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娇妻似火 愿你待我如初 闺蜜   网游开局掠夺神级天赋
兽夫 兽世 小茵 老董 借精生子 晚春 女儿
首页 > 资讯

《倾世烟花主》第七章 步步为营

发布时间:2020-09-16 04:28:28

冷飏本朝小说名字叫作《倾世烟花主》,提供更多冷飏本朝小说目录,冷飏本朝小说全集目录。倾世烟花主小说冷飏本朝摘选:冷飏坐在窗口等着风轩回去,忽然天空中响了了烟火声,大夜间的放烟花?冷飏朝窗外看去,禁忍不住叹口气,烟火三…

>>>《倾世烟花主》章节目录<<<

《《倾世烟花主》第七章 步步为营》精选

冷飏前朝小说名字叫做《倾世烟花主》,这里提供冷飏前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倾世烟花主小说精选:冷飏坐在窗口等着风轩回来,突然天空中响起了烟火声,大白天的放烟花?冷飏朝窗外看去,禁不住叹口气,烟火三起三落,正是冷飏交给玉岚的联络信号。想是有事找自己却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便放了烟火。真是浪费,这烟火制作起来可麻烦了,哪有像他这样用的啊?直接找他的暗卫不就得了。风轩还没有回来,自己也不能不理玉岚,继续在这儿坐着,便取来一张纸,简单的说明情况,将纸放在桌上,便离开了,想想还是觉得不妥,唤来自己的暗卫,安排了几个人暗中保…

冷飏坐在窗口等着风轩回来,突然天空中响起了烟火声,大白天的放烟花?冷飏朝窗外看去,禁不住叹口气,烟火三起三落,正是冷飏交给玉岚的联络信号。想是有事找自己却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便放了烟火。真是浪费,这烟火制作起来可麻烦了,哪有像他这样用的啊?直接找他的暗卫不就得了。

风轩还没有回来,自己也不能不理玉岚,继续在这儿坐着,便取来一张纸,简单的说明情况,将纸放在桌上,便离开了,想想还是觉得不妥,唤来自己的暗卫,安排了几个人暗中保护风轩,这才安心离开。

一踏进将军府议事厅便看见除了玉岚之外,还有自己手下的大将林幽,看见冷飏进来,林幽迅速起身,向冷飏抱拳行了个礼,恭恭敬敬的叫了声:“王爷。”冷飏挑挑眉,慢条斯理的走到主位之上坐下。

“有什么事吗?”冷飏做好之后,才抬头看了看林幽,慢慢吞吞的开了口。

“属下得知皇帝派了太尉来到紫云城,怕事情有变,不放心,所以才赶来看看,不知王爷有没有什么吩咐?”铿锵有力的声音,粗狂的大胡子,林幽看起来孔武有力,与他那显得过分斯文的名字倒是一点也不般配的,不过,虽然比冷飏还要年长近十岁,但是这个久经沙场的老将却是对眼前还未年满二十的西王爷敬重有加,只是因为这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西王爷在战场之上却是冷血无情得像是个魔鬼,凭借着决绝果断的手段和智谋聪慧的头脑几乎是百战百胜,让对手闻风丧胆。林幽常常想,也许那些败在冷飏手下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战场上以银面具覆面的冷面魔王西王爷的真实面貌竟然是这般的吧。

“凌云来这儿是为了找那个人的吧。”冷飏顺手端起放在手边桌子上的茶杯抿了口茶,“派几个人跟着凌云,他的一举一动都必须在我们的掌握之中,皇子那边我倒是不怕,但是绝不能让老头子先找到人。”

林幽听冷飏说过很多次那个人,也知道冷飏此番到紫云城也是为了找一个人,却一直不知道冷飏要找的究竟是谁,一时好奇便问了出来:“王爷,你和皇帝还有连皇子都在找的人到底是谁啊?”

冷飏挑挑眉,放下茶杯,故作深沉的抬头望了望头顶的瓦片,“这件事情得从前朝开始说起了。现在的皇帝在前朝只是紫云城首富的三子,不管从哪方面来讲,他没有理由也没有实力起兵谋反,你们知道他是为什么起了这样的念头的吗?”

林幽连同玉岚一起摇头,玉岚只是知道冷飏找那个人是为了打个幌子,却不曾知道其中的故事,也开始好奇了起来。

冷飏笑笑,继续讲:“起因是源于,皇帝那个时候曾经深爱的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叫蝶姬。”

“蝶姬?”两人同时愣住,那不是前朝皇后的闺名?

“正如你们所想,正是前朝皇后,蝶姬曾是紫云城出了名的美人,与那个时候紫云城首富的三公子更是情投意合,一个是美人,一个是富家公子,这本是门当户对,大家都很是看好的姻缘,却因为前朝皇帝的出现而成了泡影。那正是前朝与西饮国战乱之际,前朝皇帝亲上前线督战,在紫云城邂逅了蝶姬,一时之间惊为天人,一纸诏书下,蝶姬便成了皇帝的女人。”

“于是他便起兵覆了天下?”玉岚问到,不禁在心中暗叹,原来当今那个看似昏庸无能的皇帝竟然还是一个痴情种,真是令人意外。

冷飏摇摇头,“被人夺走自己心爱之人固然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但是奈何情敌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他也无可奈何,只能混沌度日。可是,有一天,他突然接到了一封信,在看了信之后,他突然便开始着手起兵,倾尽自己所有最终终于入主了阑渊城。”

“信里面到底说了些什么啊?”

“没有人知道信里写了什么,不过却有人知道写信的人便是刚刚产下皇子的皇后蝶姬。但是当他攻破皇宫的时候,却只在大殿里面发现了蝶姬的尸体,后来,他登基了之后,将自己的寝宫设在了原来的皇后殿,从此不理政事,终日呆在宫殿之中,天下人都以为皇帝是贪图享乐,却只有常常进出内宫的人知道,皇帝除了在一次喝醉酒之后曾经宠幸过梅妃娘娘,使她诞下皇子之外,是从来没有碰过任何女人的。”

玉岚叹口气,“他是心死了吧。”

“王爷还没有说你们在找的人究竟是谁呢!”林幽呐呐的道。

冷飏摇摇扇子,“是前朝皇子,也就是蝶姬所生的儿子。前段时间皇帝收到消息,他并没有死,蝶姬在死之前将他托付给了一个宫人,让他将当时还未满一岁的小皇子带出了宫。皇帝的探子来报道的时候我和皇子都在场,只不过我们找他的目的不同罢了。皇帝找他,是因为好歹也是自己心爱女人的儿子,虽然不是与自己所生,但是不管是选择弥补还是报复,至少得找到他吧。而皇子只是单纯的知道那个孩子是前朝余孽,应该赶尽杀绝,好到他父皇面前领功去。而我嘛,当然是因为苦于没有起兵的理由,需要打出一个匡复前朝的名义咯。”

“这不失为一个好计策,但是王爷,你是本朝的王爷,匡复前朝,这个理由怎么都有点说不过去吧?”林幽担心的望着冷飏。

“这个嘛,你们不知道我是皇帝在那场战争中捡来的孩子吗?既然是捡来的,要想制造一点人证物证证明我是前朝某某死在皇帝刀下亡魂的儿子也不是一件复杂的事情,到那个时候,谁能说我出师无名呢?”

“王爷好计谋!”

冷飏笑笑,望向门外,突然想起那个白衣胜雪的身影。秋水为神玉为骨,这句话恐怕就是用来形容风轩吧,真是贴切极了。冷飏不禁笑了,笑容中满是温暖的味道,顿时让还在议事厅里的两个人忍不住看呆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