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八章 天子祭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6

秦观月宫门前那一番话,再再加钦天鉴的名头,究竟起了不小的作用。那叫谢珩的书生虽家穷,却在一众学子间很有声望与号召力,在意识到这事不简单的后迅速就去追寻的便窜动学子表示抗议之事的人来,继而再加某些人有意无意的透漏,这帮学子迅速就明白自己被借助了,一那叫谢珩的书生虽家贫,却在一众学子间很有声望与号召力,在意识到这事不简单后迅速开始追寻最先窜动学子抗议之事的人来,而后加上某些人有意无意的透露,这帮学子很快就知道自己被利用了,一时间大为悔恨,甚至有人愤愤不平之下,跑到了霍阁老等人府邸前说上几句。。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天子祭》精选

秦观月宫门前那一番话,再加上钦天鉴的名头,到底起了不小的作用。

那叫谢珩的书生虽家贫,却在一众学子间很有声望与号召力,在意识到这事不简单后迅速开始追寻最先窜动学子抗议之事的人来,而后加上某些人有意无意的透露,这帮学子很快就知道自己被利用了,一时间大为悔恨,甚至有人愤愤不平之下,跑到了霍阁老等人府邸前说上几句。

京中一时间都拿这事当成了笑话,霍阁老气得真在家卧了几天病榻。

至于张勋等人因牵扯谋反而被连坐,却因陛下仁厚,重者褫夺官位,轻者降职离京,至于账本上直接受贿的官员皆被处死,一时间秦观月之名在京中愈发可怕,简直到了谈之色变的地步。

二皇子宁巳对此很不满,想写借机去寄云殿安慰秦观月,然而秦观月本人一点也不在乎,且一次连寄云殿的门都没让某位皇子进。

萧明泱对此喜闻乐见,她表示皇室的男人不能招惹,到时候分手粘手。

秦观月对这个言论不予置评,只一心享受着难得的悠闲生活。

然而很快,一个消息迅速传遍沧澜五国——烁金地图流落大羲。

传言十分详细逼真,且连地图怎么丢的,襄未女帝暗中寻来大羲的细节都传得清清楚楚,让人不得不信。

最重要的一点是,襄未女帝确实悄无声息地去了大羲,仅这一点其余三国便不可能无动于衷。

不过七日,秦,夏,射余三国分别送来国书,提出要前来东羲行天子祭。

“天子祭……”

秦观月轻笑一声,随手将手中书信扔在了桌上,“倒是个名正言顺的借口。”

当今沧澜五国尽出自五百多年前的神风皇朝,因其皇朝一统者封号天子,而后历任帝王皆称天子,及至皇朝崩裂,君氏分崩离析,沧澜各地有数百小国兴起,初称王,后称帝,然却无人称天子。

不知何时起,世人皆以为一统沧澜者方能称天子,是为天命之子。

而因君氏天子为皇朝正统,数百年来诸国帝王皆在初春之际朝东方祭祀天子,是为天子祭。

萧声皱眉,“为什么名正言顺?”

“不能拒绝。”

秦观月摇摇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世传君氏天子亡于东莱莫留山,故诸国向东而祭,你知道这莫留山在哪儿么?”

“莫留……”

萧声觉得有些耳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不知道。”

“那地方你我再熟悉不过。”

“是……”

萧声顿了顿,忽而错愕地看着她。

秦观月眉眼上扬,“浮云山。”

“……”

第二日一早秦观月便结束了舒坦日子,早早去上了早朝。

三国来羲的事果然让整个朝堂上争论不休,一片混乱。

半数人认为三国用心险恶,实为烁金地图而来,必将乱我大羲。

而另外半数人则认五国皆为君氏皇朝子民,如果大羲拒绝,等于是违背宗法,白白予人话柄,可谓名不正言不顺。

宁昭看着众人争论不休,目光落在了底下沉默不语的韩迫身上,“镇威侯,你说。”

“既然要来便让他们来,我大羲境内还能他们说了算不成?”

