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一章 瑶雀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6

瑶雀?秦观月看见她有些出乎意料,“她怎么会在这里?”宁巳却是一点也不出乎意料,“飞燕坊背后的靠山是林府,瑶雀经常来往林府。”萧明泱问的一针见血,“林鸿不喜欢瑶雀?”宁巳惊诧不己,“您怎么明白的?”萧明泱感叹,“这样风骨冷然的美人,谁不爱?”“……”宁巳萧明泱问的一针见血,“林鸿喜欢瑶雀?”。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瑶雀》精选

瑶雀?

秦观月看到她有些意外,“她怎么会在这里?”

宁巳却是毫不意外,“飞燕坊背后的靠山就是林府,瑶雀常常往来林府。”

萧明泱问的一针见血,“林鸿喜欢瑶雀?”

宁巳诧异不已,“您怎么知道的?”

萧明泱感慨,“这样风骨傲然的美人,谁不爱?”

“……”

宁巳无话可说。

那边众人见来人不是秦观月,而是瑶雀后,神色各异,都没回话。

瑶雀也不在意,偏头看向躲在假山后的秦观月和萧明泱一眼,而后看向宁巳,“二殿下。”

“瑶雀姑娘。”宁巳也恭恭敬敬地打了个招呼。

瑶雀颔首,看向秦观月和萧明泱,“我们好像见过。”

秦观月笑了笑,走到众人眼前,“在下秦观月,曾在太清殿见过瑶雀姑娘。”

一石激起千层浪,那些人心头刚放下的大石又重重压了上去。

刚才那几个议论秦观月的公子哥儿脸霎时通红,尴尬地不知看哪儿好。

秦观月假装没看见,又介绍了下身边的萧明泱,“我朋友,明烟。”

瑶雀在太清殿献过舞,自是知道萧明泱的身份,眼下听她这么介绍,便知道她是不想泄露身份,便颔首应了。

她这副态度与当日在太清殿前差不多,倒是与那些见到秦观月就鸦雀无声的人更显得几分从容孤傲来,不免叫人刮目相看。

萧明泱似乎也是真的欣赏她,当即夸了句,“瑶雀姑娘跳的舞是我看过最美的舞。”

瑶雀定定看了她片刻,那张淡淡的脸难得出现了一丝笑容,“多谢赞赏。”

“素闻瑶雀姑娘清冷孤傲,不想见了少师也会一展笑颜,倒是令人羡慕。”

一道含笑的男子声骤然响起,便见院子门口处,太子宁辰带着一个貌美的绿裳女子走了过来,身后便是披着一袭绣玄鹤狐裘的林鸿。

萧明泱到底不忘点评一句,“长得不错,是成熟男人的魅力。”

她说的不假,林鸿其人长得端正英俊,一副风度翩翩模样,却丝毫不显书生意气,反而尽显沉稳大气,即使站在太子身旁也是不卑不亢的姿态,颇令人钦佩。

“太子殿下。”秦观月拱手一礼。

宁辰笑着虚扶起她,扭头向林鸿说,“林鸿,这便是孤与你说的秦少师了。”

林鸿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礼,浅笑道,“在下林鸿,一介商人尔,久闻少师之名,今日得见,果不同凡响。”

他说的客气之词,却因陈恳而显得真实,秦观月也笑着回了一礼,客套了两句。

忽然听得一道娇声问道,“不知二殿下身旁的这位姑娘是?”

却原来是太子身旁的那个绿裳女子正笑吟吟地看向萧明泱。

“她是我朋友,明烟。”秦观月原样介绍了遍。

“原来如此,原来是少师的朋友,无心有礼了。”那女子盈盈一礼。

萧明泱却动也没动,只扬眉看着她,“这位是?”

“她是……”宁辰说了一半忽然有些尴尬,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

柳无心却是若无其事地笑着接过去,“妾身柳无心,乃是太子门客。”

太子门客……

萧明泱忽然想到那日秦观月说教太子送礼的人,心里有了猜测,不由得有些好笑。

门客?可以搂着腰的门客?

