……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死我了吗?”他嘲笑着眼前的少年,即使刺中自己一剑,但如果这样就会死掉,那他也不会跨越了那么多次生死的战场站在这里了。但眼前的少年却跟他想象得不太一样。少年略微抬起头,黑发遮挡住了右眼,在他看向自己的左眼里,却传来一些哀伤的神情。“我知道,这样是杀不死你的。”希斐尔仍旧带着有些哀伤的神情看着布拉德贝尔,然后缓缓抬起了右手。“!”好像意识到少年要做什么,布拉德贝尔疯狂地挣动起来。“呀!”伊蕾雅因为突如其来的强烈反抗,自身的魔力受到了毁灭性的干扰,让布拉德贝尔挣脱了『水云之锁』的力量。而自己的双臂也因为突然切断了魔力而陷入疼痛又麻痹的状态。布拉德贝尔想要抢先在希斐尔之前杀掉他,可是却发现少年的嘴唇已经要开始动了。来不及!布拉德贝尔开始拼命地想要拔出插在自己胸口的剑,可是当自己的手触碰到剑柄的时候,那把剑竟然化成了水。布拉德抬头看了一眼黑发的少年,希斐尔却已经开口了。“『逆引·死剑』。”黑发的少年握住了手中的虚空。“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布拉德贝尔咆哮起来。少年刺进自己身体的那把剑融化后跟自己的血液混合起来,随后又一同被抽出,化作了一把巨大的猩红色大剑,收回到少年的手中。铁青色的皮肤开始慢慢恢复成黄土色,白色的狂野长发变得越来越短,布拉德贝尔的瞳孔也回到了人类应有的姿态。“没想到……会死在你这么弱的人手里……”布拉德贝尔说完这一句话,就沉下头没有动静了。黑发的少年维持不住这么大的一把剑,猩红色的水流大剑化作一滩水落到了地上。周围是惊讶在原地没有动作的雇佣兵们,而安静的氛围被突然而来的欢呼声打断了。矿山镇的居民们纷纷地走上前来,高声欢呼着正义的胜利。“正义……吗?”希斐尔喃喃看着自己手上的鲜血,一阵晕眩感袭来,少年失去意识,直挺挺地倒在黑沉的地面上。`少年睁开眼,身下是柔软的床铺,但石头地面的凉意似乎还残存在意识里。视线向左移,看到一个水蓝色长发的少女侧着坐在床边。耳边也终于能听见对方急切的声音。“希斐尔!”“这是哪……?”黑发的少年面容憔悴,想要用手撑起身体,却发现自己左手传来剧烈的疼痛,低下头一看,自己的左手肘关节缠着厚厚的绷带。“你不要动啊……来,快点躺下。这里是外矿山镇的旅馆哦,就在我们上次去过的那家奇怪店子的二楼。”记忆一点一滴地拼凑起来,希斐尔想起来了。自己跟那个男人,『异血战狂』布拉德贝尔的战斗。那实在是不属于自己能够应付的强敌啊,希斐尔这么想着。但是当初交战的时候自己却没有退缩,回忆起当时的景象,希斐尔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不太像是自己。愣愣看着眼前的少女,希斐尔放下心来。至少,自己最珍视的人没有受伤。伊蕾雅发现希斐尔一直这么盯着自己,仿佛在研究什么一样。“我脸上有沾到什么东西吗?”少女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床上的少年微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仍旧只是盯着少女。少女有一些不好意思了,想要起身去给希斐尔拿热毛巾擦拭一下额头上的汗,却被希斐尔阻止了。“让我,多看一会儿吧。”少女愣了一下,眼神有些慌乱,但犹豫了一会又坐了下来,也静静地看向少年的脸庞。“真是个孩子呢。”伊蕾雅温柔地说。床上的黑发少年又温暖地笑了。发生了这次的事件后,他想要把眼前的这个人每一寸容貌,都再次深深地刻在脑海里。两人不知道相互静静对视着看了多久,直到房间的门被粗鲁地踹开。“啊呀呀呀……快来帮我一下。”少女活泼的声音传来,希斐尔看过去发现一个人影拿着好多套叠好的衣服,堆得太高导致橙色的脑袋只露出一小截,看不到前面。少女侧过了头,从如山的衣服旁边望向了两人。“啊咧?我是不是打扰你俩亲热了?”伊蕾雅的脸红了。“才,才没有!”夏歌爱摇摇晃晃地走进来,把衣服放在一旁的凳子上,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是嘛?