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闺蜜   网游开局掠夺神级天赋 兽夫 兽世 小茵
老董 借精生子 晚春 女儿 马连成香兰 背后的秘密 
首页 > 资讯

天戈第14章 南铁壁山(上)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15 03:04:31

丁开本来想劝梅兮颜留下的,但红色信号是最情况紧急的一种,有性命之危。目前仍然鬼骑仅有四人,他也真的敢托大以三人之力去营救柳朔雁。特别是柳朔雁押送的是吕青野,这个人若死在枢国境内,那是十足的祸事。从东门奔回去二十里,路边倒着一架马车、十几个枢国士兵和从东门奔出去二十里,路边倒着一架马车、十几个枢国士兵和马匹的尸体。雪地上马蹄印凌乱,伴着斑斑血迹,一路向前。。

>>>《天戈》章节目录<<<

《天戈第14章 南铁壁山(上)在线阅读》精选

丁开原本想劝梅兮颜留下,但红色信号是最紧急的一种,有性命之危。目前鬼骑只有四人,他也实在不敢托大以三人之力去救援柳朔雁。尤其是柳朔雁护送的是吕青野,这个人若死在枢国境内,那是十足的祸事。

从东门奔出去二十里,路边倒着一架马车、十几个枢国士兵和马匹的尸体。雪地上马蹄印凌乱,伴着斑斑血迹,一路向前。

再追出十里地,不时能看到已经死去的枢国士兵和马匹,却没有发现一具敌人的尸体。到了一处岔路口,尸体多了起来,可见此处经过一场更激烈的战斗。

梅兮颜算了算,已经看到了六十三具尸体,而她只分拨给柳朔雁五十名熟悉当地环境的精兵。假若五十名精兵全部战死,这多出的十三具尸体便是敌人安插的帮手么?己方五十精兵外加柳朔雁,吕青野和那两个功夫不低的侍卫,竟只换了对方十三人,这些人什么来路,身手竟如此了得。

抬头勘察四周,血迹从路上拐到了旁边通往南铁壁山的岔道。

“顾晓留下查看死者伤口,看看那些死人到底是哪里钻出来的小兽。”梅兮颜留下一句话,人却已飞身上马朝岔道奔去。

三骑沿着马蹄印和血迹继续追踪,时不时看到有受惊的马迎面跑过来。一直追到南铁壁山山脚,看到了柳朔雁的坐骑正站在一边不安地走动,并听到山中回响着人的呼喝声、马的嘶鸣声和兵器互斫的声响。

循着声音奔进山里,受伤的马匹正躺在山道上呻吟。三人目力极佳,远远便看到一群枢国服饰的士兵正在围攻四个人,是柳朔雁、吕青野和他的两个侍卫。柳朔雁白色铠甲上血迹斑斑,不知道是她的血还是敌人的。

路旁躺倒了两个,一个是左寒山,另一个却是伺候吕青野的婢子、从北定城逃出来的营妓梁姬。梅兮颜试了试他们的呼吸,都还活着。

山路太窄,原本就因封冻没有人迹,又刚下过一场大雪,雪深有一尺厚。马蹄一旦踩不稳,极容易滚下山去,三人迅速下马。

北山越随身带着弓箭,当即引弓搭箭,射倒了一个正准备攻击吕青野的士兵。

吕青野立刻扑上去补一刀,却被对方滚了一滚避过,反而一刀横扫他双膝。吕青野跳起避过,对方已经翻身跃起,继续和他厮杀。

柳朔雁也知道是增援赶到,提醒道:“对手难缠,务必一招致命。”

话音未落,梅兮颜已经掠到柳朔雁身边,左手马刀猛地劈下,欲把袭击她的一个士兵砍倒。不料那士兵竟突然转身举刀架住了她的刀锋,兵刃相交,那士兵吃了重击,屈膝跪倒,却没有完全倒下。

柳朔雁瞅准机会,一转刀柄,反手将刀捅进对方后背心,用力一拧手腕,搅切他的心脏,立时结果了对手。自己也一个踉跄,后退一步,正绊在那个假士兵的尸体上,仰面跌倒。

幸好梅兮颜伸手将她扶住,轻声说道:“去路旁歇一歇,替我掠阵。”

“不行……他们有意逼我们进山,一定还有后着。”柳朔雁摇头。

“那就在这里结果他们。”梅兮颜拍拍柳朔雁肩膀,“别急,有我们挡着,你先恢复一下力气。”

