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二章 红莲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7

确如宁巳所说,叶家问梅宴上展览的每一件东西都是世间鲜有。第一件物品就是南海之滨天然行成的一枚婴儿拳头大的珍珠,通体润白,其形不似通常珍珠那样是浑圆,反倒如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女,只腿部却一条弯起的宽广鱼尾形状,五官齐备,双眸微阖,猛一看上来完第一件物品便是南海之滨天然形成的一枚婴儿拳头大的珍珠,通体润白,其形不似一般珍珠那样是浑圆,反而如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女,只腿部却是一条弯起的宽阔鱼尾形状,五官齐全,双眸微阖,乍一看上去完全起一位栩栩如生的绝美女子。。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红莲》精选

确如宁巳所说,林家问梅宴上展出的每一件东西都是世间少有。

第一件物品便是南海之滨天然形成的一枚婴儿拳头大的珍珠,通体润白,其形不似一般珍珠那样是浑圆,反而如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女,只腿部却是一条弯起的宽阔鱼尾形状,五官齐全,双眸微阖,乍一看上去完全起一位栩栩如生的绝美女子。

“世有传闻,南海有鲛人族,人面鱼尾,貌若二八好女,泣泪化珠,死后入海。”

自古便有鲛人传说,偏偏这枚珍珠出自南海,又肖似鲛人,怕是沧澜也少有。

在场不乏世家贵女,或是心有佳人的公子,顿时都心动了起来。

宁巳一脸期待地看向秦观月,“秦姑娘,这鲛珠你可喜欢?”

那珍珠确实造型独特,可在秦观月一个唯物主义者看来,那纯粹是大自然的巧合罢了。

“这种形状的珠子确实世间少有……”

柳无心笑意吟吟地看着太子宁辰,却也不说要。

宁辰也觉得那珍珠不错,却扭头看向了秦观月,“少师觉得那珠子怎么样?”

柳无心笑容微顿,却又若无其事地看向秦观月,“少师也是女子,想必也喜欢这种小玩意儿的。”

秦观月莫名察觉到了一丝敌意,心里有些疑惑,便摇了摇头。

宁辰笑了笑,也没勉强,便要买了送给柳无心。

柳无心笑着拒绝了,“谢殿下好意,只是我素来不爱这些珠宝首饰的。”

萧明泱嗤笑一声,“有本事连饭也别吃,喝露水吧。”

秦观月垂眸只当没听见。

最后经过一番加价,珍珠被一个二十出头的锦衣公子给买了去。

“那是郑国公家的孙子何晟,自小被惯坏了,瞧不上女人,郑国公当面救过皇上的驾,太后都对他敬几分,你离他远点。”宁巳低头秦观月耳边叮嘱了句。

“……”

秦观月看着不远处那神色倨傲的青年缓缓向自己走来,心说,晚了。

那郑国公之孙显然在京城是个人物,众目睽睽之下朝太子等人这边走来,也没有人阻止他,甚至还都在等着他。

何晟走到了秦观月跟前,单手扶在她跟前的桌案上,弯腰凑近了她的脸,勾着嘴角笑道,“美人配鲛珠,实为佳话。”

周围顿时一阵私语,有女子偷笑声,也有羡慕声。

秦观月动了动嘴唇,刚想说什么时,突然见那何晟拿着鲛珠送到了旁边的萧明泱跟前。

秦观月:“……”

众人也是一怔,而后有人噗嗤一笑,底下顿时一阵低声嘲笑。

宁巳当即拍怒而起身,“何晟,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我不是说了吗?美人配鲛珠,我特意送美人,不可以吗?”

何晟目光轻蔑地掠过秦观月,落在了萧明泱身上,“不知这位姑娘芳名?”

院子里一阵偷笑,林倾眉头微皱,瑶雀依旧是懒洋洋的样子。

太子宁辰皱起了眉,刚要开口,却被身边的柳无心悄悄拽了下衣裳。

秦观月本人除了一开始的错愕外,便是一如既往的淡然。

倒是躺枪的萧明泱诧异地笑了,“送我的?”

何晟邪魅一笑,“美人可喜欢?”

萧明泱弯起了嘴角,“许多年没听人喊过我美人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那是他们有眼无珠。”

“非也,他们是不敢。”

何晟本就是故意下秦观月的脸面,此刻却对眼前这美貌女子来了兴趣,“哦?这是为何?”

“因为他们不敢。”

萧明泱话音刚落,身后沉默着的小七突然拔剑刺向何晟。

何晟吓得往后连退一步,差点瘫在地上,一身冷汗流了下来。

“手下留情!”林倾及时大喊。

萧明泱随意地摆了下手。

小七神色冰冷地收了剑,退回至她身后。

整个院子死寂一片,众人连大气都没敢出。

何晟腿一软,差点瘫在了地上。

“敢拿我来给别人下马威,你是第一个。”

萧明泱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似笑非笑道,“郑国公的孙子是吧,我记下了。”

说完她拿起装鲛珠的锦盒,随手扔到了柳无心面前,对诚惶诚恐的宁辰说了句,“送你家的小夫人了。”

柳无心暗暗攥紧了袖子,还是露出了个娇艳的笑容来,“谢……萧姑娘。”

国公府跟来的下人这时才想起去扶自家少爷,何晟却气急败坏地甩开了他。

他目光阴狠地看着萧明泱,“你——”

“来人,请何公子出去。”

林鸿立刻让人将何晟请了出去,而后代秦观月和萧明泱道了歉,并选了两件珍品送给了她们,这事才算过去了。

萧明泱神色冷淡,“懒得见识和忍气吞声不是一回事,你就是再懒,至少也得打一回咬上门的狗,不然狗以为你好欺负,会一直上门。”

宁巳一旁郁闷又愧疚,觉得自己带她来却没护好她,是他的责任,非要给她补偿。

秦观月并不心软,只说这些东西自己都不喜欢。

拍卖会很快进入了尾声,最后一件物品被抬了上来,那应当是一株花草,下面是花盆,上面盖着轻薄红纱,能看出隐约的花叶轮廓,一股淡淡的冷香幽幽飘入众人鼻间。

“花草?”

“今年最后一件珍宝是花草?”

“或许是金枝玉叶的花草?”

“那有什么稀奇的?”

“就是……”

林鸿亲自走到了那盆花草跟前,神秘莫测道,“这的确只是一株花草,可却是不一般的花草。”

有人笑问,“有多不一般?”

林鸿从容笑着,“这花草……与天子有关。”

众人一静,几乎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太子也诧异地睁大了眼睛,

“诸位没听错,此花草确与五百多年前神风皇朝的君氏天子有关。”

林鸿没有太卖关子,抬手便掀下了那层红纱。

众人终于看到了那株据说与传说中的天子有关的花草。

那真的是一株柔弱的花,纤细的长茎,碧青色的叶片,最上方却是一朵巴掌大的赤色红莲,如血如火,艳丽妖娆得让人觉得诡异。

秦观月瞳孔一缩。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