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八章 分道扬镳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3

楼冰河三人的办事速度十分快,城门外也确实有三千府兵,这些人在黎明之后之前就将同安主街道统统清除打扫清洁了个非常干净,而且将云家直接抄了。而那个幕后主使者的鬼面人,秦观月一就瓮中捉的那个鳖,东成王宁婴,醒过来后明白现今皇上今日已返京后,气得吐了口血,又晕了而那个幕后主使的鬼面人,秦观月一开始瓮中捉的那个鳖,东成王宁婴,醒来后知道当今皇上昨日已回京后,气得吐了口血,又晕死过去了。。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分道扬镳》精选

楼冰河等人的办事速度非常快,城门外也确实有三千府兵,这些人在黎明之前就将同安主街道全都清理打扫了个干净,并且将云家直接抄了。

而那个幕后主使的鬼面人,秦观月一开始瓮中捉的那个鳖,东成王宁婴,醒来后知道当今皇上昨日已回京后,气得吐了口血,又晕死过去了。

次日一早,秦观月还在吃早饭的时候,楼冰河就处置了常逢源等大小官员,并又任命了一批代理官员,其手段之雷厉风行丝毫看不出是个驰骋疆场的武将。

“他书香世家出身,当年还一心想着考科举来着。”

萧明泱在秦观月出神的时候走到了她身边,毫不客气地吃起来。

秦观月回头看她,“你们以前认识?”

“当然,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懵懂少年郎呢,正经的小奶狗。”

萧明泱挤了挤眼睛,“他以前是襄未人。”

秦观月面露诧异,这事她倒是不知道,关键宁昭那样唯我独尊的人怎么可能信任一个襄未人?

“放心,他与襄未有仇,不会背叛你们大羲的。”

“哦。”

秦观月对他背不背叛大羲并不关心,却对他以前是襄未人颇感兴趣,“他与襄未有什么仇?”

“他全族都被襄未帝灭了。”

萧明泱云淡风轻地说完后,似是怕她误会,连忙解释道,“不是我啊,是我哥。”

“你哥……”

秦观月听她这么说忽然想起,眼前这位女帝就是踏着那位只当了半天皇帝的襄未先帝的满门鲜血登基的。

甚至有传言说,那位女帝在她皇兄登基大典上杀了她皇兄后,直接走上祭天台,就着她皇兄留下的一众布置,直接登基了,不可谓不随性。

仿佛在世人眼里那个至高无上的位子,于她不过就是个累了坐下歇歇的椅子。

“这么认真地看着我做什么?”

萧明泱一边低头咬着油条一边含糊地问,“是不是在想我杀我哥满门的那事呢?”

“……”

秦观月被她如此直白的话给惊到,只好回道,“……是。”

“你可不要信外面那些谣言啊。”

萧明泱可怜巴巴地瞅着她,“人家一介弱女子……”

“所以是假的?”

“真的。”

“……”

秦观月心说我信了你的邪,你个弱女子。

她低头看了眼跟前的早饭,已经被吃的差不多了,只好给自己倒了口茶,“陛下胃口不错。”

“我是襄未的陛下,不是你的陛下,叫我萧明泱就行。”

萧明泱吃完接过小七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嘴角和手,“出国总得多吃点特色美食,而且大羲的东西不错的。”

秦观月听着她熟悉的语调,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忽而耳边响起轻笑,她抬头对上萧明泱的眼睛,对方正好整以暇地打量她。

秦观月顿时敛了心绪,“怎么了?”

萧明泱表情认真地看着她,“不知道你信不信,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熟悉,可我又确实没见过你。”

“是吗。”

“连你这副高贵冷艳的样子我也爱死了。”

“……”

两人插科打诨的功夫,楼冰河已经处理好了所有事情,齐集了兵马来喊她们俩上路。

萧明泱点点头,让小二打包了不少吃的东西。

秦观月以为她要带着路上吃,没想到她跟领导下乡慰问一样,一个个分给了楼冰河和手下那些凌云骑们。

秦观月看着那些凌云骑一脸无措又茫然的样子,心说这可真是最接地气的皇帝了。

她笑了下,一抬头却对上了韩征威充满敌意的眼神。

从昨夜被假装晕倒的孙楚绑起来,见到安然无事的自己后,这位小侯爷就一直对她这副冷漠的样子。

秦观月拉住了一旁杀死气四溢的萧声,却看见了远处走来的唐海一行人。

“明……秦姑娘。”

唐海看了她身后的萧声一眼,“你二弟他人呢?”

“他跟我发脾气,离家出走了,这位是我师弟。”

秦观月笑着打断了他的话,“唐镖头这是要回京了?”

“是啊,此次唐家来人劫狱,也带了我女儿的书信,我若再不回去该哄不好她了。”

“唐小姐真幸运,有您这样的父亲。”

秦观月说完看向来江焕,“江大侠也要去京城吗?”

“不知道。”

江焕顿了顿,又道,“他对你很好,你该珍惜。”

“……”

秦观月知道他说的是谁,笑着点了点头,“好,若他愿意回来,我便好好哄哄他。”

江焕嗯了声,说了声告辞后转身离开了。

唐海朝她抱了抱拳,“我们也出发了,秦姑娘,回京后若有空可以来唐门镖局坐,粗茶淡饭还是有的。”

“好,那便谢过唐镖头了。”

秦观月微颔首,“一路顺风。”

她掠过韩征威的马车,直接上了萧明泱的那辆,而萧声则又被楼冰河拉到一起去骑了马。

朗日乾坤,同安又恢复了初来时的繁荣喧闹。

秦观月坐在马车上看着外面的街道和来往的行人,渐渐出了神。

一旁的萧明泱见了笑问,“在想你的小男友啊?”

秦观月漫不经心地回道,“谁告诉你他是我小男友的?”

“啧,我又没说是谁?”

“……”

“你先是为他叛出钦天鉴,与天下为敌,后又为他冒生命危险跨越浮云山之巅,可转眼又在暗中让你那小师弟帮你谋划一切,故意将他逼走。”

女帝摇摇手指,神色悲悯,“女人啊,你的名字叫作妖。”

秦观月不置可否,“看来你知道的不少。”

“当然了,你们乘滑翔翼出逃的那晚,我就在那个红云镇上最高的那层酒楼上。”

萧明泱笑的十分得意,“就是我让小七射的箭,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秦观月面无表情地放下了帘子,闭上眼不理她。

这架明黄色的马车在二十银甲铁甲的护卫下,一路驶出了同安城,向北而去,身后同安城的百姓们驻足看了许久。

城外的林子里,越闻天站在那里看着那马车在众人护卫下远去。

身后的中年人走上前说,“少主,该出发了。”

越闻天应了声,而后从怀中取出了一方油纸。

中年男人看着里面的月饼随口问了句,“少主喜欢吃月饼?”

“不是我,有人喜欢吃。”

“谁?”

“不重要了。”

越闻天将月饼放在树下,转身离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