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娇妻似火 愿你待我如初 闺蜜   网游开局掠夺神级天赋
兽夫 兽世 小茵 老董 借精生子 晚春 女儿
首页 > 资讯

天戈第7章 刺激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15 03:04:28

“好!我肯定要当将军!”少年大声地应着,跑远了。吕青野望着梅兮颜始终盯着少年小小的身影消失了在街角,眼神深遂,地说:“你还没问那个少年的名字。”实际上他更想问的是:你的名字也不是叫罗夕么,怎么成了梅兮颜?是为了不曝露自己的身份和伤的谎言么。“倘若吕青野看着梅兮颜一直盯着少年小小的身影消失在街角,眼神深邃,说道:“你还没问那个少年的名字。”。

>>>《天戈》章节目录<<<

《天戈第7章 刺激在线阅读》精选

“好!我一定要当将军!”少年大声应着,跑远了。

吕青野看着梅兮颜一直盯着少年小小的身影消失在街角,眼神深邃,说道:“你还没问那个少年的名字。”

其实他更想问的是:你的名字不是叫罗夕么,怎么成了梅兮颜?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和受伤的谎言么。

“若是日后再相见,总有询问的机会。”梅兮颜淡淡地回答。她有信心能守住铁壁城,而能否再见到那个少年,对她来说,却是茫然。

吕青野没再开口,少年的表现已代表了铁壁城的决心。

梅兮颜带着吕青野默默地沿着外城的大路向着城关方向走去。这一片外城相当的大,以至于看着外城墙有些遥远。

士兵们分成一个又一个方阵,分别练习近身搏斗、箭弩、长戟长刀、盾甲防御等。北风吹着各处方阵的旗帜猎猎作响,越发显得萧瑟、凄厉。

突然从长戟阵中传来整齐如一的怒吼声,一个要把所有胸中怒气都释放殆尽的“杀”字长吼,仿佛千仇万恨都已寄托在其中。

“你带我来这里看操练,不怕我回到越国泄露你们的军事秘密?”吕青野收敛心神,问道。

梅兮颜嘴角翘起一个玩味的笑意,反问道:“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回到越国吗?”

“你想杀我?”

梅兮颜转头看了看吕青野,似笑非笑,不置可否,继续反问:“你怕?”

吕青野也是一脸玩味地摇了摇头,“我不怕,只恐国主要怕。”

“我怕什么?”梅兮颜挑了挑眉,带着桀骜的自信。

吕青野忽然发现,在日光下,左眼角的伤疤竟淡了许多,露出来了眉眼,英气中平添了一丝丝俏丽。

“我虽是质子,却还是吕国世子。如果在枢国被杀,我父王又怎会善罢甘休?吕国与枢国比邻,若是我父王也出兵的话,国主即使再英勇无敌,也难敌吕、越两国大军压境吧。”

“只有这个理由?”

“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梅兮颜不喜欢他这种“阶下囚”的淡然态度,偏偏要刺激他一下,说道:“世子可知你长兄吕青莽这些年战功卓著,已经灭了南方好几个小部落,深得你父王的信任与宠爱,敕封龙威大将军,大部分廷臣对他赞不绝口,十分推崇。他治下的军队被称为莽军,已然是他个人的军队。”

吕青野虽被困在越国,出入都有左寒山跟着,自己无法结交想亲近之人,但到底还有些办法了解外面的情况。知道大哥颇有些战功,是父亲的倚重之人,也非常清楚他是对自己世子地位威胁最大之人。

心里虽有隐忧,表面却仍旧镇定自若。“我大哥向来精明能干,是我父王的左膀右臂。”

“他既然如此能干,还要你这个对吕国已然生疏的世子作什么,不觉得自己多余么?”

“枢国主是说你想与我大哥谈条件,杀了我,让我大哥出兵助你,是么?”吕青野眼神有些冷冽,继续说道:“然而时间上来不及了。枢国主即便此刻能生出双翼飞到吕国去,我大哥也同意与你合作,仍旧挡不住屠一骨近在眼前的杀意。”

“世子终于怕了?”梅兮颜目视前方,表情平淡,语气却有一丝揶揄。

“作质子的时候便有了这种心理准备,并不怕。换了吕、越两国十一年和平,至少对两国百姓来说,是幸事。”吕青野说的是事实,他早已有了当两国撕毁和议第一个就要被牺牲的觉悟。但他并没说自己会乖乖引颈就戮,做个毫无反抗能力的牺牲品。

“世子说着了。如果时间上赶得及,这一步我一定会走。世子既然也做好了牺牲自己成全两国百姓的准备,即便我如此做了,愧疚心也少了许多。可惜现如今来不及,所以只能和屠一骨硬拼一场。”从带他出来到现在,吕青野的表现一直淡然自若,想来是真的想得通达透彻,于是梅兮颜坦荡荡地说道。

吕青野略微偏了偏头,昨晚他也试想过如若自己是枢国国主,是否要走这一步,最后却否定了。即便时机恰当,但战端一开,极有可能最后变成五国混战,重新划分强弱国地位,届时当真是血流遍地、生灵涂炭。

