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娇妻似火 愿你待我如初 闺蜜   网游开局掠夺神级天赋 兽夫
兽世 小茵 老董 借精生子 晚春 女儿 马连成香兰
首页 > 资讯

第9节-夜前的序曲

发布时间:2020-09-16 23:59:21

天刚天光,东崔特的集市也了生机满满。商人们迫不及待地摆出今日拿货的商品,对新的一天又满心着希望。大大地小小摊位跟帐篷核心主题的,是中间两块并不算大的空地,但可能会是因为其他地方都太过拥挤不堪,因为看起来中央广场尤其的很宽敞。而留下的这一片空地,是商人们已达成

>>>《阿卡狄亚的咏叹调》章节目录<<<

《第9节-夜前的序曲》精选

天刚破晓,东崔特的集市也已经生机满满。商人们迫不及待地摆出昨日进货的商品,对新的一天又满怀着希望。大大小小摊位跟帐篷围绕的,是中间一块并不算大的空地,但可能是因为其他地方都过于拥挤,所以显得中央广场特别的宽敞。而留下这一片空地,是商人们达成的共识。因为在几乎隔绝外部联系的情况下,这里是唯一的情报汇集地。一名黑发的少年和一名蓝发的少女站在临时堆砌的矮墙前,上面胡乱张贴着各种各样的纸张。“看来布鲁森林还要继续封锁呢。”希斐尔说道。原本写着为期三个月的封锁,现在又加上了一句“请等待后续通知”。“那只能穿越马尔巴里群山去矿山镇吗。”伊蕾雅想了想其他的可能,但没有头绪。而希斐尔也没有说话。伊蕾雅感觉少年的眼神被某种东西吸引,顺着少年的目光看过去,在矮墙的一角,贴着一张皱巴巴的黄皮纸。伊蕾雅这时明白了少年为什么会被吸引,因为那张皱巴巴的单子,是一张悬赏令。而上面画着的,是一个牛戴牛角盔的男人。“希斐尔……”伊蕾雅轻声呼唤少年的名字。希斐尔伸出手,把那张悬赏令抹平,下面写着悬赏的金额,原本写的20森币,后来又被划掉,改成了50森币。希斐尔自嘲地笑了。“比我做奴隶的时候便宜十倍呢。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觉得愤怒。”确实,现在购买一个奴隶都需要至少100森币,而通缉一个谋取性命的惯犯却只要50森币,这样的价码是不是太过讽刺。不过不管哪边对于他们两人来说也都是天价了。(阿卡狄亚的货币分为三种,1森=100林=10000木。)“不如把我卖掉,可以让你十几年都不愁吃穿呢。”希斐尔开着玩笑,又嘲讽地笑了。伊蕾雅打了一下他的肩膀,认真地说道:“不许开这样的玩笑。”希斐尔察觉到了伊蕾雅的态度,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于是转移注意力似的在矮墙上东看西瞧。“伊蕾雅,看这个,有去往矿山镇的商队呢。”终于看到有用的信息,希斐尔指着向伊蕾雅说道。伊蕾雅顺着看过去,有一张很新的羊皮纸粘在那里,喃喃地说:“时间是……明天早上就出发呢,要不一会过去问问。”“嗯,就这样决定了吧。”然而,在去往商队地点的路上,伊蕾雅的购物欲又发作了。希斐尔也只好站在一旁,帮忙监视着周围的动静。在某个售卖各种璀璨石头的商铺那里,伊蕾雅的目光仿佛都沉浸在漂亮石子的海洋里,还不时转过头来问道:“这个怎么样?要不要送给你吧。”希斐尔心里清楚,伊蕾雅是想要弥补自己失去那颗蓝色石头的空缺,不过这并不是可以代替的东西啊。希斐尔往这边瞥了一眼,却看到还没设完商品的老板拿出一个很长的包裹,里面鼓囊囊的,但两端因为里面有个很长的尖锐物体而凸起。希斐尔走过来,也蹲在商铺前面,向老板询问道:“这些也是要售卖的商品吗?能不能让我看看。”摊位对面的老板看到刚进的货就有客人感兴趣,满脸笑容地回答:“嘿嘿嘿,是啊,这可是昨天半夜才到的一批好货。”随后老板打开了包裹,里面装了各种各样的冒险必需品,但从使用的痕迹来看明显是从之前的冒险者身上扒下来的。而一旁的伊蕾雅惊讶地捂住了嘴巴,说不出话来。因为包裹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把狭长的剑。“能让我看看这把剑吗?”