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说村野香情 暴露 125 奥特曼里的召唤师  娇妻似火 愿你待我如初
闺蜜   网游开局掠夺神级天赋 兽夫 兽世 小茵
首页 > 资讯

天戈第2章 伏击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15 03:04:26

天色渐暗,大雪却仍然也没停下去的迹象。上午风大了出,卷过雪片更为肆意野性,天与地都白茫茫一片。吕青野宁静地趴在雪窝里,任由大雪全部覆盖住整个身体。抬起头看了看左右,一片灰白色,什么也看不出,没办法听见耳边呼呼的风声。只看这两百人隐入于风雪中的气吕青野安静地趴在雪窝里,任凭大雪覆盖住整个身体。抬头看了看左右,一片灰白色,什么也看不出来,只能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

>>>《天戈》章节目录<<<

《天戈第2章 伏击在线阅读》精选

天色渐暗,大雪却仍旧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下午风大了起来,卷起雪片更加恣意狂野,天与地都白茫茫一片。

吕青野安静地趴在雪窝里,任凭大雪覆盖住整个身体。抬头看了看左右,一片灰白色,什么也看不出来,只能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

只看这一百人隐没于风雪中的气息和身形,吕青野心中清楚,这是屠一骨精挑细选出来的上等精兵,在战场上足以以一当十。

骠骑将军魏及鲁是屠一骨的心腹副将,先锋武将,与将军隰泽一起,被屠一骨视为左膀右臂。年轻的时候就已跟在屠一骨身边,现在两人早已成为能独立带兵征战的人物,可一旦屠一骨出征,他们还是会跟随在左右,一如当年一样。

魏及鲁极其骁勇,战场上一人一马一把厚背刀,冲入敌阵,甚少能有人能拦住他的冲杀。但就这样的人物,右眼却是瞎的,一直带着一只黑色的眼罩。那一道让他致盲的陈旧伤疤从右侧太阳穴上方划过右眼、鼻子,斜着延伸到左耳下方,可以想见当时受伤时鼻子一定被划开了,该有多瘆人。而能伤他的人,又该是何等的身手。

年轻的越国士兵都以他的伤疤为荣耀,只有他不喜欢提这道伤疤,吕澈多方打听,知情的老人都三缄其口,只好作罢。

派这样的人物来打伏击,屠一骨对罗敷女算是相当重视。

这片伏击之地叫做双壁谷,魏及鲁选了山谷中靠近铁壁城出口的一端,把战士分成三部分,分守山谷的三段。只待枢国国主的马车一到中段,堵住两头的退路,在中间截杀之。

吕青野为枢国国主暗自捏了一把汗,换位思考,如果他是枢国国主,一个女子,原本就没有军队护卫,又只带少许人,想要安全到达铁壁城,一定要尽量缩小目标,悄悄入城。

然而听吕湛所说,她明显只有一腔孤勇,却毫无经验、谋略。虽然有老天突降风雪帮忙,却仍难逃屠一骨的算计。

即便侥幸躲过魏及鲁的伏击,后续没有援兵,只有国主亲自督军参战,面对多余自己三倍有余的越国大军,死守将会很惨烈。罗敷女原本根基就不稳,又跑出都城,行事如此鲁莽,果然只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公主,一切只凭想当然尔。

早就听闻枢国因与其他国家接壤的国界线特别多,为了保卫自己的国家,全民尚武,民风彪悍。闲时务农的务农、做工的做工、经商的经商;战时,别说农民和工人,便是商贩,也能拿起武器上战场。

枢国左右相任她如此胡为,只怕也做好了她被俘或被杀的打算。而且,国主被杀,激起全国愤慨,举国皆哀兵,越国便再多几个屠一骨,只怕也无法与之抗衡。这样一想,倒也不失为另一种御敌策略。

原本这位国主便是继位不久、身份又不正,十分不得臣心,有如此巨大的价值如何不用,事后左右相给她一个美名谥号也就罢了,另立可心的新主即可。

安静地埋伏了一个多时辰,吕青野脑子里便反复想着这些事情。把自己裹在毛皮斗篷里,加之内心里涌起的看好戏的兴奋和好奇,并未觉得冷得难以忍受。

右手边的人拱了拱,吕澈小心地活动活动身子,伸出左手手指头在面前的雪上写出一个一个文字,每写完几个就拂掉再写几个,吕青野连起来一看:“将夜,屠到底为何?”

吕青野笑了笑:也缓缓伸手写了两个字:“偷袭。”然后把字拂掉了。

吕澈又写:“谁?”