她没什么动静,柳无心也不介意,却像看不到萧明泱身旁的瑶雀一般,兀自看向秦观月来。

瑶雀漫不经心的也不在意,林鸿却是早已走到了她身边,轻声问她何时来的,怎么一个人来了,可有吃过早午饭之类。

瑶雀懒懒地答了,他也一点不在意,反而解下身上的厚披风盖在了她身上。

萧明泱一旁看得感叹不已,“这是真爱了,眼里都是笑,心里都是她,这第一富商还真是个真心人。”

秦观月也在看着,笑问,“羡慕了?”

“不羡慕,我也有。”

“你是想说你那三千后宫吗?”

“当然不是,我也是有真爱的人。”

“呵。”

秦观月不信,萧明泱不高兴地嘲了她一句,“你就是嫉妒我。”

秦观月失笑,“我嫉妒你?我有什么好嫉妒你的?”

“你嫉妒我有真爱。”

“……”

两人说说笑笑,浑然不怕晾着旁边的太子。

旁观的其他人看得心里五味杂陈,估计整个也只有这么一个秦观月敢如此放肆了。

而这一幕也落在不远处的凉亭里的两人的眼里。

这是一对主仆,仆人有三十多岁,目光矍铄锐利,主人却是青年身形,脸上戴着一张银面具,只露出一张薄唇和有棱角的下巴。

仆人偏头见自家主人目光定定地看着远处的那两个女子,低声问了句,“少主,可要提前——”

“不用。”

戴面具的主人开了口,是夹杂在少年与青年之间的低沉嗓音,有些许沙哑,却又因为话语里的那份超出年纪的沉稳而显得格外有魅力。

他的眸子落在不远处的少女身上,缓缓道,“别盯得太近,她身边跟着一个黑衣少年是杀手出身,平时不现身,但是非常警觉。”

仆人点头,“是。”

对面的秦观月眉头微皱了皱,扭头看向河对岸的亭子,却只见到了几个欢声笑语的贵女。

“怎么了?”萧明泱问。

秦观月还未开口,便听小七皱眉说了句,“刚才有人在看我们这边。”

萧明泱不解,“我估计他们都在偷偷打量传说中的刽子手秦观月。”

“不是。”

小七摇头,“有一道目光带着杀气。”

萧明泱目光微滞,看向秦观月,“你感觉到了吗?”

秦观月却有些迟疑地回道,“我倒是没感觉出杀气……”

“那是什么?”

“……哀怨?”

“……”

两人被她说的无语,也就没再当回事。

恰在这时,人也都到齐了,问梅宴便正式已开始,那些人都坐在梅花下的桌案前,吟诗作对起来。

然而年轻人聚在一起总是会聊到政事的,前些日子的贪污连坐案已经过去,且动手的秦观月还在场,他们自然不好说,便说起了这些天沧澜皆知的五国天子祭来。

秦观月本来没打算做声,奈何有人实在忍不住,壮了胆子问到了她跟前,她也不好摆架子。

“此事当真。”她只回了这么一句。

又有人问,“不知其余三国来的都是谁?”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开始猜测起来,“必然是不得了的人物。”

秦观月想起前些日子三国来的书信上写的那三个人,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

确实都是不得了的人物,其中有人还能与她身边这位女帝平起平坐。

林鸿笑笑,起身走到众人前,“诸位,今夜月圆,便不扰诸位赏月之兴,便提前开始展示珍宝奇物。”

众人都知道珍品拍卖师因为某人的到来,却都没说开,调整了心情开始期待这次问梅宴上的奇异珍品。

二殿下宁巳忍不住对秦观月说了句,“林家的问梅宴上展示出来的东西总是世间少有的珍奇,不一定是珠宝,但绝对是世间少有。你若有什么喜欢的,可以跟我说。”

秦观月笑笑,没有接话。

宁巳尴尬地坐了回去,忽而觉得后背一凉,仿佛有一双冰冷的眸子在暗中盯着他似的。

他猛的打了个寒战。

秦观月偏头问他,“怎么了?”

宁巳摇摇头,一脸纳闷,“……没事。”

一声琴音乍响,如铁骑铮鸣,独坐在一角的瑶雀懒洋洋地一手托腮,一手拨琴。

“开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