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八章 大夏长公主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8

“但是……问梅宴那日坐我旁边的那姑娘可也不是什么侍卫,何公子推知她是谁?”何晟自然而然不明白,他当天是奔着故意地反胃秦观月去的,毕竟不明白她旁边的人是谁。事实上,他也不会觉得整个京城有哪个女人他开罪不起,是倍受陛下疼爱的云妃他也未曾怵过。故此他讽事实上,他也不觉得整个京城有哪个女人他得罪不起,就是备受陛下宠爱的云妃他也不曾怵过。。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大夏长公主》精选

“不过……问梅宴那日坐我旁边的那姑娘可不是什么护卫,何公子可知她是谁?”

何晟自然不知道,他当日就是奔着故意恶心秦观月去的,当然不知道她旁边的人是谁。

事实上,他也不觉得整个京城有哪个女人他得罪不起,就是备受陛下宠爱的云妃他也不曾怵过。

故而他讽笑一声,“平日里都是本少爷问别人可知道我身份,今儿个有意思,竟反过来了。”

秦观月笑道,“何公子知道最近襄未女帝在皇宫吧?”

“……”

何晟的脸僵了下,而后不自在地斥了声,“襄未女帝又如何?”

秦观月看出来了,这年轻人就是死鸭子嘴硬的,故作讶异道,“何公子厉害,连襄未女帝也不怵?”

宁巳一旁低声笑起来,“他不怵才怪。”

何晟恼羞成怒,冷笑道,“她她襄未再厉害,还不是丢了自己的都城?如今临川尚在我大羲辖下,她又跑来大羲求助,我凭何怕她?”

秦观月神色微怔,脑海里一瞬间闪过什么,却又没想起来。

何晟见她如此以为她是怕了,便得意起来,伸手便去碰她的脸。

白禅面色一寒,猛的飞起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何晟的下人们见状立刻一拥而上。

茶楼瞬间乱了起来,说书先生从容地退到了角落里。

秦观月本被宁巳护在身后,混乱中不知被什么人狠狠一撞。

霎时间她脑中一片空白,连喊都没来得及喊,就往楼下坠落而去。

“秦观月——”

混乱中听见一声急切的大喊,秦观月竟觉得那声音耳熟得很。

下一刻她便被人搂在怀里,她抬头看去,正对上白禅惊惶未定的眼神,那里面竟都是急切与担忧。

“没事吧?”

“……”

秦观月踩着脚下的地面,目光怔忪地看着他的眼睛,像是还没缓过来。

直到楼上宁巳的喊声响起,白禅才放开了他,朝宁巳报平安。

秦观月却突然一把抓住他,低声道,“有人要杀我,送我回宫!”

话音刚落,白禅突然伸手将她拽到身后。

一枚暗器擦着他的胸前射向后方,噗嗤贯穿了一个过路人的头颅,血洒了出来。

“杀人了杀人了!”

整个街道瞬间乱了起来,众人尖叫着逃离。

白禅握紧她的手,“跟紧我!”

秦观月抓住他的手,两人正要往皇宫方向走,突然身旁一人掏出匕首刺向秦观月。

白禅抬手将她推开,同时一脚将那人踹开,再抬头时眼前已经没了秦观月的踪影。

他心头一寒。

而在不远处的街道上,秦观月夹杂在混乱的人群,手里捏着太子送的那件暗器,目光冷得可怕。

下一刻她突然转身举起暗器射了出去。

那三根钢针准确地刺中了她身后一个举着匕首扑过来的男人,对方噗通倒地,很快引起了更多的尖叫。

而周围的巷口却都出现了手持匕首的人,如游鱼般呈包围之势向她逼来。

秦观月捏着暗器顺着人群往后退去,而后闪身躲进了一处巷子里。

巷子里有些暗,阴影处站着一个人,看不清面孔。

秦观月目光游移,“……楼将军?”