希斐尔表现得十分镇定。老板笑嘻嘻地把剑从包裹里抽出,但因为过长而差点把包裹戳穿,最后老板还是取出了剑,向希斐尔推销道:“来,看看,这精湛的做工,这闪亮的剑刃,小兄弟你可真是识货。”希斐尔没有理会老板的推销,闭了一下眼又睁开,说道:“我想要这把剑,多少钱能卖?”老板看见客人这么快就表示了兴趣,嘿嘿笑了两声,随后说道:“看在你识货的份上,又是今天第一个买主,只要10森币就卖给你了。”旁边的伊蕾雅听到,立即反应过来,拿出钱袋打开,却看到里面只剩下两个森币和一些林币了。希斐尔按住了伊蕾雅想要把钱全部倒出的手,眼神不改地看向老板。“不对吧,这明明是残次品。”对面的老板明显不高兴了。“这样说话就不对了吧,你倒是说给我听听,这把剑哪里不好了。”希斐尔笑了一下,随后说道:“你看这剑刃,虽然也算是精工制作,但你看这里,还有这里,都已经卷刃了。”希斐尔看着自己的剑,虽然自己平时使用水流笼罩剑身,借由水流减缓对方攻势可以极大程度减少对剑身受到的伤害。但明显自己丢失后又被人拿来胡乱地使用,本来偏长的剑就较易损坏,所以也才没几天就已经卷刃到这种程度了。“还有,你看剑柄这里。明显之前镶嵌过什么东西,也许值钱的只有这部分而已,却被人抠掉了。”见老板找不到话讲,希斐尔顿了顿,又开始说道:“最重要的一点,你拿着这把剑做出用剑的架势试试。”老板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反驳,只好硬着头皮把剑举在肩前,做出用剑的架势,看起来倒也还有模有样。但即使用双手握剑,对着人的剑尖也在不住地摇晃。“所以,你看到了吧,这把剑过于长了,这样就导致剑身不平衡,根本难以使用。”老板见状,想着一定要反驳了,于是开口说道:“我用当然不行了,但对于那些臂力握力出色的人来说,这样的程度并不算什么吧。”“没错。”希斐尔的嘴角上扬了。“的确对于一些身体强壮的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既然有这样的膐力为什么不选择巨剑或者锤斧一类的武器,用这种单薄的长剑根本没有任何:“哎……算了算了,10个林币吧,看来你真的是行家啊。”伊蕾雅自始至终都一直安静地在旁边看着,都已经入神了,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从袋子里拿出了一枚10林币交给老板。不过希斐尔和老板却一直还在侃,伊蕾雅笑了一下从旁边站起,跑到隔壁昨天买过羊骨排的铺子上挑选食材去了。等到希斐尔和老板聊到尽兴,老板还送了一套黑色的兜衣给希斐尔,希斐尔也认出来就是袭击自己的那群黑衣人所穿的。虽然希斐尔问了,但老板对货源却也一直闭口不谈。最后又客套了几句,当即就披上了黑色的斗篷,提着剑,眼神开始看向隔壁的伊蕾雅。而伊蕾雅也已经采购完毕,用力地朝着这边挥手,一脸兴奋地高举自己手上提着的绳子,而下面挂着的东西……一根羊鞭……希斐尔站在那里,突然傻掉了。随即又反应过来,惊慌地对她说道:“你你你你买这个做什么啊!?”伊蕾雅一脸迷惑。“诶?我问老板什么东西最补,他就给了我这个啊,还说效果特别好呢。”“快把它退回去!”希斐尔歇斯底里地大喊,不过此时周围也已经有人在议论了……“这么年轻吗?啧啧啧……”“我也想要有一个这样的恋人啊……”……希斐尔一脸黑线,赶紧戴上了兜帽遮住脸,然后拖着伊蕾雅赶紧把那东西退掉了。后来的路上伊蕾雅一直在问,可是希斐尔都没有回答她。等到到达羊皮纸上的地点时,他们看到的却并不是商队。而是一列长长的车队,而且很多马车后面都牵着一个囚笼,里面挤满了锁住双手、衣衫褴褛的人。正准备回头的时候,却被人叫住了。“哟,这不是哪家的大小姐吗?”两人回过头,看到的,是那个名叫克尔达沙的骑士。“哦,还有你这个家伙啊。”克尔达沙看起来心情似乎很好,手里还一直闲致地抛着某种东西。一个蓝色的石头。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还没等开口,被克尔达沙抢先了。