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奥特曼里的召唤师  娇妻似火 愿你待我如初 闺蜜  
网游开局掠夺神级天赋 兽夫 兽世 小茵 老董 借精生子 晚春
首页 > 资讯

天戈第10章 诱敌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15 03:04:29

吕青野腰板的腰身在梁姬离开了后缓缓地松驰下去……世子和质子,这两个身份对他来说犹如双刃剑,是不可以中剥离的同一体。他明白这身份随之而来着各种杀机,但却没考虑过这杀机得多如此浓郁又绸密,牵一再发动全身。而如今能能化解危机的办法是尽早赶回越国,让屠一骨没机会兴风如今能化解危机的办法就是尽快返回越国,让屠一骨没机会兴风作浪。。

>>>《天戈》章节目录<<<

《天戈第10章 诱敌在线阅读》精选

吕青野挺直的腰身在梁姬离开后缓缓松弛下来……

世子和质子,这两个身份对他来说如同双刃剑,是不可剥离的同一体。他知道这身份伴随着各种杀机,但却没想过这杀机来得如此浓烈又稠密,牵一发动全身。

如今能化解危机的办法就是尽快返回越国,让屠一骨没机会兴风作浪。

原本想过要结交梅兮颜,却又对她不择手段和狠辣的作风有些忌惮,怕有把柄落在她手中对自己是个威胁。但现在,却是逼得他不得不铤而走险,试着卖她一个人情,也许会给自己换来一份巨大的生机。

就在吕青野思来想去辗转难眠之时,铁壁城中军大帐内灯火通明,晚间又有新消息传来,梅兮颜正站在沙盘前和各个将领重新商讨具体的诱攻和防守事宜。

一更时哨探来报,北定城门大开,攻城器械被推了出来,正向一线河进发。除了护卫军,没有大军随行,似乎有围城之势。

三更时分,门外卫兵通报,吕青野送来一封信,梅兮颜看后慎重地收好了信件。下午的示好这么快便收到了回报,不管吕青野是想自保还是想结交,这份东西对他二人来说,都相当重要。

五更时,申云带着一半鬼骑为罗沛的两千军送行。因为是诱攻,所以特意在城门前弄出一些动静来。

申云再次嘱咐罗沛,见机行事,千万不可恋战。罗沛郑重地行礼领命,振臂一呼,大喊:“为国主报仇!”一马当先地奔了出去,剩余人马立刻群情激奋地响应,朝着一线河对岸的北定城杀去。

然而喊声虽大,速度却并不快。罗沛坚信中途就会与越国人交战,所以有意保存体力。

果然不出梅兮颜所料,屠一骨安排在一线河边的前哨兵一早就听到铁壁城里异常响动,早已快马加鞭地奔回北定城通报消息。

越国士兵原本就枕戈待旦,屠一骨接到消息,振奋得拍案而起。

折损了魏及鲁令他扼腕不已,但他相信遭遇了伏击的枢国国主伤势一定不轻,只为了防止枢国军心涣散,才谎称轻伤。

枢国人龟缩在铁壁城里不敢出击,只在城门口鞭笞魏及鲁等人的尸首泄愤。等到这半夜里,枢国国主熬不住一命呜呼了,过于悲痛和绝望的枢国人失去了理智,终于主动出击报仇来了。

走出大帐,乌沉沉的夜空,西北风刮得正烈,吹面如刀割,耳边军旗猎猎作响,天时、地利、人和,似乎都在预示着他这一战即将成功。压了他近二十年的大山,就快被他掀翻了。

若下一步计划进行得当,最慢一年内,枢国这个巨大的宝藏,将被越国占得一半。这块硬骨头,终归是他才啃得动。

“大将军,何时出发?”身边的传令官见屠一骨仰望天穹,不知他在谋算着什么,轻轻问道。

“传令大军,即刻出发。到一线河与前军汇合,全歼来敌。”屠一骨收回视线和思绪,下令。

“咚咚”的战鼓擂响,顺着风向传出很远。

罗沛听到了战鼓声,也看到了一线河对岸的攻城器械,挡在他们面前的是越国五千军。

一方损失了一员将军和一百精兵,连吕国质子都被掳了去;另一方遭受暗算,“国主重伤”。两方都憋着一口气,完全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打法,几乎瞬间,几千人就混战在一起。

枢国士兵盔甲之外罩着白色布料,看起来像是披麻戴孝。越国士兵越发觉得枢国国主有死无生,不由得暗自幸灾乐祸。

虽然只是诱敌,但敌众我寡,加之对方杀意正盛,还是折损了一些士兵。罗沛勒转马头,大叫:“撤!快撤!”

这回真是拼老命地逃跑,打不过越国人,总要消耗掉他们的体力。越国士兵在后面穷追不舍,一直追到铁壁城西门下。箭楼里一阵乱箭掩护,罗沛他们奔回城里去了。

天色青蓝,看起来有些压抑,却是黎明的前兆。

铁壁城城墙上火把通明,却一个人影也无,连箭楼里的人似乎也消失了,在仍暗淡的夜色笼罩下,十分诡异。

面对这群缩头乌龟,越国士兵可恨自己没有翅膀飞上城头,气得在城下不停叫骂。

等到越国弓箭手赶来,对着铁壁城头一阵火矢射过去,如同一群巨大的发着橘色光芒的蝗虫过境。城上的士兵仍旧缩在雉堞下,任由他们在下边做无谓的攻击泄愤。

待到箭矢一停,躲藏起来的士兵纷纷奔出去扑灭火焰,能用的箭矢都捡回来分发给箭楼里的士兵,只等大战开始之后还击。

天色大亮时,冲车、投石机等均已推至城下,四万越国大军围住城池,佯攻南北门,主攻西门,只留下一个东门。所谓围城必阙,以免他们困兽犹斗。

屠一骨骑着战马走在中军中央,看着安静地矗立在清晨中的铁壁城,一如十九年前那般坚固、肃穆、森严。

那时自己才二十出头,刚建立军功,本以为铁壁城必是囊中之物,却没想到受到顽强的抵抗。就在后续援军到达后本已在望的胜利,竟以难以预料的事态发展而翻转,最终在铁壁城折戟大败。

如今城中守将已非当年人物,近二十年的和平,已经磨秃了他们的锐气,因为惧怕而凿开一线河那胆小畏惧的模样还清晰留在他的记忆里。

昔日如同巨兽一般的铁壁城,如今看来,更像是趴在铁壁山脚下的一只巨大的乌龟,缩着头尾和四肢,防备着他的敌人。看起来依旧坚固,却已不复当年之勇。偶尔探出头来看看,便又马上缩了回去,十分滑稽可笑。

“申岳亭,你儿子也只有龟缩在壳里才觉得安全,当真是虎父犬子,可悲可叹。”想起申云派了上千人去凿开一线河后闭城不出,屠一骨不屑地扯了扯嘴角,心里忍不住讥讽。

吩咐旗号兵打出旗语,越国将士们迅速摆开阵仗,准备攻城。

盾牌兵在前布阵,将弓箭手和冲车掩在其中,再后面是脚下堆着麻袋、云梯的士兵。

鼓声响起,震颤着激奋的人心和冰冻的大地。凝重的气氛随着“咚咚”的巨响,被寒风撕扯着,如同承受不住重量的薄冰,裂出一道道崩溃的缝隙。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杀”,亦或者所有越国士兵内心都在呐喊着“杀”字,阵型启动,冲车先行被推进,向着铁壁城的城门冲了过去。

同一时间,铁壁城箭楼内飞出无数箭矢,射向冲车旁的士兵们。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