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四章 射余世子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7

宁巳带着人走入巷子里却意外发现眼前空无一人后就明白自己上当受骗了,急忙后转身,却被身后的一个冰冷的东西抵住了脖子。他立即大叫侍卫名字,头顶却跳下那中年人男人困住了他的侍卫。他早以吓出一身冷汗,结结巴巴道,“我……我但是现今二皇子……你别理智……杀了我可他当即大喊侍卫名字,头顶却跳下那中年男人缠住了他的侍卫。。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射余世子》精选

宁巳带着人走进巷子里却发现眼前空无一人后就知道自己上当了,连忙转身,却被身后的一个冰冷的东西抵住了脖子。

他当即大喊侍卫名字,头顶却跳下那中年男人缠住了他的侍卫。

他早已吓出一身冷汗,结结巴巴道,“我……我可是当今二皇子……你别冲动……杀了我可是要诛九族的……”

身后低沉的声音响起,“杀人越货,这也就是皇家的礼仪?”

宁巳心虚不已,“谁谁说的?我何时杀人越货了,我只不过……只不过……”

“只不过想给我点教训,因为我耽误了殿下您讨好美人?”

“谁让你故意和我抢的……你一大男人要花做什么……”

“殿下可以用它讨好美人,在下也可以。”

身后那人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寒意,“这天下可不是所有人都得听殿下您的。”

宁巳察觉到脖子的力道加重,顿时心头大惊,“好汉救命——”

“住手!”

巷子外秦观月匆匆赶来,引得几人都是一怔,侍卫趁机摆脱中年男人的纠缠,一把夺过了宁巳。

二皇子吓得一身冷汗,转身就要发飙,却发现身后那人手上举着的竟是把扇子,当即破口大骂,“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拿把扇子威胁本殿下!”

那青年背对着秦观月,刷的一声打开扇子,淡淡回道,“玩笑而已,在下不知一把扇子也能吓到二殿下,抱歉。”

“二殿下生性率直,却无害人之心,还请公子莫怪。”

秦观月看着眼前这人的背影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迟疑道,“不知这位公子是……”

“射余来使白禅,见过秦少师,襄未女帝。”对方收了折扇,缓缓转过身来。

眼前的青年不过二十出头,面容却十分白皙,五官干净利落,眉眼间是世家的从容沉稳,一身深蓝锦衣儒雅贵气。

那双眼睛漆黑深邃,看得秦观月心头一怔,总觉得在哪里看到过。

射余麟世子,天榜排名十八,倒也算得上个人物。

秦观月弯腰一礼,“原来是麟世子,久仰大名。”

宁巳闻言便知惹了祸,当即道,“原来是世子啊,我这是认错了人了……”

白禅也不拆穿,微颔首,“误会而已,我也有不到之处。”

宁巳见他态度不错,小心翼翼试探道,“那花……”

“花是用来送人的。”白禅说。

宁巳沉默了。

“射余世子果真年轻有为,相貌俊朗,这么好的相貌怎么藏着掖着的?”

一旁的萧明泱笑吟吟地问了句,“千里迢迢来了大羲,怎么没去皇宫呢?”

这话问得直白,连宁巳都有些尴尬。

白禅却显得十分从容,“大羲风土人情皆不同于射余,在下自小未曾出过射余,便想先游览一番再入宫觐见,不想今日巧遇少师女帝与二殿下同游,倒也不失为缘分。”

他说完这话便示意身后随从将掌中莲送到了她面前。

“既是有缘,这掌中莲在下便不夺人所好了。”

“……”

宁巳气得差点心梗,我方才拼命跟你要你不给,现在你当着我的面送给我要送的人?!

秦观月也有些意外,“……送给我?”

白禅点头,目光温和地看着她,“若我没听错,是秦少师想要这株花。”

秦观月摇头拒绝,“多谢世子好意,只是此花异常珍贵,恕在下不敢收。”

白禅似乎并不惊讶,听到她这么说也没勉强,让随从退了下去。

倒是那随从偷偷抬眼扫了秦观月一眼,眼里闪过一丝怪异。

白禅打量了眼她身后宫女捧着的锦盒,问了句,“几位可是要回宫去?”