“呵呵,难道这回是想去矿山镇玩玩了吗?”两人又互看了一眼,伊蕾雅说道:“嗯,我们听说这里有商队。”“那就没错了。”克尔达沙一把接住抛在空中的蓝色石子,继续说道:“护送商队的,就是老子的人了。”“如果想加入的话,有什么条件吗?”伊蕾雅试探性地问。克尔达沙笑了一下。“那当然是钱了。一个人10森币,包人财都安全。”两人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因为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而对方也应该不会接受还价。“不过,之前让老子赚了不少,这次可以特例送你们一程。”意想不到的开展,让两人有些惊讶。随后希斐尔上前开口了。“那你手上的石头……也可以送给我们吗?”没想到的是,克尔达沙脸色突然变了,走到希斐尔跟前说:“我不喜欢得寸进尺的人。实际上这个女人根本不是什么贵族吧,你们要庆幸自己给的东西是真品,不然你们的尸体现在应该泡在沟里已经发臭了。想要这个石头?可以啊,1000森币,你要能再拿的出值钱的东西,换也可以。”克尔达沙摊开手,两个人同时认出来,这就是那颗蓝色的石头。再一次互相看了一眼,通过眼神达成共识后,希斐尔说道:“你的话我们会好好考虑的,去矿山镇的路,就麻烦你们照顾了。”`干巴巴的风吹拂着黄沙地土,天还未亮,马车前后的人们就已经开始忙碌了。周围时不时响起人们搬运物体的躁动声,一个穿着黑色兜衣的少年和一个蓝发的少女正踩着木质的台阶上了一辆马车,少年小心地拉了一把少女,而前面也传来了商队即将启程的叫喊声。两人慌忙地刚在边缘的座位上并排坐了下来,就听到坐在对面的声音:“没想到真是有缘呢,又和在下相遇了。”希斐尔沿着声音看过去,一个青发的青年坐在那里,戴着扁长的眼镜,皮肤宛如浸漂一般的惨白。希斐尔发现对面的人是对着伊蕾雅说的话,于是又转过头来看着伊蕾雅。“嗯,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呢。”伊蕾雅的神情有一丝戏谑,希斐尔正准备询问对方是谁,对面的人先说话了。“上次匆忙,竟然忘了自我介绍,真是失礼呢。”青发的青年略微低下头表示歉意,随后又说道:“在下比迦尔·海雅(bigealheall),是一位旅行的商人。”伊蕾雅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叫伊蕾雅·蒂娜,这边是希斐尔·夏恩。”“对了,在下上次送给小姐的礼物,小姐还喜欢吗?”青发的青年若无其事地问道。伊蕾雅顿时感觉到有些慌了起来,对方是否知道那个东西的价值呢?而自己却用它换取了希斐尔的自由,该怎么解释呢?对面的青年看到伊蕾雅有一些困扰,推了一下眼镜,笑着说:“难道是弄丢了吗?那可真是让人伤心呢。”伊蕾雅赶紧解释道:“不……不是的……我把它卖掉了……”越来越小声,后面的几个字也不知道对方听见了吗。对面名叫比迦尔的青年却仿佛松了一口气。“还以为是小姐你因为没在意所以不知道放哪了呢。不过礼物这种东西,能用上才有意义不是吗?”伊蕾雅感觉得救了,对方竟然没有怪他卖掉了礼物。“当时也没来得及讲呢,谢谢你了。”伊蕾雅看了一眼希斐尔,希斐尔眼里有一些疑惑,伊蕾雅则用眼神示意“后面会跟你讲的啦”。“对了,在下除了旅行经商以外,同时也是一名考古学家哦,这些年也去过很多地方了。旅途无聊,想不想听听阿卡狄亚的历史呢?”随后在两人的默认下,比迦尔继续开口,然而一开口却让两人都莫名地震惊了。“两位是否听说过‘黄昏现象’呢?”“黄昏现象”这四个字,这是五年前事件最后,两人曾一起溜进盖欧卡的卧室,在报告书上瞥见过这几个字,只不过还没来得及细翻就被抓了个正着,还受到了很严厉的责骂。之后一旦提起这四个字,就会让盖欧卡老师甚至薇薇拉主教很不高兴。比迦尔没有在意两人震惊的表情,继续仿佛自说自话起来。“阿卡狄亚大陆的历史并不悠久。因为其前身也就是古代魔法王国,曾于一日内覆灭,仅仅只有位于边境的一个小村子幸存下来。除此之外,别说人了,就连建筑都毁坏无几。”