刚才在远处已经看得清楚,对方有十七人,这会儿又杀了一个,还有十六人。但吕青野、吕湛和吕澈也已经耗尽了力气,呼吸相当急促。

丁开和北山越已经替他们挡下了攻击,以丁开和北山越的功夫,一时半刻竟也杀不死对方。

“伤得重么?”梅兮颜靠近吕青野,看着他盔甲上的裂口和血迹,问道。

“轻伤,不碍事。”吕青野早已气息不稳,却拼命喘匀一口气,强装淡定。

“和你的侍卫先去歇歇,保存一下体力。”梅兮颜右手抽出长剑,右手肘轻轻推开吕青野,避过一个假士兵的袭击,一剑劈断了对方的右臂。

对方只发出一声闷哼,挥动左拳一拳就击在梅兮颜右肩窝处,竟被他打了一个趔趄。

那人一击得手,立刻抽出腰间的匕首,如影随形般欺到梅兮颜面前,抬手便割她脖颈。

这些人已经知道柳朔雁的铠甲是金属制成的,刀剑无法刺穿,所以致命处只能选择裸露的脖颈部分。

梅兮颜抬手用刀刃格开匕首,只听“噗”一声,吕青野的长剑已经从对方后背贯穿到前胸。

瞥了一眼吕青野,虽然看上去十分疲累,却不肯示弱,仍旧强撑着身体,继续战斗,明明看上去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儒雅文人,这会儿杀起人来,却也毫不含糊。

梅兮颜不知道,吕青野看着他们反击,招式相当灵活多变,诡谲难测,竟也从他们那里学到一些关窍。

梅兮颜暗忖他们何时与这些假士兵交的手,柳朔雁自不必说,能把这些人消耗到这步田地,自是她发挥了巨大的力量。但吕青野支撑到现在仍能继续反击,倒也佩服他的毅力,便跟在他身边,一边掩护,一边攻击。

那些假士兵的目的非常明确,集中攻击吕青野,如此一来,梅兮颜也跟着受到围攻。

梅兮颜他们三人下午连番厮杀了几个时辰,尚未真正歇息,带着伤便又赶来救援吕青野。时间一长,疲态终究显露出来。只是仗着身上铠甲坚硬,对手无法伤害到他们要害,才慢慢扭转劣势。

眼前只剩下六个敌人,而他们也已经被逼退到山中一块开阔的平地上。

柳朔雁和吕湛、吕澈一组,因为奋力保护吕青野,体力消耗巨大,已无力还击,只能背靠石壁调息。丁开和北山越在他们外围保护他们,同时攻击敌人。

梅兮颜和吕青野背靠背,呼呼地喘着粗气,紧紧盯住眼前的四个敌人。

山上的枯树枝传来轻微的声响,风里带着一丝丝腥臊的气味,似乎有什么东西踏着厚雪正在向他们靠近,利爪踩在松软的雪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没有人动,靠在石壁上的柳朔雁、吕湛和吕澈首先看到了梅兮颜和吕青野的身后出现了一双双惨绿色的亮点——狼——看数量大概有三十头。

狡猾的狼群在所有人前面形成了半个包围圈,有几头正跳上石岩,想包抄他们的后路。头狼是一头高大雄健的灰狼,站在狼群最前,堂而皇之地环视所有人,等待着他们血拼后两败俱伤,好尽收渔翁之利。

丁开舔了舔嘴唇,把下唇上裂开的一小块干皮咬下来,“呸”地一声吐了出去,咒骂一声:“如果不是大战了一天,就你们这些猴崽子和那些狼崽子,早就被老子一个人砍杀干净了。”

被称作猴崽子的六个假士兵仿若聋子一般,丝毫没理会丁开挑衅的大话,除了寒风吹起的头发丝,六人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的敌人,毫不松懈。

“现在砍杀也不晚,老大,你说呢?”北山越呼出一口气,故意嬉笑道。

梅兮颜吹了一声俏皮的口哨,手上刀剑齐齐一震,回应道:“不晚,刚刚好一道收拾了。”

随着她的动作,狼群突然发出一阵低低的咆哮声,不经意般朝后缩了缩。

吕青野双臂双腿如灌铅,强撑着一口气站着,打了这么半天也不见鬼骑说什么废话,突然听到这三人好整以暇地聊天,似乎还有更厉害的招式没有使用。不知道是虚张声势,还是果有其事。

略微转头瞥了一眼狼群,这些畜生看起来有些焦躁……

不止他在意狼群的举动,对面的六个敌人的脸色也微微一变。

后背相贴,吕青野感觉到梅兮颜深吸一口气,微微躬身蓄力,后背绷得如同弓弦一般。

气氛突然像落霜一般,凝成各人心中独有的一种诡异,惊得众人几乎忘记了呼吸。

寒夜山中,整个平台上,只剩狼群抑制不住的惊怯低吠声,在寂静的夜里传出去很远,很远……

又一声口哨,短促得像是幻听,吕青野毫无防备地被梅兮颜的手肘用力顶开,而梅兮颜已像箭一样弹了出去。

同时弹出去的,还有丁开和北山越,这口哨赫然是他们发动攻击的暗号!

吕青野踉跄着扑出去好几步,收势不住跌坐在雪地上,目不交睫地看着眼前的景象,竟完全无法相信——

梅兮颜、丁开和北山越变成了三条白色的影子,将六个敌人缠来缠去,一个呼吸间,敌人已经倒地不起。

同时间狼群大乱!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