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三章 太清宴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4

当初的宫越有多位高权重,运筹帷幄,不在场一半的大臣都还记得我,那是个连大羲律法看不不顺眼都能拿来复修的人。到最后若不是他自愿原则已退出朝堂,回了钦天鉴,而如今朝堂上一半站的人都不像。在内而如今的霍邱。霍邱缄默片刻,才后转身看向秦观月,“原来是是宫先生的徒弟,倒到最后若非他自愿退出朝堂,回了钦天鉴,如今朝堂上一半站的人都不一样。。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太清宴》精选

当年的宫越有多位高权重,运筹帷幄,在场一半的大臣都还记得,那是个连大羲律法看不顺眼都能拿来重修的人。

到最后若非他自愿退出朝堂,回了钦天鉴,如今朝堂上一半站的人都不一样。

包括如今的霍邱。

霍邱沉默片刻,才转身看向秦观月,“原来是宫先生的徒弟,倒是老臣失敬了。”

秦观月起身朝一颔首,“霍大人谬赞。”

“不过即使是宫先生的徒弟,也不能逾越大羲律法,这还是当年宫先生自己定下的。”

霍邱转身看向宁昭,“无功者不受禄,有功者按功行赏,秦观月平乱有功,却还够不上帝师一职,至于她在钦天鉴所做的到底不能公之于众,贸然封帝师,难免堵不住天下悠悠之口。”

“是啊,陛下,秦姑娘年少有为,可到底太过年轻,若任帝师一职,只怕难以服众。”

“臣以为……”

“……”

三三两两的大臣都站了出来,这场接风宴俨然已经成了朝堂上的一次争论,而宴会原本的主角,女帝萧明泱却是丝毫不在意,反而翘着腿,一脸兴味地笑看着。

宁昭看着底下站了一排的臣子们,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诸位爱卿所言也有道理,那不如就先封她为太子少师吧。”

太子少师?若太子即位,秦观月不就自然而然成为帝师了?

“陛下——”

底下站着的几个臣子当即就要反对,却见宁昭的脸色一下冷了下来。

“……”

到此刻,霍邱等人哪里还不明白,他们的陛下这是在欲擒故纵呢,猜到他们不会同意封秦观月为帝师,所以一开始就打着少师的职位而去的。

即使是霍邱也不好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皇帝陛下,也只好吃了这闷亏。

“陛下……圣明。”

宁昭看着几人回到座位上,笑看向秦观月,“观月,往后太子就交给你了。”

所谓太子少师不过虚职,不过是个名正言顺的借口罢了。

“观月必不辱使命。”秦观月回道。

至于殿中其他人则是猜测着陛下此举,是否代表着开始打压霍阁老为首的南卢党人了?

一时间太清殿中沉默下来,宁昭却笑着吩咐内侍准备歌舞。

宴会期间歌舞总是少不了,早已不稀奇,可当王总管开口喊出“飞燕坊”三个字时,那些公子贵女们纷纷翘首以盼起来。

连韩小侯爷都激动地推秦观月,“是飞燕坊!”

秦观月疑惑,“飞燕坊怎么了?”

“飞燕坊,花魁瑶雀——”

韩征威抬起下巴指了指殿内的众人,“大半个京城的公子贵女们都捧着瑶雀姑娘呢!”

秦观月哑然,男的捧正常,女的也捧,这就很令人诧异了,她不禁也好奇这位瑶雀姑娘有多美。

然而当对方真的踏进这太清殿中时,她忽然明白为什么了。

不是因为容貌有多美,而是那一身清冷衿贵的气度便足以让人为之折服。

冷艳却不失硬朗的五官,眉间不点朱砂,不画红梅,只勾出一道朱色剑痕。浑身三分女子秀丽,七分男儿英气,着一身红衣站在人群中,却挺拔凌厉得似一柄长剑。

秦观月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那一身的贵气矜持丝毫不输盛世一国的公主。

她下意识想起女帝说起的那位玄河公子来,于是便扭头看向对面的萧明泱,却意外地发现对方居然也直直盯着这位瑶雀姑娘。

大臣们自然也发现了,不过有刚才求娶秦观月的例子在前,他们也淡定了,这位女帝就是喜欢漂亮的,不分男女。

乐声乍起,着舞衣者十三人缓缓而动,皆刚柔并济,静若山川,动若行云,飘渺间若孤鸿飞雁,起伏间如鹿鸣山皋。

殿中一片静寂,众人皆被这舞曲引去了注意力,连手中酒杯都停了下来。

秦观月弯了弯嘴角,放下酒杯,对身旁人说,“我出去散散心,若陛下问起,就说我不胜酒力,先行离席了。”

“哈?”

韩征威心说你都没喝呢,“不是,你总得跟陛下说一声吧?喂,喂——”

他话没说完,眼前已经没了人影,小侯爷嘀咕了几句,眼睛又落到了中间的红衣舞姬上。

那边秦观月出了太清殿,沿着走廊一路走到了宫门处。

暗淡的月色下,楼冰河拿着剑笔直地站在那里,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是你。”

“楼冰河听令。”

秦观月左手持一面金令,右手递过去一张纸,淡淡开口,“将这张纸上的人全部抓捕,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是。”

楼冰河接过纸转身要走,却听身后人喊住了他。

“还有何事?”

“明日一早,将东成王被捕一事散布出去。”

楼冰河目光一沉,“这也是陛下的旨意?”

“我可以代表陛下。”秦观月说。

楼冰河没再说话,转身离去。

秦观月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拢了拢厚实的披风,转身顺着宫道往回走去。

等她回到太清殿时,飞燕坊一曲舞方跳罢,众人水袖收起,皆负手而立,姿态从容。

宁昭目光瞥过悄然回到殿内的秦观月,笑看向萧明泱,“不知女帝以为此舞如何?”

“美极,刚柔并济,气势如虹。”

萧明泱笑看着殿中央的红衣女子,“不知这位红衣姑娘姓甚名何?”

“飞燕坊,瑶雀。”

那红衣女子轻轻开口,声音清朗悦耳,微低沉,便多了一丝别样的傲气来。

“大羲果真人杰地灵,连平民百姓都不失傲气风骨,羲帝圣明。”萧明泱笑着举起酒杯,遥敬宁昭一杯。

宁昭自然高兴,吩咐重赏,遥雀等人谢恩颔首退了下去。

“我大羲风光颇好,女帝若喜欢,朕派人陪你好好观赏游玩一番。”

“那便劳烦羲帝了。”

一场盛宴宾至如归,直至戌时众人才行礼退去。

宁昭在王总管的搀扶下回了寝殿,临入睡时随口吩咐了句,“朕今日饮多了酒,要多睡会,别让人来打扰。”

王总管自然应允,转身退出殿外,便吩咐人将宫门紧闭,任何人不得打扰陛下休息。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