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网游开局掠夺神级天赋 兽夫 兽世 小茵 老董 借精生子 晚春
女儿 马连成香兰 背后的秘密  美女 爱无期限 佳期如梦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章 增援

发布时间:2020-09-15 03:04:22

两国间的战鼓声愈发密集程度,都在催着着自己的士兵们再次进攻或防守抵抗。  在这两种鼓声之外,好像远远超过地又传来第三种鼓声。  冲出瓮城的梅兮颜抬起头望向城头,申云也正上方望向她。申云12-0手势,提醒她敌人有援军,两万人。  “转移到!”梅兮颜对着申在这两种鼓声之外,似乎远远地又传来第三种鼓声。。

>>>《天戈》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增援》精选

  两国的战鼓声越发密集,都在催促着自己的士兵们继续进攻或防守抵抗。

  在这两种鼓声之外,似乎远远地又传来第三种鼓声。

  冲进瓮城的梅兮颜抬头望向城头,申云也正在上方望向她。申云打出手势,提示她敌人有增援,两万人。

  “转移!”梅兮颜对着申云打出手势。

  申云点头,告知她程铁鞍早已转移。

  梅兮颜随后策马跑到丁开旁边,下令:“带着你们的兵回城,把冲车毁了,其他人已经转移,让路战后续跟上。通知雁子,可以出发了,一定保护好吕青野。”

  “我和洛英的人留下,你们撤回去。”丁开说道,脸上带着敌人的血渍。急切之下,已经忘了要尊称国主。

  这一队鬼骑事先分了两组,梅兮颜、北山越一组,丁开、洛英一组。各自带一千人,其中一千人是原定,另一千也是从罗沛的先锋军里分出来的。

  “一会儿有你发泄的机会,服从命令。”梅兮颜不怒自威,甩下话语,立刻回旋马头,又冲出了瓮城。

  分在梅兮颜这一队的北山越见她返杀回去,立刻跟了上去。身后剩余的几百士兵也毫不犹豫地跟上。

  “有增援?很多?”北山越也听到鼓声传令,靠近梅兮颜,问道。

  “是。趁增援未到,眼前这些人,能杀多少是多少。”梅兮颜把刀剑插进固定在马背上的刀鞘内,随手又抽出两把新的。

  风势不知何时已经弱得感觉不出,天色也不知何时变得清明,竟然看到一抹夕阳,红灿灿地在西边天空上,从参差的树木缝隙间遗漏出来的红光,好似一个张开的正在淌血的血盆大口。

  越国除了中军的弓弩手,其他的弓箭早已用罄,全部改为步兵,配合投石机正在攻城。

  瓮城城墙上,主城墙上,各处都在寻找空隙架云梯,被丁开和洛英毁了的冲车歪在主城门边,兀自燃烧着。申云指挥士兵各处防御,无暇他顾。

  一线河上战鼓之声越来越清晰,枢国士兵的神色越来越严肃,而越国士兵的脸上则渐渐染上希望。

  梅兮颜这一队人在城下四处冲杀,又杀伤了越国几千人,自己也就剩下几百人。几次想冲破屠一骨身旁的弓箭手掩护直袭屠一骨,却总功亏一篑,和北山越都带了箭伤。

  屠一骨突然发现,他的记忆出现了偏差。原来,鬼骑也是人,也会疲累,如同眼前的两个一样。只是当年年纪轻,而鬼骑的力量又太过强大,让他不自觉地留下无人可敌的印象。如今想来,自己当时也是被鬼骑震慑住了,且一下子被震慑了十九年。

  转头望向一线河,屠寂军的大旗已经清晰可见,在落日下闪着光,鼓声亦是振奋人心,援军即刻就到。

  枢国人仍旧负隅顽抗,眼见到了穷途末路,便如同那一点残阳,就快沉落。这一战,会赢!

  突然有了自信的屠一骨下马整理一下铠甲,活动活动身体,等屠寂一到,便和他一起攻下这座铜墙铁壁。

  枢国的战鼓声急促起来,主城门再次开启,丁开和洛英率五百人冲出来,强势冲破围堵着梅兮颜队伍的越国士兵,掩护梅兮颜一队人返回铁壁城。

  屠一骨远远地看着那群撤退的枢国士兵,他们的脸上没有绝望和慌张,只有愤怒。区区一万戍城兵,摧毁了他近四万大军。这样不屈的强敌,即便只偏安于枢国,也让他寝食难安。

  万一哪一日这只慵懒的怪兽想走动走动,天下必将大乱。灭了枢国,是他终生的志愿。

  越国在待援军到来,双方有了短暂的休憩。军医为负伤的战士清理伤口、包扎,城内和城墙上出现了很多自发前来的百姓,给将士们送上热乎乎的饭食。

  梅兮颜左臂中了两箭,只折断了箭杆以免碍事。下一场厮杀近在眉睫,没时间清理箭头,她不想失血倒下。

  梅兮颜环视一周,问道:“确定百姓都转移完了吗?”