这个小村子,当然就是弥加了,所以弥加也一直被称作初始之镇。因为阿卡狄亚的历史,是从这里开始的。“但是最近考古学界得知了一个重大的讯息。当时这个小村子的人虽然没有亲眼看到王国是怎样毁灭的,但是据称一种直达天际的黄昏色光芒,在王国毁灭时映照了整个马尔巴里群山。”“那现在这种现象,还有发生过吗?”随着马车颠簸的幅度,希斐尔看着比迦尔细长的眼睛,脸色一沉。“呵呵……问得好。在阿卡狄亚三百年的历史里,前两百年里都没有过再次出现‘黄昏现象’,只不过……”“只不过什么?”“虽说只是范围十分小的地区,但据说最近的二十年里,竟然发生了四起呢。”两人相视无语,能够毁灭一整个王国的诡异现象,竟然跟五年前的事件有关联吗?“那这个‘黄昏现象’,到底是什么?既然近期就发生过,那至少有所记载吧。”比迦尔摇了摇头。“不。据说遇见过黄昏的人,全都死了,没有一个生还者。”两人又一次震惊了。“只可惜,那个小村子由于地处荒远,所以对古魔法王国的面貌并不了解呢。”两人沉默无语。“不过,也不是没有转机哦。”希斐尔抬起头来,说道:“你说的转机是?”比迦尔兴奋地笑了起来。“所幸王国的覆灭并没有将这块大陆也带走,你难道不会觉得心潮澎湃热情满满吗?现在的阿卡狄亚就等于是一块新的大陆啊!由于人口稀少,目前的探索发现都只是皮毛而已。神秘的宝藏,英雄的传说,还有世界的真相都等着现人类去发现。”比迦尔说到这里完全是一副陶醉的神情,甚至举起了双手。确实,目前的阿卡狄亚简直是冒险家的天堂,也正是因为第一批离开弥加的人带回各种各样的宝藏,才使得弥加人前仆后继地踏上冒险的旅程。虽然到了现在,弥加的人口已经甚至不足以自保了。但那些在阿卡狄亚落地生根的冒险者们,也将冒险跟探索的意志传承下去了吧。随后,比迦尔又讲述了弥晓教会的传播,和白之骑士团的建立等历史,这些也都是两人已经知道的,不过看着比迦尔陶醉的神情,实在不忍打扰他,只好听他讲完。前往矿山镇的路,其实并不怎么好走。由于是新开的道路,所以一路上都颠簸得很,也有时会从山上落下一些石子,让人感觉不安。况且,这附近还徘徊着很多危险的魔物。不过,出乎希斐尔意料之外的。这些看起来并不正规的雇佣兵,战斗能力却十分出色,轻松地就解决掉了各种各样的魔物。虽然不想承认,但也许他们每个人都要比自己更强。虽然想安慰自己还年轻,这些人也许都是在生与死的战场上待过许多年的,但还是觉得很不甘心。身旁的伊蕾雅听着自己背过许多遍的重复历史,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靠在希斐尔肩膀上睡着了。就这样顺利地,两天过去了。而坐在对面名为比迦尔的青发男人,孜孜不倦地讲了两天的历史,而伊蕾雅这一路也基本都是睡过去的。在第三天的下午,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矿山城市-卡尔达。马尔巴里群山一路连绵到这里,从弥加及初心冢的土白色山,已经变成了黑褐黑褐的颜色,而矿山城市-卡尔达,是建立在一座挖空了的大山里的。希斐尔曾经联想过矿山镇的模样,但从来没想过会是这样的。眼前黑色的大山口就像魔鬼张大的嘴巴,矿山镇的人们竟然挖空了这座大山当做城市居住,甚至还一直沿着马尔巴里群山继续往里挖掘。而刚进入山口,就感觉天突然暗了下来。阳光全部被遮蔽。而在内部的山壁上,左右两侧沿路挂着许多发出微光的灯。“竟然挖空这么高呢,是怎么做到的啊。”伊蕾雅忍不住赞叹,眼前的山只相当于是一个皮囊,内部的空间大得惊人,有无数根巨大的木条横竖在天上,支撑着整座山的重量。而希斐尔当然无法解释怎么做到的,也惊讶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而矿山镇的建筑,也果不其然都是用石头做的,但可能是因为取自古老的马尔巴里群山,再加上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是矿工,所以看起来都旧旧的。“现在先在这里歇息一下,等我们办理好进去内矿山的手续后再启程。”