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一章 再遇小侯爷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4

一炷香后,秦观月换了身与钦天鉴弟子服很像的白色绣银纹锦服,至于头发她坚决表示拒绝了大羲贵女之间流行的的各种盘髻,不是随意用木簪挽了发式。侍女手里还拿着各式金银玉簪,为么,“姑娘,这些都是陛下赐的……”秦观月没理睬她,“走吧。”侍女急忙跟进,却被侍女手里还拿着各式金银玉簪,为难道,“姑娘,这些都是陛下赐的……”。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再遇小侯爷》精选

一炷香后,秦观月换了身与钦天鉴弟子服很像的白色绣银纹锦服,至于头发她坚决拒绝了大羲贵女之间流行的各种盘髻,而是随意用木簪挽了发式。

侍女手里还拿着各式金银玉簪,为难道,“姑娘,这些都是陛下赐的……”

秦观月没搭理她,“走吧。”

侍女连忙跟上,却被秦观月伸手拦了下来。

“不是说你。”

秦观月淡淡瞥了她一眼,而后带着萧声走出了寄云殿。

萧声问,“你认路么?”

“不认识,但我不想被人监视,更不想被人指使着做什么与不做什么。”

秦观月坦然,“至于太清殿,我可以问路。”

宴会定在辰时,秦观月起的晚,再加上问路,走到太清殿时宫门外已经站满了等候的人。除满朝大臣外,也有各家贵女和公子,一个个锦衣华服,姿容端庄。

秦观月正疑惑这为女帝接风洗尘的宴会为何要请这么多公子小姐来,就听角落里的几个贵女也在说这事。

“听说那襄未女帝好男色,皇上才故意让官员们带着自己儿女来的。”

“啊?竟是这样?那我们这些贵女呢?”

“自然是掩人耳目了。”

“咦,那女帝好生不要脸……”

“……”

秦观月面无表情地听着,然后走过去问了句,“女帝有多不要脸?比暗地议论别人的人还不要脸吗?”

那几个贵女变了脸色,再见她服饰简单,身无环佩,言语便有些轻慢了起来。

“你是哪家的?穿这个样子也敢来皇宫赴宴,也不怕丢了府里的脸?”

“……”

秦观月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湖蓝衣裙,梳着飞云髻的少女,反问一句,“你又是哪家的?”

那蓝衣少女傲慢一笑,“我乃吏部尚书嫡女钟素。”

“哦,吏部尚书嫡女。”

秦观月面露恍然,而后对身后的萧声说,“记住了,吏部尚书嫡女钟素当众辱骂襄未女帝,一会记得提醒我禀报陛下。”

钟素脸色难看,“你敢!你知道我爹是谁吗?”

“你们嚼什么舌根子呢!”

旁边走来个穿藕色掐腰宫装的少女,十五六岁的年纪,杏眼圆脸,眸色灵动,似乎已经在旁边站着听了一会儿了。

那少女挡在秦观月面前,瞪着钟素道,“你们自己背后议论别人还好意思说别人?钟素你要脸不?”

钟素气呼呼地瞪回去,“与你何干?”

“我就是看不惯你欺负别人!”

那粉衣少女似乎颇忌惮这宫装少女,拉了拉钟素,“素素,咱们走吧,快开宴了……”

钟素瞪了她们一眼,转身走了。

那宫装少女转身问秦观月,“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

秦观月看她一身打扮,便知身份不低,“你是——”

凤槿辞说完笑着介绍自己,“凤槿辞,是丞相之女,你是哪家的?”

“秦观月。”

“啊……哦。”

凤槿辞习惯了别人先开口家门,头一次听别人这么简洁,却也没有介意,正要说什么,忽然听到内侍高喊了一声陛下驾到。

众人立刻弯腰下跪。

秦观月眉头微皱,没有动弹,旁边的凤槿辞一把把她拉了下来,“陛下来了,快跪下啊!”

秦观月跟着跪了下去。

身着明黄龙袍的宁昭与一身绣火焰纹黑色华服的萧明泱并肩走到众人面前,太子与太子妃跟在身后,缓缓踏入太清殿。

身边的凤槿辞偷偷抬头打量着一身黑红华服的萧明泱,忍不住感叹,“襄未女帝长得真好看……”

皇上与女帝先后进入殿内,身后众臣这才起身,跟着走进殿内。

空旷宽阔的太清殿足足摆放了五十多张桌席,最上方则是羲帝,其次便是女帝与太子左右相对,之后便是按各官品依次落座,而他们的子女则坐在他们的身后。

秦观月一个无官无品还无父无母的,默默带着萧声走到了最里面的角落里,结果却看到了韩征威。

这位小侯爷也发现了她,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脸色难看的很。

秦观月顿了顿,果断转身。

“你给我躲个试试?”

“……”

秦观月自然不好再躲,默默坐在了他旁边,“小侯爷怎么坐在了这里?”

韩征威自然不会说是因为被他爹嫌弃了,而是咬牙切齿道,“专门等你呢!”

秦观月跟没听见似的。

“那天让你跑了,今天我非问个清楚不可,你到底是哪边的?”

“小侯爷那天也没回答我,你是哪边的?越闻天那边的,还是陛下这边的?”

秦观月见他沉默,便道,“整个大羲子民都是陛下这边的,否则就是谋逆,我救了他,你还要我为他谋逆?”

这话说的诛心,韩征威哑然片刻,才道,“我没你谋逆,我只是想问你,从浮云山到同安,你是真心救我们的吗?”

“是。”秦观月毫不犹豫地回道。

韩征威心里刚舒坦了许多,就听她又说,“不过我和他终究是各为其主,往后就是敌人了。”

韩征威无法反驳,知道她说的是实话。

“那我再问一个问题,你当日让江焕先把我救出去,为什么?”

“我怕说出来会伤了你的心。”

“……你说!”

“是因为猜到你会去找孙楚救我们,而为了隐瞒我们的身份,你必然会让他去调查贡品失窃一案,这样无疑会逼得云氏和常逢源先下手为强,再加上孙楚之前有意泄露陛下驾临同安一事,就算云氏忍得住,他背后等了多年的东成王也忍不住,必定会倾巢而出,只为刺杀陛下。”

“……”

“我就说你知道真相会伤心的。”

韩征威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不愿承认自己当时真的被感动了。

“你怎么知道云氏背后的阴谋的?”

“三个月前我就已经收到了密报。”

“所以叛出钦天鉴也是做戏?”

“……”

“最后一个问题,越闻天到钦天鉴的行踪是不是你透露给我的,就为了让我主动去钦天鉴?”

“……”

韩征威明白了,他爹说的不错,他根本玩不过这个女人,就算心里有再大怨念,也只能服气。

韩征威扶着额低下头去,半天没吭声。

秦观月有点过意不去,问了句,“你没事

吧……”

“你别跟我说话……”

“抱歉,但我没有恶意,毕竟你是整个京城唯一会义不容辞帮越闻天的人。”

“……”

“真生气了?”

“……你闭嘴。”

“……”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