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七章 襄未女帝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3

“让他们罢手。”身后人威胁道。玄明弧咽了下口水,丝毫不敢动,“弓箭手不听我的命令。”“那就如此,你就没有用了——”脖子上的刀紧了一分,痛疼立马让人头皮发痛。玄明弧立即大叫,“都都给我住手!”那些弓箭手立马停下来了动作。开门迎客楼上的鬼面人目光狠厉,“给我云子弧咽了下口水,丝毫不敢动,“弓箭手不听我的命令。”。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襄未女帝》精选

“让他们停手。”身后人威胁道。

云子弧咽了下口水,丝毫不敢动,“弓箭手不听我的命令。”

“既然如此,你就没用了——”

脖子上的刀紧了一分,疼痛立刻让人头皮发麻。

云子弧当即大喊,“都住手!”

那些弓箭手立刻停下了动作。

迎客楼上的鬼面人目光狠厉,“给我杀了他们!不准停!”

弓箭手们面面相觑,那些死伤大半的士兵躲避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两旁,也都面露迟疑。

云子弧身后的孙楚站了出来,朗声道,“云氏叛乱犯上,死不足惜,此刻投降者,免受株连之罪,若执迷不悟,城外三千府兵恭候!”

叛军们尚在犹豫,身在包围中心的楼冰河扔了尸体看向众人,“我乃凌云将军楼冰河,奉命平乱,尔等皆为云氏所迫,降者死罪可免!”

凌云骑三字一出,叛军们顿时信了八分,开始三三两两地放下武器。

楼冰河冷笑一声,目光投向街道旁的楼层,却发现鬼面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将军,他要逃跑!”

孙楚抬手指向城门右侧,那鬼面人已经飞奔到了城门旁运输军备的小门前。

楼冰河立刻翻身上马去追。

就在这时,一道黑色箭矢擦着鬼面人的耳畔,将那狰狞鬼面钉在了城墙之上。

“咴——”

那马受惊之下一声长鸣,猛的停住了脚步,将那鬼面人狠狠甩了出去。

鬼面人从墙上滑落下来,露出了一张中年人的脸,当即一口血吐出,脸色惨白地晕死了过去。

寂静宽阔的街道上除了火把燃烧的声音外,死寂一片。

众人不约而同地扭头看向那黑色箭矢射来的地方,然后愣住了。

一个身穿黑红色衣裙的貌美女子缓缓向他们走来,明明不过二十岁的年纪,却沉着得令人不敢轻慢。

那女子看着楼冰河,笑道,“好久不见啊,小冰河。”

对楼冰河来说,这张脸他很熟悉,但见的并不多,却是镌刻在他记忆最深刻的那段岁月里的。

于是他静静看着眼前这女子,看着这张熟悉的脸,沉默许久后才缓缓开了口。

“襄未女帝。”

众人一瞬间屏住了呼吸,惊愕地看着眼前这女子。

襄未女帝?!

隐在暗处的秦观月亦是一怔,她想过很多明烟的身份,却从来没想过对方会是襄未的那位女帝。

明烟,明泱,萧明泱。

她自嘲地摇摇头,看向越闻天江焕三人,“抱歉诸位,我也眼瘸了回。”

越闻天倒是神色淡淡,“难得。”

金算子已经无法接受自己刚个女帝一路逃命过来,激动道,“听到没?她居然是襄未的女帝!我们救了个——”

“这么激动啊?”

萧明泱扭头笑盈盈地看向躲在暗处的他们。

几人顿时安静了,气氛一时冲动有些诡异。

金算子低声道,“我们救了你来着……”

萧明泱迎上秦观月的目光,笑问,“再不逃可就来不及了,秦观月……对吧?”

秦观月静静与她对视,“女帝果然明察秋毫。”

萧明泱没谦虚,瞥了越闻天一眼后,朝他们扬起嘴角,“祝你们好运,混不下去可以去襄未,报我名字就行!”

“……”

秦观月看着她这一会高贵霸气一会接地气的姿态少有的词穷,于是她放弃了接话,转而看向金算子,“你说的出城另一通道可是在城门那里?”

“是啊……”

金算子尴尬地指着远处鬼面人旁的那道小门,“就那躺着人的那个。”

秦观月:“……”

江焕打量了一下,“从屋顶绕过去。”

越闻天点头,“可以。”

金算子眼巴巴地指着自己,“那我呢?”

秦观月笑问,“你不是同安人吗?”