吕青野刚写了一个“罗”字,左手边的吕湛就用手肘轻轻碰了碰他。

吕青野稍微转了转头,看到吕湛把头贴到雪地上,很明显是在示意他地面有声音传来。

吕澈似乎也感觉到异样,稍微转头环视埋伏圈,埋伏的人趴卧在雪里,完全看不出痕迹,但几乎一瞬间,周遭的气氛就凝重到极点。

吕青野、吕湛和吕澈只是被带过来“看热闹”,不参与任何战斗,所以被安排在边缘观战,身边只有一个越国侍卫,左寒山。

左寒山,派到吕青野身边时十三岁,名义上是越国国主尹沐江钦点给吕青野的护从侍卫,实际上所有人都清楚,他的任务是监视他们三人,不让他们在越国做任何秘密勾当。结果这人是个死心眼儿,真把自己当监工,除了吕青野睡觉、洗澡、上茅房,他便一直紧紧跟着,狗皮膏药一样,明晃晃地告诉别人他是监工。

尹沐江似乎对他坦荡的表现很满意,从没生过将他换掉的心思。一晃眼,竟也跟了他们十一年了。

吕青野侧头把耳朵贴向地面,“嘚嘚”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后面隐隐传来“辚辚”的车轮声,两者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想来,应该就是迟来的枢国国主罗敷女了。

很快,吕青野见到眼前掠过一片白色,还没看清有多少人马,就在大雪的覆盖之下风驰电掣一般卷了过去,只留下一串马蹄声还在回响。

这些应该是护卫国主的前哨探路兵。魏及鲁没有发出号令,显然是不想惊动后面的车驾,他们的目标只有枢国国主一人。

前面的马蹄声已经完全消失,二十几个骑兵分成前后两队簇拥着一乘豪华马车,终于好整以暇地出现在视野中。

吕青野双手微微握拳,虽然没有和枢国打过交道,但他内心里不希望魏及鲁偷袭成功。如果枢国国主被掳被杀,或者战败求和,其结果或者割地或者向枢国进贡,又或者枢国愿意成为同盟国,那么五大国的互相牵制平衡将被打破,以越国的好战性,以后只怕没安稳日子过了。

魏及鲁打了一声唿哨,埋伏在道路两旁的战士突然站起身来,箭弩齐发,射向马车和护卫。

霎时间,人马就被射倒在地,没有重伤的马匹或驮着骑兵、或甩下骑兵,嘶鸣着奔逃。

马车车身上也扎了几十根箭矢,拉车的四匹马是首要被击杀的目标,都已倒毙在地。马车倾倒在路旁,奇怪的是,车里安静如斯,竟没有任何人爬出来或者冲出来。

不久,山谷出口处传来隐隐的厮杀声,似乎是被惊吓逃窜的几个骑兵与魏及鲁的伏兵遭遇、交手了。战斗很快结束,又安静下来。

几个骑兵竟然毫不抵抗就驱马奔逃,而先前被放过的那些前哨兵也没有折返回来救援,魏及鲁直觉有异,发出口哨示意身边的人停止射击,拔刀在手,小心谨慎地走到倒下的人马旁。

几匹重伤未死的马躺在雪地上蹬着腿,嘴里喷出血沫和热气,身下的白雪已被染成血红。

倒下的人的姿势都十分扭曲、怪异,及到近处才发现,竟然都不是真人,而是木偶。

魏及鲁心头一跳,转身接近了马车,伸出刀尖挑开了车门。

马车里歪倒着一个木偶,旁边堆着几块石头,再无他物。想来是为了维持马车重量,伪装成有人坐在车里的假象,避免过于颠簸用的。

魏及鲁惊觉上当,狠狠地咬了咬牙,一刀把一扇车门砍成两段,恨恨地下车来原地站定,一身怒气如同黑煞神一般,举目打量山谷四周,一句话不说。

他不发号令,其他人便不敢乱动,就这么静静地站了好一会儿后,才吹了集合口哨。

按事先的约定,听到口哨,埋伏在山谷深处的士兵悄悄掩过来和他汇合。

压下怒气的魏及鲁小声对着面前的七十人说道:“兄弟们,我们上当了。之前那些前哨骑兵才是我们的目标,现在只怕已经跑得很远了。这群胆小如鼠的枢国兔崽子们!”

“接下来怎么办?”有人问。

“先去前面和另外三十个兄弟汇合,之后讨论。”魏及鲁显然已经有了决定,但需要全员集合后再说。

大家分作三三两两的小队伍,小心而默默地往山谷出口处走去。

离出口还有一段距离,大风卷着雪花如同撒了漫天的棉花,遮盖得看不清前路,魏及鲁没有看到埋伏在此处的士兵出现,立刻停下脚步。

未及差人去前面探路,十几只羽箭已经穿过风雪,射到面前,身边有人中箭,发出短促而惊恐的叫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