“侯爷此言差矣。”

一派儒雅的丞相凤绎站了出来,“三国来我大羲本就居心叵测。再说射余的毒术,大秦的力士,还有那大夏的武功高手,进了皇城后谁能拦得住他们?”

“丞相这是瞧不起我大羲的凌云骑和燕翎军?”

韩迫不冷不淡地瞥了他一眼,“若是诸位也惦记着那烁金地图,我只能说这烁金地图是烫手的山芋,还是不碰的好。”

“侯爷此言未必太过妄自菲薄。”

太常卿杨绰似笑非笑地站了出来,“且不说烁金地图于我大羲多重要,就说那襄未女帝现下身在我大羲,难道还不是听我大羲的安排?”

韩迫冷笑一声,“且不说烁金地图本就是襄未之物,就说若襄未大军压境,是杨大人领军对抗吗?”

又有人道,“且当年我大羲瘟疫肆虐,四国中唯有襄未女帝伸出援手,如今若是反咬一口,实乃忘恩负义,非君子所为。”

杨绰脸色一僵,愤而甩袖。

“依微臣之见,可以让三国来羲,但来使身份不能低,毕竟天子祭素来都是各国帝王才能参与。”

韩迫看向龙椅上的宁昭,目光坚定,“其次,应下令命各边境严守彻查别国人,凡遇到行踪鬼祟者,暗中携带兵器者,或捕之,或杀之。”

“不错,既然他们选择明着来,那便不允许他们再暗中来人。”

“……”

宁昭若有所思,随后看向全程沉默的秦观月,笑问,“少师何以不发一言?”

“陛下,臣赞同镇威侯之言。”

秦观月缓缓走出来,“既然三国给我们机会监视,我们自然不会该选择让他们暗中派人偷偷潜入大羲生事。”

“那便即刻准备迎接三国帝王,及五国共行天子祭等事宜,同时各边境严守彻查。”

宁昭闻言便将此事定下了,同时看向众臣,“诸爱卿可还有事奏?”

秦观月都准备散朝转身走了,丞相凤绎又站了出来,“臣有本奏。”

宁昭点头,“说。”

“陛下,少师入朝已有月余,却仍住在宫内,实为不妥,臣奏请少师出宫建府。”

“……”

众人心里一惊,都低下了头。

这秦观月确实手段高明,杀伐决断,可她偏偏是个女子,古往今来,哪个女臣都与君王有些不明不白的关系,这些日子外面除了谣传秦观月欺君罔上之外,也有一部分人谈论着秦观月是陛下的眷宠,毕竟谁让秦观月入京一月,还住在宫里呢。

然而他们谁也不敢说,毕竟陛下正宝贝着呢,谁敢去触霉头?

然而他们的陛下却没拒绝,反而笑吟吟地问起了当事人,“这倒是朕疏忽了,赏了你金银珠宝却忘了最重要的的,这样,城北有间废宅子,便赏给少师了。”

秦观月刚要谢恩,便听宁昭又说了句。

“不过那宅子荒废已久,得好好翻修一下,修好前少师还是先暂住于宫内。”

“臣遵旨。”

凤绎脸色微冷,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散朝后韩迫走到了秦观月身边,提醒了句,“凤绎是霍邱的学生,向来私交甚密,你动了霍邱的人,他不会放过你,最近尽量别出宫,也别给人逮到把柄。”

秦观月笑着应了,“谢侯爷。”

“还有,要真想替他报仇,就低调点,别跟襄未女帝走太近。”

“……”

秦观月笑容微顿,“侯爷何出此言?”

韩迫不冷不热地瞥了她一眼,“当年拿着密报弹劾越青离谋反的就是霍邱为首的南卢党人,你一入京便从他们开刀,难道只是巧合?”

“或许真是巧合。”

“最好是巧合,你别忘了,真正动手灭越氏的那个人可不是霍邱。你前途大好,没必要白白葬送。”

韩迫说完这句话就大步走远了。

秦观月站在龙泉殿前看着他的背影,轻笑一声,“前途大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