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五章 风声鹤唳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5

京中一半官员被抓,好几个南卢书院出身贫寒的官员也被下了天牢的消息迅速传了回去,在这样大的消息面前,罪魁祸首东成王宁婴被抓的消息反倒被人们忽略了。相反地的,经过这件事京城里的人都明白了一个从来没有据说过的人——秦观月。这位新任少师随后豪无征兆地会出现在了相反的,经过这件事京城里的人都知道了一个从没听说过的人——秦观月。。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风声鹤唳》精选

京中一半官员被抓,好几个南卢书院出身的官员也被下了天牢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在这样大的消息面前,罪魁祸首东成王宁婴被抓的消息反而被人们忽视了。

相反的,经过这件事京城里的人都知道了一个从没听说过的人——秦观月。

这位新任少师先是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陛下为女帝接风洗尘的国宴上,而后又无声无息地将整个京城叫得上号的官员捕杀了一半,甚至还给朝堂上换了一半血,手段不可谓不毒辣。

众人知道,这朝中风向已经变了,有人开始动摇,更多人却还是选择了隔岸观火,毕竟南卢党在朝根深蒂固,在民间声望远播,陛下想打压他们绝非一时之事。

果然,在霍邱病倒回家后,京中以南卢书院为首的几大书院的学子纷纷写文斥责秦观月妖言惑众,是奸佞之臣,实乃德不配位,要求陛下释放张勋等人,严惩秦观月。

宁昭自然不会理会他们,于是几大学院纠集了百名学子围坐在上早朝必经的皇宫门口,就等着那少师秦观月上朝之时把人截下来。

然而这百名学子在皇宫门口饥寒交迫地坐了整整三日,也没等到秦观月。

霍府。

“什么?没等到?”

霍邱披着外衣坐在床上,一脸震怒地看着跟前的光禄卿赵义勤,“怎么可能?”

赵义勤苦笑,“大人您在家养病有所不知,这几日,那秦观月根本就没去上朝!”

霍邱气得胸口一疼。

京城西山别苑。

硕大的山河屏风后便是金银打造的宽阔汤池,龙头入水处还镶嵌着明珠,一层白雾笼罩着温热的水面,夹杂着硫磺味的热气扑面而来。

秦观月泡在热腾腾的温泉里,闭着眼睛,神色放松。

身后萧明泱脱了衣服,坐到她对面,抿了口小米酒,笑看着她,“陪我浪了三天了,不用上朝啊?”

“休假。”

“你是不敢回去吧?”

萧明泱笑吟吟地挪到她旁边,“整个京城被你搞到天翻地覆,你自己跑这儿度假,不得气死他们?”

秦观月睁开眼睛,给自己倒了杯凉茶,“我一文弱女子,哪能跟他们硬碰硬,没必要。”

萧明泱见她喝茶,略有不满,“一点酒不喝?”

“喝酒伤脑,妨碍思考。”

秦观月瞥了她一眼,“你也少喝,小心晕倒在池子里。”

“米酒,不碍事,我上辈子一顿都能喝一斤。”

“……你哪里人?”

“东北的。”

“……”

“唉……”

萧明泱挽着一头长发,靠着池壁,边喝米酒边叹息,“襄未也有温泉,可惜不能搬到换我的皇宫里。”

秦观月往往听她说起皇宫才反应过来这位是个货真价实的封建皇帝。

“怎么从没听你自称过朕?”

“没必要,还麻烦。”

萧明泱漫不经心道,“而且那种唯我独尊的自称,说多了容易忘了自己是谁,到时真以为自己唯我独尊就完了。”

“是这个理。”

秦观月笑了笑,缓缓道,“太多人在坐上那个位子前只为保护身边人,坐上后却忘了自己为何而来。”

萧明泱微偏头,“我怎么觉得你在另有所指?”

“脑补过头。”

她离的近,秦观月有些嫌弃地看过去,却瞥见了她心脏处有一道指节长的伤疤,“怎么弄的?”

“几年前被人用箭射的。”

“……”

秦观月有些意外,没想过萧明泱这样的身份也会有生命危险。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这皇位可是抢来的,当年我只是个不受宠的公主,你总不能指望我世袭皇位吧?”