  “确定。不过有三百青壮和几十位老人不肯离开,送饭的就是他们。”申云回答。转而又补充道:“还有一个孩子,非要留下,说是一位白甲将军和他说的,要留下保护百姓。”

  梅兮颜转头,目光搜寻那孩子的身影,问道:“没见到,他在哪儿?”

  “程侍卫和他说,撤退是战略,后退是为了进攻,好说歹说,把他带走了。”申云道。

  梅兮颜无奈笑了笑,又问道:“吕青野呢?”

  “柳侍卫刚刚护着他们出了东门。”

  “还有多少人?”

  “包括受伤的将士,百姓一起,二千六百人。”

  梅兮颜了然一般地点点头,忽又问道:“后不后悔支持我打这一仗?”

  “这一仗总是要打的。枢国人,从没被别国侵略过,从前没有,今后也不会有。”申云傲然回答。

  “如果申老将军在,会怎么打这一仗?”

  申云认真看着梅兮颜的目光,诚恳而炽烈,完全没有高高在上的轻视和距离。这个年轻的国主,有能耐得住艰苦的韧性,也有能放下身段的谦逊,还有审时度势杀伐决断的果敢,更有无法抑制的野心。

  最后想了想,如果换做父亲,没有后续支援,必定死战,因此回答:“我爹应该和国主的决策是一样的。”

  十九年前他只有八岁,他清楚记得,老国主是派了康棣的朔州援军来的。虽然和父亲闹得不太愉快,人数又比越国人少很多,但城里所有能参战的百姓与军士和城外一起夹击,又有鬼骑出动,最终打败了枢国。

  那时的艰难在于枢国两个主将没有沟通,各打各的给了越国可趁之机;此时的艰难在于越国的后援来得太快,己方却没有增援,能打到这个程度,实在是因为鬼骑助力太大。若是另外三个鬼骑不能在北定城得手,他们豁出命去,也不过是鱼死网破。但枢国山上还有百姓,这座城池是不会落入越军手中的。

  梅兮颜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外面传来冲杀声,屠寂的大军到了。

  梅兮颜起身,端起旁边的一碗凉了的汤水,几口灌下肚,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上残留的汤渍,说道:“门石不用放了,只要看到我的王旗倒了,全体从南北门撤入铁壁山,各处起火点一起点火,之后,随机应变,适时夺回铁壁城。”

  申云看到她身后四名鬼骑铁铸一般的表情,很想验证自己的猜测,问道:“国主……还有后着是么?”

  “我是国主,但枢国不是我一个人的,你不是说过吗,任何时候枢国不会被别国侵略。”梅兮颜淡淡地回答。

  申云其实心里还有一个猜想,但一直不敢确认,此刻觉得自己猜得没错。

  容不得他再作多想,站在梅兮颜身后的丁开和顾晓突然发动偷袭,两人同时出手擒拿梅兮颜双肩。

  电光石火间,申云看到梅兮颜忽地矮身蹲下,翻到两人身后,伸拳击在两人腿弯处。两人晃了晃,竟然没倒,而梅兮颜已经趁机站起来,朝着两人的后脑勺就各扇了一个巴掌,骂道:“什么时候了,还来这一手?”

  “老大!不,国主——”丁开“咚”地单腿跪下,“你现在不只是鬼骑的老大,还是枢国的国主,上战场鼓舞士气,你今天做得已经够了,剩下的,交给我们吧。”

  北山越、顾晓和洛英也跟着跪了下去,同样的哀求。

  “国主!越国援军攻城太猛烈,士兵们伤亡很大。”申云的副将突然冲进大帐通报。

  “申云,传令下去,城头上的士兵们都撤下来,放越军入城,我和鬼骑在城门杀一批,剩下的,巷战!”

  “报!”传令兵突然兴奋地冲进来喊了一声。

  “说。”

  “西北突然火光冲天,像是北定城方向。”

  “曲三常得手了!”梅兮颜猛地击了一掌,紧绷的神情终于露出一丝欣慰和得意的笑容。“申云,撤掉各处起火点的士兵,随我们一起暂退。”

  申云也兴奋地握了握拳头,另外三个鬼骑已成功烧了越军粮草,铁壁城的百姓和粮草都已经运走,这座空城即便让给屠一骨,越军没有粮草支撑,也只能退兵。这一战,到此时,枢国已经赢了。

  “还打巷战吗?”副将似乎也有些明白了,问道。

  “不打,只在城门处厮杀一阵撤出即可,保存力量。”梅兮颜拿起面甲和头盔戴上,大踏步出了大帐。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