前面传达了这个讯息。“内矿山?”希斐尔觉得奇怪,忍不住说出了口。一旁的比迦尔走上来,开口说道:“因为这群人挖得实在是太深了,来往已经有些不便,因此镇长决定在里面再建立一座城市,名字就叫内矿山。从这里过去差不多还得要半天路程。”希斐尔苦笑了一下,还有这样的原因啊。“该不会哪天就挖到东国去了吧。”比迦尔笑了一下。“那倒不会,毕竟矿山镇的人动手前还是会先动动脑子的。他们对距离测量的把握必须要特别地准,不然像这么挖很容易就塌掉了。”这时还迷迷糊糊的伊蕾雅下车,伸了伸懒腰,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前面的两个男性都笑了,随后比迦尔说道:“在下还有商务要谈,那这就告辞了。”希斐尔看了看比迦尔,点了点头。随后走到了伊蕾雅跟前。伊蕾雅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说道:“对不起,我可能是太累了。”希斐尔摸了摸伊蕾雅的头,少女刚醒的样子看起来特别地柔软,然后轻声地对她说道:“那边有很多店子哦,现在刚好有时间,你确定不去看看吗?”这时少女仿佛才恢复了一些精神,跟着少年背后缓缓往路边的石头店铺走去。“夏歌爱……神器服装店?”伊蕾雅看到店铺的招牌,一脸的迷糊。怎么来到阿卡狄亚之后都是这种含义不明的店啊。两人走进店铺,里面也只点着昏暗的灯光,看起来有些神秘。“喂,有人吗?”伊蕾雅朝里面喊着。随后从柜台下面,冒出一个橙色头发的脑袋。“哎呀,有客人呀,欢迎开到夏歌爱的神器服装店!”一个跟两人差不多大的少女站了起来,穿着十分少女的白色丝裙,上面用一些蓝色的小蝴蝶状的蝴蝶结点缀着,看起来清新却又十分显出少女的情怀。而橙色的瀑布长发披在身后,脸颊边垂下的两缕头发朝内弯着,看起来十分可爱。“原来是你的名字叫夏歌爱啊,好特别的名字,诶……?”名叫夏歌爱的少女突然抓住了伊蕾雅的手腕,一眼认真的盯着她。“怎……怎么了?”伊蕾雅突然被眼前的少女盯着,有些不知所措。“唔……”夏歌爱皱紧了眉头,随后闭着眼睛突然大喊了起来。“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竟然比我还可爱!不行不行!”“诶?”意料之外的话语,让伊蕾雅愣住了。这时夏歌爱又恢复了一眼认真的表情,上下打量着伊蕾雅。“我决定了,我要给你做一套衣服。”“诶诶诶?”伊蕾雅完全跟不上这个少女的逻辑。“像你这样可爱的少女怎么能穿这么朴素的袍子呢!这样根本展示不出你的魅力!”伊蕾雅苦笑了一下,说:“可是我并不想展示什么魅力呀……”对面的少女挣扎着抓狂。“不行不行,等你穿上我做的衣服之后,就会有大把的男生来追求你,这样你就会结婚。结婚之后女人就贬值了,这样一来我就还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少女了,嗯。”伊蕾雅回头看了一眼希斐尔想要向他求救,但是却发现少年在低头沉思着什么。这时夏歌爱才注意到房间里有第三个人,她绕过柜台,径直走到少年面前,抬起脸注视着少年的脸,都快互相贴到对方的鼻子了,这举动吓了少年一跳。“诶!?”一旁的伊蕾雅也惊呆了。夏歌爱上下打量着穿着黑色兜衣的少年,然后突然偏过头来,看着伊蕾雅说:“是恋人?”希斐尔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转过头来看向伊蕾雅,却看见伊蕾雅突然撇过脸去,然后双手卷着自己蓝发的末梢。这时夏歌爱突然一脸坏笑地说:“嘿,嘿,嘿……我懂了,这样就不用担心了。”“什……怎么回事?伊蕾雅?”希斐尔问道。伊蕾雅仍旧别过头去,手上放下了卷头发的动作,说道:“你不要问我。”“什么情况?你生气了?为什么啊?”“哼,我没有。”希斐尔有些无语,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惹伊蕾雅生气了。这时名叫夏歌爱的少女又开口了:“欢迎开到夏歌爱的神器服装店,请问客人有什么需要吗?”