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章 问梅宴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6

第二天一早,二殿下兴高采烈地送来了问梅宴的请柬,为了怕秦观月不答应,还特地给祥云殿的萧明泱也送了一份。果然,秦观月和萧明泱都答应了。七日后,二殿下高兴得把出主意的侍卫也带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问梅宴》精选

第二天一早,二殿下兴高采烈地送来了问梅宴的请柬,为了怕秦观月不答应,还特地给祥云殿的萧明泱也送了一份。

果然,秦观月和萧明泱都答应了。

七日后,二殿下高兴得把出主意的侍卫也带上了,早早去了寄云殿,又不敢打扰秦观月睡觉,只敢在正堂乖乖等着,侍女也不敢再喊。

直到萧明泱带着小七过来,直接推开秦观月的房门,把人从床上喊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

马车上,秦观月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这么兴奋做什么?”

“听说整个京城的世家公子都会去。”

“……三千后宫还不够?”

萧明泱深情望着她,“要是你愿意跟我回去,我愿为你遣散后宫。”

“……”

宁巳在外头听的心头一梗,扭头问身后的侍卫,“……你听见了吗?”

侍卫的表情也很复杂,“听清了,女帝也喜欢上了秦大人。”

“……”

宁巳心里百般滋味过后,憋出来一句,“秦姑娘果然优秀,连女帝一介女子都对她如此倾心,我根本就没什么胜算……”

侍卫想了想还是安慰了一句,“殿下,您还是有优势的,至少您是男人。”

宁巳:“……”

马车轱辘轱辘地停在了城南的一栋大宅子前,宁巳走到马车前轻声喊了句,“秦姑娘,女帝,到了。”

萧明泱当先掀了帘子走下来,“叫我萧姑娘,女帝听着显年纪。”

“……”

宁巳干笑一声,“好。”

秦观月跟着掀帘子走出了马车,旁边跟着的内侍立刻上前跪在马车下,等着她踩着背下来。

秦观月动作一顿,对着那内侍开口,“让开。”

那内侍仰着头一愣,小心翼翼地看向了宁巳。

宁巳挥手让他走开了,准备伸手去扶她,却被人抢了先。

萧明泱握住秦观月的手,将她扶了下来,“来这么久了,还不习惯这种事?”

“习惯不代表应该存在,谢谢。”

秦观月松开她的手,抬头看向眼前的高大宅苑,“林府?”

宁巳回道,“就是大羲第一富商林鸿的住所。”

“林鸿……”

秦观月有些讶异,林鸿这个名字可谓是如雷贯耳。

三安九江云褚氏,琅琊千乘共双林,说的便是大羲最富有的四家,如今云氏被抄,只剩三家,其中城南林家便是当之无愧的大羲第一富商。

而林鸿身为城南林氏掌权人,不过二十几岁,却名气不小,不止大羲遍布他家的钱庄,就连五国交界处的兑换钱庄也是他开的,可以说生意做遍了沧澜五国。

“这年头做生意的也舞文弄墨起来了?”

“秦姑娘有所不知,林家祖上也是书香世家,后来虽分为城南城北两家各自从商,但都颇重学识,每年的问梅宴便是在林家的梅苑举办。”

萧明泱点点头,然后问了句,“他长得怎么样?”

“……”

二殿下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夸吧,他一男子夸另一个男子,怪怪的,不夸吧,那林鸿长得确实是个英俊挺拔的商人。

萧明泱也就是随口一问,没等他回答,就和秦观月进了林府。

林府教养确实不错,管家带着侍女亲自在门口接待客人。

问梅宴请柬不记名,但拿到的人在京城都家世不低,所以管家在接到宁巳手上的请柬后便认出了他来,只不过他身后的两个女子却是眼生的很。

“老朽冒犯了,只是这问梅宴上有拍卖会,届时买了东西得送去买家府上,所以这名字和府邸都得登记上,不知二位姑娘府上是?”

“我姓萧,她姓秦,至于买的东西送皇宫里就行。”

两人说完就走,宁巳急匆匆跟上,剩下他的侍卫目光冰冷地叮嘱那管家,“还请不要声张,否则后果纵是林府也承担不起。”

那管家心头惊涛骇浪,却还是从容回道,“小人明白。”

林府占地百顷,除了数十间房屋,七八处亭台走廊,梅苑便占了整整一半。

正是冬寒之节,偌大的梅苑种满了梅树,开了一树红梅白梅,乍一眼看去便让人惊艳得无以言表。

院中角落设了不少茶水长案供人歇脚,已有不少身着锦衣头戴玉冠的世家公子们早早来了,皆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饮茶聊天,估嬉笑讽喻。

如萧明泱所想,俊朗的小哥哥们确实不少,她正要牵着秦观月上前,却猛的听到了那群人聊到了秦观月,顿时眉头一挑,拉着秦观月站到旁边了。

“我看陈兄说的有理,自古以来君臣有别,她一介女子,位列少师,还住在宫里……”

“啧啧,也不知长得什么神仙模样,竟能让陛下为她破例,让女子位列朝堂。”

“长得天仙模样你也消受不起,几十条人命,那女人心狠着呢!”

“你也不看看她是什么地方的人?钦天鉴,当年钦天鉴的掌门当帝师那会,手上人命不比她少。”

“……”

宁巳一时有些尴尬地看向秦观月,而秦观月本人却静静听着,也没说话。

倒是萧明泱漫不经心地扬起嘴角,“妄议国政,这些人可真不怕死啊。”

宁巳干笑些解释,“女……萧姑娘有所不知,在这里说话几乎没人敢往外传,否则就是坏了规矩,败了名声,也得罪了林家。”

他说完又小心翼翼地看向秦观月,尴尬不已,“秦姑娘……你别听他们的胡言乱语,这些人都是些无所事事的纨绔……”

“嗯。”秦观月淡淡应了声,然后缓缓打了个呵欠。

宁巳:“……”

合着还没睡醒呢。

萧明泱目光淡淡地睨着那几人,嘴角扬了扬,突然高声道,“秦观月,这里人可真多啊!”

话音落地,整个院子都安静了下来,连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得见,那几个议论秦观月的公子哥儿脸都白了,缩着脖子连头都不敢抬。

整个院子几十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抬头往院子入口看去,结果秦观月没看到,却是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瑶雀穿着身银灰色的袍子,一头长发随意地用布带绑在脑后,站在门口,漫不经心地抬眸看向众人。

“这是在欢迎我?”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