秦观月并不想和他一起入宫,便推辞道,“难得出宫,我们还要再逛逛。”

白禅闻言一笑,“那正好,我也想逛一逛,不知少师可愿为我做一做向导?”

秦观月:“……”

宁巳忍无可忍地挡在二人中间,怒道,“不愿意!”

“我问的是秦少师。”

“她也不愿意。”

白禅偏头看向秦观月,见她沉默,弯了下嘴角,“那便告辞了。”

说完便带着随从离开了这条巷子。

萧明泱若有所思地看向秦观月,“我怎么觉得他对你有点意思。”

“……”

秦观月没理她,转身走出了巷子。

宁巳立刻跟上,问她们想去哪儿玩,他可以带路。

萧明泱却懒懒地打了个呵欠,表示要回宫睡午觉去了。

秦观月也没说什么,看着她和小七往皇宫走去,目光若有所思。

“怎么了?”宁巳疑问。

“没事。”

秦观月抬头看了眼有些阴沉的天,“就是这天看起来要下雨了。”

宁巳也跟着仰头看了眼,“听太常寺说最近要下雪了,估计就在这几天,你是不是觉得冷?”

他说着就要脱自己的衣服给她穿,秦观月连连拒绝。

对面的街道角落处,一袭蓝衣的白禅目光深沉地看着这一幕,表情十分不好看。

他身后的中年人满脸无奈,“您这又是何必,就不怕人真被那二皇子给抢走了?”

“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来不是为了这种小事的,况且……”

白禅语气平缓,“她是宁昭的人。”

中年男人不以为然,却也没反驳,只捧着手里的花问,“那这花怎么办?”

“扔了。”

“……真的?”

“……”

“那我这就扔了?”

“等等。”

白禅转身喊住他,皱着眉道,“先放着吧。”

中年男人毫不意外地停下了脚步,心说他就知道,他们三少爷从小就口是心非,嘴硬心软,怪不得夫人一直担心三少爷娶不上媳妇。

林府,梅苑。

瑶雀漫不经心地拨弄着琴弦,问对面的男人,“东西没给我送乱吧?”

“盒子上写了姓氏,不会弄错。”林鸿倒了杯热茶放到她面前。

瑶雀端起来喝了口,皱了下眉,“我不喜欢喝甜的。”

林鸿随手替她擦去嘴角沾着的茶水,“天干暖身,喝一点腻不死你。”

瑶雀拍开他的手,讥诮地看着他,“对我这么好做什么,还真指望我给你生孩子不成?”

林鸿从容回道,“自小带孩子带腻了,不想带了。”

“林倾听到了又要说是我挑拨你了。”

瑶雀懒洋洋地托着腮,目光盯着那梅花树发呆。

“进屋吧。”

“林大公子,谁家赏梅在屋里赏?”

“我让人把后院暖阁改了下,坐在里面就可以看到外面的梅花。”

“……”

瑶雀无言以对,只好实话实说,“懒得动。”

林鸿毫不意外,直接上前将人拦腰抱了起来,问了句,“是懒得动还是腿疼?”

一旁的下人早已见怪不怪,低头收拾着东西。

瑶雀窝在他怀里皱眉,“松手。”

“最近长胖了。”

林鸿抱着她边往后院走,边说,“终于见到了萧明泱,为何连句话也不说?”

瑶雀一下安静了,懒洋洋道,“没什么好说的。”

“既然没什么好说的,又为什么答应去太清殿献舞?”

“你这是在跟我生气?”

林鸿抱着她紧了紧,“你这么重,若你真的瘫了,我也不是很愿意整天这么抱着你。”

“真的?”

瑶雀伸出胳膊抱住他的脖子,凑近了他的脸问了句,声音不似平时的清悦,而是低低的深沉。

林鸿不自在地咳了声,“别闹。”

瑶雀噗嗤一声,埋在他胸口闷笑起来。

林鸿无奈地摇摇头,低头蹭了蹭怀中人的发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