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奥特曼里的召唤师  娇妻似火 愿你待我如初 闺蜜  
网游开局掠夺神级天赋 兽夫 兽世 小茵 老董 借精生子 晚春
首页 > 资讯

天戈第26章 雪洞藏身(上)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15 03:04:36

梅兮颜睁开眼睛酸涩的双眼时,眼前是一片幽暗,目光旋转,稍稍有几道极为很微弱的光在头顶。冷冽的空气里弥散着清雪的冷澈味道,周遭更透着一丝被压抑,还在雪洞里。身体极其疲惫,头痛得很厉害,完全也没力气。右半边身体有些凉,左半边身体貌似始终暖烘烘的。右肋伤口身体极度疲倦,头疼得厉害,完全没有力气。右半边身体有些凉,左半边身体倒是一直暖烘烘的。右肋伤口处透着一丝丝冰凉,是药效正在发挥,想来是吕青野帮她敷的药。。

>>>《天戈》章节目录<<<

《天戈第26章 雪洞藏身(上)在线阅读》精选

梅兮颜睁开酸涩的双眼时,眼前是一片黑暗,目光转动,稍微有几道极其微弱的光在头顶。清冷的空气里弥漫着清雪的冷澈味道,周遭更透着一丝压抑,还在雪洞里。

身体极度疲倦,头疼得厉害,完全没有力气。右半边身体有些凉,左半边身体倒是一直暖烘烘的。右肋伤口处透着一丝丝冰凉,是药效正在发挥,想来是吕青野帮她敷的药。

左耳旁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绵长又轻柔。这就是温暖的来源,是吕青野,不同于鬼骑那些兄弟的气息,让她生出一些陌生又异样的感觉。

虽然黑灯瞎火,吕青野的眼睛看不见,但一想到是吕青野为自己敷上药贴,肌肤相贴,到底是自己吃亏,便有些羞恼。想挪开身体保持一定距离,但雪洞空间有限,也舍不得离开这半片温暖。

头晕、口渴、冷,失血过多的症状,已经很久没受这么严重的伤了。挣扎着正欲起身,才发觉两人盖着她的斗篷,而她的手臂被吕青野用布条轻轻地缚在身前,双腿也一样被轻轻缚住。

“醒了?”身旁的人开口,小声问道。然后开始快速解释:“右肋伤口我帮你敷了药,其他伤口也一并包扎好,但绝对没做多余的事情。绑着你是怕你醒来之后误会,至少让我有个解释的机会。而且绑得很松,可以轻微活动,不会影响你昏睡或者养精蓄锐。现在你听明白我说的话了,我帮你解开,别动手。”

一口气,吕青野说了一大段,随即掀开斗篷坐起身来摸索着她的胳膊将她身上的布条解了开去。

“你着急时会这样说话?”梅兮颜嘶哑着嗓子,艰涩地问了一句。看惯了吕青野平时稳重的举止,一时倒有些不适应。

“这是第一次。”吕青野见她没有生气,暗暗吐出一口气略微放松了精神。“毕竟孤男寡女,容易误会。也不清楚你醒来时身体状况如何,若是睡了一觉就恢复体力,为了避免‘误伤’,做一些小防备,对你我都有好处。”

梅兮颜见他正费力地解开她腿上的布条,本想指责他得了便宜还卖乖,但怎么说自己吃的亏也补不回来了,又何必再次提起。

鼻子里“哼”了一声表达愤怒,却因声音太小,让吕青野误以为她不舒服,黑影一动,一只带着温暖又渗透着隐约血腥味的手掌就覆到她额头上,这热度不算高,却烫到心上似的,冷热一激,倏地打了一个冷战。

吕青野感觉到她轻微的颤动,摸着她光洁又微凉的额头,温言道:“很难受吧,昨晚你身上冷得像冰坨,这会儿稍有些发热,该是受伤引起的,只要热得不厉害就无大碍。”

说罢,收回手去,将自己那半边斗篷也盖到梅兮颜身上,身子动来动去,艰难地抽取身子下的什么东西。

他语气里透出的关心让梅兮颜心头一暖,原本的怒气忽地便消散了。眨眨眼适应了黑暗,渐渐能看到模糊的轮廓。

见吕青野正从身下扯一件黑色的东西,也分不出是棉衣还是棉裤。雪洞不高又狭窄,他二人并肩躺着都有些挤,他怕碰着她,更难把东西扯出来。索性慢慢转身,弯腰跪着,手脚一起忙活,终于把身下的棉衣抽了出来。将带着他体温的一面轻轻盖在她身上,又细心地摸索着边缘,掖到梅兮颜身下。