萧明泱一本正经地叹气,“我没你那么好命,新手村就有钦天鉴收留,我可都是一级一级砍人来的。”

秦观月想到那些关于襄未女帝的传说,说了句,“我可不觉得自己有多幸运。”

“嗯?”

“……”

秦观月朝她伸出手掌,萧明泱低头看去,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那块白皙干净的掌心上印着一朵半开的血色红莲,占据着小半个手掌,栩栩如生,像随时会盛开一般,瞧着诡丽妖艳。

“纹身?”

“……是毒药。”

“真的假的?”

萧明泱兴致勃勃地抓住她的手掌端详着,“什么毒药,专门用来纹身的?有别的图案吗?”

“……”

秦观月皮笑肉不笑地收回手,“回头给你弄一点,我亲自喂你。”

“听起来很贵重,还是不用了。”

萧明泱表情认真了些,“怎么弄的?”

“成为钦天鉴首徒的条件,以防我得到了钦天鉴却不愿被他们所用。”

“他们?”

“大羲皇帝,钦天鉴掌门,长老……”

秦观月漫不经心地拨弄着池水,“还有宁氏的其他人……”

“有慢性解药?”

“一月一次。”

“否则?”

“大概有医学上十二级疼痛的程度。”

“秦观月。”

“嗯?”

“拿了解药,便跟我回襄未吧。”

萧明泱偏头看着她,淡淡道,“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活成什么样就活成什么样,谁也不能动你。”

“……”

秦观月嘴唇微动,沉默了许久,才笑了下,“好啊,我会考虑的。”

萧明泱却很不满,捏着她的下巴,皱眉道,“我可是皇帝,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不好吗?”

秦观月失笑,挥开她的手,“不急着找你的烁金地图了吗?”

“急有什么用,急也找不到,谁让人不在我襄未呢。”

萧明泱懒洋洋地靠在池壁上,“我又不敢让你跟我透露计划,万一连累你受罚怎么办?”

“合着刚才故意让我感动,就是在这儿等我呢?”

“所以你承认刚才被我感动了?”

“……”

秦观月斜睨她,“还想不想知道了?”

萧明泱朝眨巴眨巴眼睛,“想。”

“宁婴忌惮网罗势力,为留后路才会铤而走险将账本暗藏在贡品中运送进京,这说明京中有让他信任的人,并且……”

“此人能接触到贡品,所以至少是个朝廷官员。”

萧明泱神色微滞,忽而想到了什么,“所以你是故意让楼冰河过来随行护卫的?”

秦观月笑了笑,没说话。

一墙之隔,偌大的水池里一南一北安静无声地坐着两个男人。

“……”

楼冰河扭头看了眼旁边闭着眼的少年,问道,“你的武功谁教的?”

“……”

“宫越?不太像。”

“……”

“你骨骼精奇,是天生的习武苗子,和我当年一样。”

“……”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入了伍……”

萧声睁开眼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楼冰河神色自若,“闲聊罢了。”

“……”

萧声冷冷瞥他一眼,披上衣服走了出去。

他动作极快,让对面走廊过来的绿衣少年看到了个白衣身影。

“今儿有人来了?”绿衣少年问。

内侍回道,“回二殿下的话,今日太子妃陪着襄未女帝过来的。”

“襄未女帝?”

二皇子宁巳瞬间来了兴致,“那女帝长得如何?美不美?听说她有三千后宫,有没有带过来一两个?”

“……奴才不知。”

“放心,我就是问问,不调戏人家堂堂女帝。”

宁巳目光瞥向方才那白衣身影出来的方向,“我去那儿泡。”

内侍为难,“那儿已经有人了。”

宁巳心头一喜,他知道太子妃身子弱,泡不了一会汤泉,方才出去的定是太子妃,那剩下的……

他弯起嘴角,推开门就冲了进去,嘴里还喊着,“这里面怎么没人啊?那本殿下就在这儿泡——”

他话音戛然而止,浑身僵硬地看着汤池中膀大腰圆的健壮男子。

身后的内侍匆忙赶来,“殿下,这是随行护卫的将军用的汤池啊!”

楼冰河懒洋洋看着他,“二殿下要一起?”

宁巳:“……”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