对面的人没有回答,秦观月不动声色地扣住暗器的机关,往巷子外退去。

就在此时,那站在阴影里的人陡然向冲来,手中匕首寒光闪闪。

秦观月举起暗器朝他按下开关,而后转身跑出巷外。

那人躲过三枚飞出的钢针,纵身一跃至她头顶,举起匕首刺了下去。

远远看到这一幕的白禅看到这一幕,目眦欲裂。

千钧一发之际,一颗红莹莹的糖葫芦打飞了那人手上的匕首。

那人一惊,转身看去,这时又飞来一根竹签,贯穿那人的胸口,将其生生钉在了飞燕坊前的大柱之上。

血淋漓而下,染红了飞燕坊的牌匾

众人震惊地看着这一幕,竟一时都忘了逃命。

忽而有铃声响起,众人纷纷抬头看向那东迎茶楼的屋顶。

“这里可是大羲都城?”

一个身穿蓝黑衣裙的少女凌空坐在离地丈高的飞檐之上,银冠束起的满头青发随风扬起,居高临下地看着脚下的人们。

明明脚下空无一物,如同悬崖,那少女却如履平地,跟没事人一般悠闲地晃着小脚。

秦观月跟着回头看到的便是这一幕,霎时怔住,竟忘了周身杀机。

那紧追而来的十来个杀手瞬间冲到了她身边。

“秦观月!”白禅大喊一声。

“秦观月?”

那坐在飞檐之上的少女闻言目光一动,而后视线落在了大街上被围攻的秦观月身上。

少女嘴角扬起,接着纵身一跃。

秦观月只觉得眼前一花,耳边便响起无数道利器割破血肉的声音,血喷出的声音,男人凄惨的声音。

她顿在那里,周围像下了一场血雨,十几具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了她身旁。

周围响起一阵惊呼,却见一少女衣袂飘然,长发飞舞,如踏飞雪般落在了秦观月面前。

少女的面孔美而不艳丽,体态修长,一袭蓝黑色的劲装罩着外裙,裙摆腰带上绣着神色银色藤蔓纹路,嘴角与眉眼是从容的笑。

秦观月怔怔看着眼前的少女,正要举起暗器,白禅便已赶到了她身旁,将她护在身后,目光冰冷地朝少女举起剑。

少女却若无其事地举起手中的糖葫芦咬了一口,问道,“甲子六羽?”

秦观月目露错愕,“你——”

“……”

忽然,天空忽然飘下了一片纯白的雪。

少女咬糖葫芦的动作停了下来,仰头接住落下的雪花,嘴角漫起一丝笑意,“下雪了!”

“来者何人!”

楼冰河厉喝一声,带着凌云骑赶到,拔剑朝少女举起。

那少女低头看向他,抬手擦去嘴角的糖渍,扬眉笑道,“大夏长公主,李玄息。”

“……”

世人口中的龙女是沧澜第一高手,是大夏最锋利的刀,却似乎从没有姓名,就如人们口口声声称呼着襄未女帝,就连那年老的说书人也不知道龙女的名字是李玄息。

可楼冰河知道,他也曾亲眼见过这个名字所带来的血腥。

“孙楚!”

“属下在!”

“召凌云骑,护卫皇宫,禁军包围朱雀大街!”

孙楚心头一震,“是!”

宁巳听的一头雾水,“怎……怎么了?为何突然……”

“李玄息,大夏长公主,亦是龙王阁阁主。”

楼冰河一边拔剑一边缓缓退至宁巳身前,“今日若我亡于您脚下,也请殿下不要低头,不可忘记大羲皇室的尊贵。”

“……”

宁巳听得龙王阁三字时便已是头脑一片空白,这时听到这番视死如归的话顿时浑身手脚冰凉,“这……这可是大羲都城……”

“殿下,快随属下离开!”

身后的贴身侍卫拉着他退向凌云骑后方。

白禅亦没有多话,拉着秦观月转身便走。

秦观月却喊住了楼冰河,“她是大夏来使,此次为紫薇帝代行天子祭而来,将军此举未免太过冒犯。”

“冒犯?”

楼冰河抬手指着楼顶上的少女,怒道,“秦观月,这一城的百姓都可能死在她手里,你还跟我说什么冒犯!”

“楼将军……”

“给我收起你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我楼冰河只知道保护大羲的百姓!”

“楼冰河!”

秦观月目光幽幽,“她是大夏公主。”

“在我眼里她就是个疯子。”

楼冰河在她耳边低声开口,“当年她杀千人走出乘平,其中就有百人是大羲士兵,她不仅是杀人犯,还是紫薇帝养的一个疯子!”

“我说她是大夏使者。”

秦观月举起御赐令牌,“我命令你,放行!”

楼冰河突然拔剑指向她。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