没有就好,你看我给你们带了好东西哟。”伊蕾雅看到椅子上整齐叠好的衣物,转移话题式地问道:“衣服?给我们的吗?”夏歌爱大咧咧地叉着腰,拿起大约一半的衣服放到伊蕾雅的眼前,然后自豪的说:“之前不是说要给你做一套衣服的吗?剩下那边椅子上那一套是给那个家伙的哟。”夏歌爱指了指床上的少年。希斐尔沿着少女所说的方向看去,在椅子上放着一件折叠得很整齐的黑色大衣。“因为要在外旅行的缘故,所以没有采取大胆暴露剪裁的设计。”伊蕾雅脸色突然放松了下来,还好没有做出什么令人穿着羞耻的衣服。“而且,我研究过了那个男人手上缠着的布条,也试着做出了这种材料。所以防御能力可以说是比铠甲还要出色。”这就让伊蕾雅很惊讶了。眼前的少女竟然对衣服材料有这么深层的研究吗?仅仅看过一遍的材料就能够拿来进行制作,看来这个恶趣味地少女并不是只会耍嘴皮子。“还有哦……”橙发的少女讪讪地笑了。“我连内衣也给你设计啦,快来看看,跟外装不同,可是非常情趣的设计哟。”随后拿出了一条布料特别少的内衣,并挑逗性地勾着旁边的带子,在两人面前慢慢摇晃着……伊蕾雅的脸就像熟透的苹果,连耳根都烧红了起来,她一把抓过那件令人羞耻的布料,朝着希斐尔喊到:“不许想象!”“哈?”黑发的少年原本也只是觉得尴尬而已,但伊蕾雅这么一说自己的思绪就……希斐尔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希斐尔大变态!”伊蕾雅把枕头朝着希斐尔扔了过去。黑发的少年被枕头砸了个正着,空气里的气氛有些尴尬,只好转移话题对着夏歌爱说:“谢谢你给我也做了衣服,我可以试试吗?”谁知道夏歌爱突然一下又化作了恶趣味的鬼脸,一脸坏笑地说:“不用试了,你的尺寸,我全部都量过了哟。”“哈!?”这回希斐尔跟伊蕾雅同时发出了声音。“你给我说清楚什么时候量的!”伊蕾雅站起来就要去抓已经溜到门口的夏歌爱,但早有防备的橙色少女已经笑嘻嘻地跑出了门外。见罪犯已经逃离了战场,伊蕾雅转过身来,用冷冷的口吻说道:“你完了。”唉……黑发的少年长叹了一口气。这时橙色的脑袋又出现在门口,朝着里面说道:“哦对了,下面有好多人在等你们呢,如果有空最好下去看看哦。”随后又一溜烟,两人只听到极速下楼梯的噼里啪啦声。等两人都换好衣服,互相打量着对方。夏歌爱送给伊蕾雅的是一件带有内衬的古代法袍,袖口十分地宽阔。内衬是干净的素白色,点缀着扇形的蕾丝。外袍也是符合水属性的水蓝色,但外袍的水蓝色布料看起来像是丝绸却又有些像水中的蓝色鹅卵石一样圆润,摸起来也是滑滑的,会在身上摩擦发出“簌簌”的舒服声。而外袍蓝色的部分,边缘都会用暗金色的布条镶边,上面还有各种不明含义的古代符文。而且夏歌爱还送给伊蕾雅一些精美的发饰。穿上这件衣服的伊蕾雅看起来就像古代魔法王国的水公主一样。而送给希斐尔的,是一件漆黑的风大衣。长度直达小腿中部,整个衣服的材质十分柔顺但看起来又很沉稳,衣服上大气地采用了蓝色的斜条镶边和点缀,同样划有古代的符文。而且衣领也可以竖起来遮挡住脸,给人以十分强烈的神秘感,让人一看就像是年少却意志成熟的剑士。而最贴心的是赠送给希斐尔的特殊连衣黑手套。右手每一个靠近手掌的手指指节都套上了黑色的皮环,而在手套的中心部分有一个椭圆形的小槽,一旦把合适的物体卡进去就很难再取出来。两人看着对方,如此精致的衣服仿佛将两人的气质都表现得更加出众了,让旁人一看就感觉并不是普通人。这样的一件衣服如果要买肯定也是天价了,而夏歌爱竟然就这么送给他们。来到楼下,已经熙熙攘攘地聚集了很多人了。看见两人走出来,等待的人群躁动了。“感谢你们救了矿山镇!”“哇,竟然这么年轻啊,真是不简单!”“『水之剑士』大人,请务必要教我剑术!”…………满满的都是人们的欢呼声跟赞美声,希斐尔从来没有经受过这些。听到『水之剑士』的时候,希斐尔望了伊蕾雅一眼。而伊蕾雅也就这么微笑地看着他。“已经传开了哦,『水之剑士』的名号。”希斐尔有些欲哭无泪,捂住额头一脸黑线地说:“怎么真的是这个名字啊。”记忆回到小时候,那时伊蕾雅安慰着觉醒了水属性的希斐尔,说到以后变厉害了就可以取各种各样响亮的名号了。而当他问少女自己可以取什么名号的时候,少女不假思索地回答他『水之剑士』。那一天的希斐尔也是一脸黑线。