他还记得小时候吕国和其他国家经常开战,尤其十四岁那年吕国与越国的一场大战,打了半年,为了供应粮草军需,国库耗尽,连宫里的衣食供给都打了折扣。一日只有两餐,早餐米饭、晚餐白粥,菜色只两品素菜而已。

当时他还不了解他与普通百姓的差别,直到战争终于结束,作为质子被送往越国之后,他才看到了民间百姓的生活,怨声载道、苦不堪言。

他否定的想法却被梅兮颜轻易说了出来,原本想结交的打算便有些犹豫。突然脑海里又闪过昨晚那一幕,梅兮颜的左眼如狼眼一样掠过凶光,这女子,也许真是个狼一样的人。

梅兮颜却没有想到这段话竟给吕青野带来了一些冲击,明显感觉出他步履有些凝滞。她本意不过是想刺激和试探他的承受能力,倒不想与他为难,实际上她更想摸摸他的脾性,判断是否可以与他结交,继而慢慢缓冲枢国与吕国的关系。

于是停下步伐,略安慰道:“世子还在担心?且放宽心,至少在这里,我可以保证,我枢国上上下下对世子只会保护有加,却不会妄加伤害。”

“为什么?”吕青野问道。

“世子刚才不是已然说了么,我枢国还不想与吕国为敌。”

“杀了我再把尸体送回越国去,谁也说不清我到底死在谁手里,但却实实在在死在越国,我父王要为我报仇也会先找上越国吧。”吕青野悠悠地说着。

“世子倒是给我出了个好主意。等吕国和越国打得两败俱伤,我再渔翁得利,简直一出完美大戏。”

看着梅兮颜夸张地眉飞色舞的模样,吕青野竟忽地猜出了那婢子知道的秘密是什么。“我果然很重要。”眼神有一瞬黯然,他苦笑着嘟囔。

梅兮颜看穿了他的心思,若非他是城府极深之人,只怕这一次出现在战场并非他个人所愿。既已试出答案,便不再多话,加快步伐,很快便到了外城大门处。

这就是西门,城门巨大而坚实,被称为铁壁关。

城门并没有紧闭,两人出城门进入瓮城,看到瓮城门留了一条够两人通行的缝隙,辱骂声透过缝隙传进耳朵,还伴随着一下一下的鞭挞声。

“龟儿子的越国人,看你们还怎么偷袭国主!”

“偷袭女子,无耻之极!”

“缩头乌龟,不敢迎战,只找女子下手的王八蛋!”

“打死你们这群越国龟儿子!”

……

梅兮颜显然对士兵们的行为很是满意,一一与对她行礼的士兵打招呼,申云在城头见她来到,立刻下来相迎。

“怎么样?”梅兮颜问道。

“骂了一上午,打了一上午,士兵们都没什么新词了。”

“对面有什么动静么?”

“昨天盯着一线河上接应的那一百名越国士兵的哨探们回复说,他们撤回去了。”申云还想说什么,眼睛轻轻转向吕青野,便不再说话。

“接应了一天一夜都接不到人,他们心里也有数。”梅兮颜一边说一边拾阶而上,登上城墙。

“国主觉得他们真的会很快攻过来吗?”

“一线河冻结实了吧?”梅兮颜不答反问。

“从接到国主密信后便只是佯装点火熔河,早就冻结实了。”

“好,一会儿看回报的消息如何吧。”梅兮颜手搭凉棚,望向西北方的北定城方向。

这是她第一次来到朔北,领略第一雄关外的朔北第一大河的壮阔。一线河如同一条银色的缎带,延伸向远处,看不到尽头。

铁壁城坐落在铁壁山山脉的一个缺口处,南北向面对着铁壁山,西邻一线河。设四个城门,昨夜他们进城的便是东门。东门出去是通往枢国的要道,站在西门城头上看过去,不论看多少遍,依旧能感觉到城池的雄伟坚固,气势磅礴。

吕青野见她远眺得入神,探身朝城墙下看去,才赫然发现那些士兵叫骂鞭笞的竟然是昨夜那些被屠杀的越国士兵。

尸体被悬挂在城墙外,有些还残缺着,而残肢就堆在对应尸体的脚下雪地里。魏及鲁的最为瞩目,悬在城门上方。

一百零一人,就这么一个一个挂着,触目惊心。

“你不是说要厚葬了魏将军?他们已经被你们扑杀殆尽,何必做得如此过分!”吕青野看着魏及鲁青灰色的脸,责问道。他虽然不喜欢屠一骨对他的态度,但也没有把越国人当他的敌人。如此侮辱战死者的尸体,他无法接受。

梅兮颜转头,冷冷地瞥了吕青野一眼,戏谑道:“世子好记性,是否记得前面还有四个字,‘此间事了’,我会厚葬了他。”

“强词夺理!”

“世子可见过在战场上讲仁慈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