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三章 掌中莲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7

“世人关于天子的传闻太多,而关于他的死却仅有一个传说,那就是他陪一位女子自杀殉情于东莱莫留山上。死后,流血不止所过处长出了一株血色红莲,世人称之为,掌中莲。”林鸿端起笑容看向众人,“简言之掌中莲,就是说的那位让天子为之念念不忘一生的女子。”“传说得掌林鸿端起笑容看向众人,“所谓掌中莲,便是说的那位让天子为之念念不忘一生的女子。”。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掌中莲》精选

“世人关于天子的传闻太多,而关于他的死却只有一个传说,那便是他陪一位女子殉情于东莱莫留山上。死后,流血所过处长出了一株血色红莲,世人称之为,掌中莲。”

林鸿端起笑容看向众人,“所谓掌中莲,便是说的那位让天子为之念念不忘一生的女子。”

“传说得掌中莲者,可得天子庇佑,站在权力巅峰,却也会得到天子诅咒,终会凄惨死去。此花世间少有,沧澜所存不过三株。”

“……”

纵是虚无缥缈的传说,林鸿话落也有人喊了价,不设低价,转瞬却已经喊到了三千两,显然都想拥有这与天子有关的稀世花草。

宁巳见秦观月也盯着那掌中莲,便以为她喜欢,也跟着喊起价来,一时间又升到了五千两来。

“既然是掌中莲所指是天子心爱之人,那为何成了剧毒之物?”

萧明泱兴致缺缺,不过偏头看了秦观月一眼后,忽然也举起了手,“六千两。”

秦观月蹙眉,“你买这个做什么?”

“研究研究,说不定给你能研究出解药来。”

“……”

秦观月目光淡了些,“萧明泱,五国一日不开战,你就一日是我朋友,可不代表我愿意承你的情,更不代表我愿意为襄未做事。”

“你既然说了是朋友,朋友之间难道不该互相帮助吗?”

“谢谢,但是不用了。”

“好吧。”萧明泱无奈道。

宁巳却是更加笃定了秦观月喜欢这株掌中莲,喊价喊得更起劲了。

他到底是皇子,在场众人有一半公子还都是跟他一起玩过的,见他真心想要,便都停了喊价。

宁巳见状笑了起来,对秦观月说了句,“观月,这花你可一定要收。”

他刚说完觉得后背一凉,莫名觉得头皮发麻。

接着便听得对面亭子站着一个中年男人,举手喊价,“一万两!”

众人微微心惊,银子不银子的不说,京城谁不认识二皇子?这人是不知情,还是故意叫板?

宁巳也脸色难看,奈何他手上私库也不能突然拿出一万两银子来,于是和气地朝那中年男人说,“在下欲用此花赠人,阁下可能高抬贵手?”

一个皇子说这话已经是放低了姿态了,其他人也都不觉得对方会拒绝。

然而,那中年男子转身看向了身后的屏风,显然自己只是个随从,真正的主子在屏风后面。

只听那屏风后传来一道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低沉声音,语气极冷淡。

“不能。”

“……”

众人神色各异,猜测这屏风后的人是何方神圣,连皇子的面子也不给。

“行了。”

秦观月开口喊住了他,目光投向那亭子里的屏风,“价高者得,规矩而已。”

宁巳窘迫之下,心里难免对那屏风后的人产生了一丝敌意,便问林府的下人,“屏风后的那人是谁?”

下人低头,“小的不知。”

宁巳皱眉,却也没有强求,毕竟这是在林府,就是他皇兄也要礼让三分,毕竟谁也不想得罪这大羲第一富商。

果然,太子和气地说了几句话,缓和了气氛,众人跟着笑笑,这宴又继续了下去。

然而二皇子丢了脸面,心里憋着火,后面的东西一件也没拍,那屏风后的人也安静得跟从来没出过声一样,倒是太子拍下了几件珍宝首饰。

宴毕,太子被众人围着见礼寒暄,柳无心捧着宴上压轴的一件琥珀凤纹梳走到了宁巳跟前。

“听闻二殿下素来不喜花卉,想必那掌中莲必然是为了佳人而买。”

柳无心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旁边的秦观月,将那锦盒递给宁巳,“掌中莲既然被人所夺,二殿下便别放在心上了,毕竟能让林府如此隐瞒身份的人,想必背景颇深。无心不忍二殿下心意落空,便将这琥珀凤纹梳赠给二殿下送予佳人,还请二殿下别嫌弃。”

宁巳听的心头越发怒火中烧起来,却也不好迁怒于太子府的人,便沉着脸拒绝了,“不必了,不过一株掌中莲罢了,本殿下若想要,自是能找到第二株的!”

柳无心眉心微蹙,担忧道,“二殿下,您莫冲动,那人……”

宁巳没听她说完,拂袖走了。

柳无心见状弯了弯嘴角,转身捧着那锦盒跟上太子身侧,叹息道,“殿下,二殿下不愿收。”

太子冷哼一声,“别管他,让他犯浑去,反正有父皇给他兜着。”

“……”

另一边宁巳带着侍卫走出林府,心里越想越气,怒道,“这京城现在是人人都不拿本殿下当回事了!”

侍卫连忙劝道,“二殿下乃是当今二皇子,他们谁敢不拿您当回事!”

“那我怎么连棵花都买不到!”

宁巳气愤道,“我答应送秦姑娘花,结果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打了脸,现在整个京城都知道二皇子又穷又怂!”

“殿下……”

“不行,我受不了这气。”

宁巳越想越不是滋味,目光瞥见林府外走出的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白衣的青年,那中年男人赫然就是方才站在亭子前传话的那个随从,对方手里还捧着一株盖着布的花盆。

宁巳心头一喜,扭头问身边侍卫,“你在大内高手里排名多少来着?”

侍卫回道,“第三。”

“好。”

宁巳指着那一对主仆,“你跟上他们,把人打一顿,再把花给我抢回来!”

侍卫迟疑道,“殿下,这不太妥吧……”

宁巳眉毛一竖,“哪里不妥了?本殿下今天非把这面子找回来不可,不然明日全京城都要笑话我!”

侍卫无奈,只好跟着宁巳悄然尾随上那主仆二人。

不远处的秦观月和萧明泱将这一幕看得真切。

萧明泱笑道,“你猜得还真不错,这二皇子还真是个没脑子的,被人一挑拨就上当。”

“他上当无所谓,就怕这事牵扯到我头上。”秦观月脸色冷淡。

“你真不认识那个叫柳无心的女人?”

“不认识。”

秦观月看着宁巳跟着人绕进了一条小巷子,和萧明泱跟了上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