真是一听就感觉弱到爆的名号……但少女却说,这么温柔的名字比较适合他。思绪又一次回到眼前,希斐尔无奈地望着伊蕾雅。伊蕾雅仍旧微笑地看着他说:“至少,这说明大家都在认同希斐尔呢。”希斐尔只好不甘心地转过头,面对着欢呼着的人群。人群中一个肌肉健壮的中年男人挤上前来,对着希斐尔说道:“我是外矿山镇的临时镇长弗兹,『水之剑士』大人,感谢您救了我们矿山镇。”希斐尔有些不适应这样的气氛,挠挠头说:“不,其实我并不知道事件的缘由,而且对方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够打败的对手。”黑发的少年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说道:“说起来,记得那个男人说过他要那些运过来的奴隶,能告诉我事件的始末吗?”中年的男人叹了口气。“那个『异血战狂』,并不是从镇外面来的。”这是什么意思?希斐尔露出疑惑的表情。“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我们矿山镇的人对于挖矿是非常狂热的。我们在马尔巴里群山中挖了无数的隧道,由于挖得太远甚至还为了补给建立了内矿山城市。”听见这些话,希斐尔点了点头。“问题就在这里,原本我们担心挖到邻国或者魔兽的巢穴,每一步都经过精心测量和讨论的,但没想到的是,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出现了已经挖通的通道。本来我们想的是在确定安全前先立即堵上,但随后那个男人就从那里面出来了。”这意味着,在马尔巴里群山内部,还有别的人在挖隧道?而且以弗兹镇长的描述来看这么深的距离肯定不可能是布拉德贝尔一个人挖的。“那个男人从隧道中出来之后,打伤了许多人,并且向外部的黑市大批地购买奴隶。最后还用炸药炸毁了甬道,现在去往内矿山的路已经被封死了。”什么!?那现在内矿山里的人不是很危险吗。说不定还会有别的人从内部进来,跟布拉德贝尔同行的人,希斐尔不敢想象。“有多少人被困在里面?什么对策吗?”事件似乎远超希斐尔的想象。“大约有300多人吧,不过内矿山镇已经建成,有独立的水源和充足的粮食,如果只是被困住也可以坚持好几个月。但是……”“但是就怕仅仅不是被困住而已。对吧?”弗兹沉重地点了点头,又说到:“我们已经将情况的严重性报告给白之骑士团,他们也觉得事态紧急,已经派遣一本总团前来,近期就会到了。”一本总团?即使是出身在偏远弥加的希斐尔,也听说过这个名字。白之骑士团是整个大陆秩序的守护者,然而只要一本总团出动,所有的动乱都会平息,代表了阿卡狄亚王国的最高战力。“让我也留下来帮忙吧。”希斐尔看向伊蕾雅,少女的眼神传达着她也是这么想的。但眼前的中年男人却摇了摇头。“剑士大人的本意,本来也只是在本镇做停歇补给的吧。”希斐尔又一次看向伊蕾雅,确实伊蕾雅还要去崔特的教会报道的。但少女也摇了摇头,告诉他没关系的。“并且,那条通道肯定也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小工程,背后可能会有其组织存在。留在这里对于剑士大人来说太危险了。”的确,如果继续待在这里,很容易让敌人掌握到自己的情报而前来寻仇。自己倒无所谓,但是……希斐尔第三次转头看向伊蕾雅。但少女这时却是一脸疑惑,不知道希斐尔为什么此时又看她。“好吧,那就交给骑士团了。”“您能够理解,真是太好了。我们也为剑士大人准备好了马车,等您做好补给随时都可以出发。”等两人接受完各种各样的嘘寒问暖,已经快到傍晚了。在两人的一再推托下,还是没能抵住镇民的热情,免掉了在矿山镇的一切费用。希斐尔为了伊蕾雅的安全着想,决定第二天早上就动身。而且自己的目的地,还远在崔特西边的弥往大湿地,希斐尔相信那里一定会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翌日,在众人的送别下,少年和少女展开了新的旅程。阿卡狄亚的大陆仍旧充满未知,但两人的心里都并不害怕。因为对于两人来说,世界唯一的依赖,就在这里。一章f。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