希斐尔站在夏歌爱面前,伊蕾雅又别过头,只好自己开口:“为什么叫神器店?这里卖的东西好像都是一些旧的纪念品或者首饰,有什么含义吗?”名叫夏歌爱的少女把手搭在背后,弓起一只腿靠着货架说:“我这里卖的,可全都是拥有过传奇故事的物品哦。”“那是什么意思?”“就比如说这个古依那之戒吧。”橙发的少女从货架上拿起一枚戒指,“这是之前被誉为‘天夜剑士’的古依那所戴的银制戒指。”“这个戒指有什么魔法吗?”“不,并没有。”夏歌爱闭了一下眼,“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个戒指跟其他的银戒指没有任何区别,但是对于古依那本人来说却是非常珍贵的东西。”“那为什么要称作神器?”“解释起来有点复杂啦。凡是被称为神器的物品,并不代表本身价值就有多高,但是因为承载了英雄或者战士的珍贵回忆,或者因为发生了一些重大变故的原因,所以才有了命名一说。如果命名之后所持的这个人成为名人,这个东西就可以被称作神器啦。”“那我也可以给我自己的东西命名?”“呒呵呵……客人你真是可爱呢,也没有人会管你给什么东西取名呀。”夏歌爱突然一下跳到希斐尔的身边,挽住了希斐尔的胳膊,然后又一脸坏笑地说:“在我回答更多问题之前,你先回答我,我跟那个女孩子谁更可爱?”“啊?”希斐尔没有听懂。“我是问你,我和跟你同行的那个女孩子相比,哪个更加可爱呀?”夏歌爱又一字一句地说了一遍,这次还把希斐尔的胳膊抱在怀里。“喂……那个……胸,碰到了……”伊蕾雅回过头来,恰好看到这一幕,气的把手都插在腰上。“来,回答问题吧。”夏歌爱又用头蹭了蹭希斐尔的肩膀。希斐尔看向伊蕾雅,发现对方就这么叉着腰,好像在等自己回答。“这个……”希斐尔好像在犹豫,一时间并没有开口,只是看了一下伊蕾雅,然后茫然地望着地面。伊蕾雅看到这个样子,头也不回地就跑出去了。“伊蕾雅!”希斐尔也跟着追了出去。矿山镇昏暗的灯光下,希斐尔就跟在伊蕾雅后面走着,心里整理着想要说的话,不知就这样走了多久。“伊蕾雅。”希斐尔叫住前面的少女,少女走得慢了一些,但没有回头。“我……不是在犹豫……”“那是什么。”伊蕾雅回过头来,但没有看希斐尔。“我……我只是因为从来没有夸奖过你,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那你就接着回答你刚才没回答的问题,不准犹豫。”伊蕾雅这时也跟夏歌爱一样近距离地凑到希斐尔眼前,少女姣好的容颜让希斐尔的眼神有些慌乱,但身体没有向后避开。“当……当然是你更可爱。”希斐尔看着一边,有些难为情地说。伊蕾雅愣了一下,第一次听到希斐尔这么说,自己的表情反而表现得有些过于镇定,其实是在压抑着心里跳动的小小窃喜。“那刚才她胸贴着你,肯定很享受吧。”这时希斐尔立刻看着伊蕾雅,马上说道:“没有你的软!”伊蕾雅狠狠地打了一下希斐尔说:“变态!”“诶?!不是说不许犹豫的吗?”伊蕾雅长叹了一口气。“其实,我很害怕。”“害怕有一天你找到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然后离开我。”希斐尔看到伊蕾雅眼神中的落寞,低下头说:“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你终究也有一天会嫁人的吧。”这下轮到伊蕾雅愣在原地了,没反应过来眼眶里也已经亮闪闪了。“这就是家人吧。”她含着泪笑着说。不过心里有一句话并没有说出口。即使你找到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我也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的。没有再给两人更多的时间袒露心声,远处传来一阵躁动声,打扰了两人的思绪。之后竟然有一些商人开始急急忙忙地往这边跑。突然一声惨叫,刺破了沉厚寂静的夜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