一下暖和起来,梅兮颜嘴角一翘,不自禁地露出一抹微笑。结果干裂的嘴唇被扯得裂开了一道道小口,倒还有些小小的痛感。

“我的水囊还在吗?”梅兮颜轻轻舔了舔裂开的嘴唇,问道。

“在,我扶你起来吧。”吕青野道。

梅兮颜“嗯”了一声,脸上渐渐热起来。

吕青野看不到她异样的神色,将梅兮颜缓缓扶起来靠在自己身前,重新为她裹好棉衣。从身旁拿出水囊,右手的拇指、中指和无名指轻撑住她的下颌,食指从下颌轻滑上去,停在下唇边,确定她口鼻的位置。

梅兮颜只觉得下巴很痒,心头也莫名地痒起来,立刻强迫自己分散注意力。下巴上的手指并不细腻,却也不是平常练武或劳作造成的粗糙。仔细感知后才明白过来,这些都是割伤,深深浅浅,大伤口的外皮翘着,小伤口则只是裂开,所以形成了异样的粗粝。回想跌下去的那段山壁,他是背着她硬爬上来的吗,所以手掌才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好在吕青野右手不再有动作,只是托住她的头而已,左手将水囊口贴在她唇边,轻声提醒道:“水很凉,稍微沾沾嘴唇就好。”

水一沾唇,如同堕入冰窖一般,饶是靠着吕青野背后也是暖暖的,梅兮颜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吕青野也是没辙,只能不停地提醒“慢一点”,一直细心体贴地用手指在她唇边感知水囊口出水量的大小。梅兮颜很克制,只喝了几小口便不再喝。

靠在吕青野怀里似乎更暖和一些,雪洞昏暗,梅兮颜虽然红透了脸,却不再忸怩,贪婪地汲取吕青野的温暖。冰水入口,一路滑到腹中,感觉森森的冷气穿透了骨髓似的,浑身上下到处冒着凉风,又打了一个寒颤。

吕青野一直怀着愧疚,纠结之后不再避讳,直接伸出手臂将她圈进怀里,双手包裹住她冰凉的双手,以期给她温暖。

梅兮颜刚要挣扎反抗,便用力控制住自己的动作,做鬼骑久了,身处陌生环境,只要清醒就时刻保持戒备的习惯也就去不掉了。自己方才没有拒绝倚靠在吕青野胸前,这时若是真挣脱开去,就是矫情做作了。

“这里不是我们那个雪洞。”为免尴尬,刚恢复些力气,梅兮颜便发问道。

“我们已经在山上了,我重新挖了一个。你失血严重,体温低,比起山洞,雪洞更保暖一些。”

“我睡了多久?”

吕青野歪着头看了看头顶的光亮,说道:“天亮了有些时候了,总要四五个时辰了。”

“我们得出去。这样的天气,没有食物和火源,会被困死在这里。”

“我把你杀死的那几个人的棉衣、物品都带了过来,有些干粮。等到今晚……”

“嘘——”梅兮颜轻轻发出一声。

外面有人声!

“……山谷下还有一对脚印是走到了这一侧,他们都受了伤,走不远,留心搜。”一个嘶哑阴沉的嗓音在发出命令。

“马蹄印朝着姜国那面的山脚去了,除了马蹄印,还有一个人的脚印。”

“出山了?路线如何?”嘶哑的嗓音问道。

“看起来很熟悉这山中的道路。”

“你们继续搜,其他人跟我走。”嘶哑的嗓音说完,除了匆匆离去的脚步声,再无声音。

梅兮颜听到轻微的脚步声从旁边掠过,这不是脚步声离得远,而是走路的人身手极高,落地声本就轻。

梅兮颜略微转头,看到吕青野正歪着脑袋,也在细听外面的动静,不由得有气。正要开口询问,吕青野却似已料到她的疑问,轻声说道:“灯下黑,越是藏在显眼处,越不会被发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