金算子笑不出来了,“实不相瞒,我四海为家,只要有命哪里都是家,反正都是住破庙,哪儿不是住呢。”

“我们不一定逃的出去。”

秦观月说完看向江焕,“江大侠也是,如今同安局势已定,你留下来比跟我们在一起安全。”

江焕目光定定看着他们,“你们到底是何人?”

“秦观月你应当是没听过的,但越闻天你肯定知道。”

“……”

江焕蹙眉看向越闻天,“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谢江大侠多番救命之恩,日后有机会定会相报。”

秦观月笑着道完谢,而后看向越闻天,“抱得动我吗?”

“……”

越闻天一把搂住她的腰,纵身跃上了屋顶。

“看来你伤好的差不多了。”

秦观月站定后下意识佝弯着腰,半跪在光滑的屋顶上。

越闻天上前牵住她的手,边往前走边开口,“你一直都这样么?”

“什么样?”

“有恩必报。”

“嗯?”

秦观月愣了下才想起来他指的是她刚才对江焕说的那句话,于是促狭一笑,“怎么,吃醋了?”

越闻天不理她,牵着她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

秦观月看了眼他牵着自己的手,笑道,“放心,在我心里你最重要。”

“……”

前方越发接近楼冰河等人的头顶,火光大盛,越闻天停下了脚步,背对着她问道,“你经常这样骗人吗?”

秦观月笑容微顿,没有接话。

耳边依稀可听见楼冰河与女帝的谈话声,脚下似乎已经在打扫战场了。

越闻天看了眼对面屋顶的距离,“距离不远,两个人动作太大,我先过去,你再跳过去,我接应你。”

“……嗯。”

越闻天没再说话,轻点脚尖跃了过去,而后转身朝她伸出手。

秦观月看着他在夜色下的双眸,那么认真,认真到眼里只有她。

她笑了下,然后猫着腰纵身跳了过去。

越闻天左手搂住她的手,右手握紧了她的手,缓冲之下将她护在了身下。

与此同时,一张瓦片摔落在地。

“咔嚓——”

在寂静的夜里,这一声响听得无比清晰。

一瞬间,所有铁甲兵将这座房子都围了起来,明亮的火光将屋顶的两人照得清清楚楚。

屋顶上。

“瓮中捉鳖,将计就计,这几招真正用来对付的是我吧。”

越闻天低头压在秦观月耳边,“雍州来的人确实已经到了同安。借云氏谋反之事,再用我作饵,将他们一网打尽,确实挺聪明,不愧是钦天鉴首徒,大羲未来的帝师。”

秦观月看着头顶的弦月与星辰,目光平静地听着他的话语。

“十年前我救了你,可我并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

“……”

“因为我本来打算将你带回家时再告诉你。”

“……”

“秦观月,你这个骗子。”

越闻天勒紧了她的腰,猛的将她向后推去。

秦观月瞳孔微缩,眼睁睁看着屋顶上少年冰冷的目光,身子快速坠落下去。

身后传来风声,有人将她拦腰接住,翻飞的衣袖遮住了她的视线,等她安然落地后,屋顶上已经没了少年的身影。

“没事?”一身黑衣的萧声问。

她摇摇头,身后响起轻缓的马蹄声。

身后的人群分开,一人策马驰至秦观月跟前,抬手间长刀抵住了她的脖子。

沉默着的萧声漠然拔出短刀,挡住了对方的刀。

秦观月抬头看去。

楼冰河骑在高头大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笑,“秦观月。”

“楼将军。”秦观月神色从容。

“来人,绑起来!”

“……”

秦观月笑了下,眼底带着凉意,“楼将军,你说绑谁?”

楼冰河扫了眼萧声,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请秦姑娘上马车。”

秦观月淡淡收回目光,走向了那架明黄色的马车,萧声则翻身上了马,走在马车旁边。

马车帘子被掀开来,萧明泱笑眯眯地朝她伸出手,“又见面了。”

秦观月握住她的手钻进了马车,寻了个位子坐好,目光却流连在帘外的夜色上。

“哎,那个小帅哥是谁啊?”萧明泱看着马车外的萧声问。

“师弟。”

“你不是叛出钦天鉴了吗,他还愿意跟着你?”

“他是我的人。”

秦观月说完立刻转移了话题,“不知女帝此来为何事?”

萧明泱朝她眨眨眼睛,“来玩玩,顺便聊聊两国合作发展什么的。”

“……”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