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四章 接驾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2

申时末,日出偏西。同安城大街上的摊贩早以收东西回了家,街道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也缩着脖子揣着手,深秋已悄悄将这座城笼上了一层寒冷的天气萧瑟之意。“阿嚏!”酒楼二层的邻窗位置,穿着红黑衣裙的女子昨日披起了一件厚厚的雪狐披风,绲边的雪白皮毛将她精致优雅艳丽的同安城大街上的摊贩早已收东西回了家,街道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也缩着脖子揣着手,初冬已悄然将这座城笼上了一层寒冷萧瑟之意。。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接驾》精选

申时末,日落偏西。

同安城大街上的摊贩早已收东西回了家,街道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也缩着脖子揣着手,初冬已悄然将这座城笼上了一层寒冷萧瑟之意。

“阿嚏!”

酒楼二层的邻窗位置,穿着红黑衣裙的女子今日披上了一件厚厚的雪狐披风,镶边的雪白皮毛将她精致明艳的脸衬得只有巴掌大小。

她百无聊赖地撑着脑袋看着外面的街道,直到楼梯走来一个黑衣青年,她才来了精神。

“如何?”

“整个同安已被包围,不得进出。”

青年目光投向城门方向,“数日前整个九江府兵皆被调至浮云山抓捕越闻天,如今的同安城内部空虚,不该有这么多官兵。”

“大约多少人?”

“五千。”

“五千?”

女子神色微讶,五千人已超过了一城府兵数目,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凑来的,“看来我们真赶上大戏了,这么多非编制武装人员,除了一种可能外我想不到其他的了。”

“什么?”

“造反。”

天边暗沉下来,从城外涌进来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悄无声息地向城南而去。

女子立刻起身拢起披风,与青年一起隐在栏杆后,看着那些士兵向知府宅邸涌去,双眼一亮,“走!”

青年蹙眉,“主子……”

“放心,那里都是聪明人,不敢随便动我。”女子笑着说,眉眼带着自信。

青年颔首,“是。”

常府。

天色黑下来,韩征威心里到底不放心,沐浴更衣后就想去牢房看看,结果却被上门来赔罪的常逢源给硬生生缠住了。

“小侯爷,下官这是诚心赔罪,您就赏个脸……”

常逢源身后站着两个丫鬟,手里皆捧着一个锦匣,盖子被打开了,里面全是各式珠宝金银。

韩征威瞥了眼那些珠宝金银,冷笑一声,“小爷我当年站在屋顶往朱雀大街洒金银的时候,你还是个穷酸秀才呢!”

常逢源也听过这位小侯爷的英勇事迹,可也是没办法,这会被埋汰的嘴里发苦,只能一个劲陪笑,“小侯爷说的是……”

他无奈之下看向一旁的那位宣威将军。

然而孙楚却自顾自地吃着饭菜,十分认真,将他们楼将军说的珍惜粮食实行得十分彻底。

韩征威冷笑一声,“人都放了吗?”

常逢源神色微顿,点头笑道,“放了放了,早放了,这会估计都出城门了。”

“已经走了?可是真的?你若是骗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下官不敢,真走了,不信您去大牢里看。”

韩征威心下一喜,看来越闻天他们已经知道同安城内待不得及时离开了,这倒也省了他担心。

“行,那我去看看。”

他本是故意试探那常逢源,却不想一出房门就怔在了原地。

门外团团包围着上百士兵,皆身披铁甲,手持精钢,一派肃杀之气,整个知府宅邸已然是插翅难飞!

韩征威心里一咯噔,扭头向孙楚看去,“你什么意思?”

孙楚扔了酒杯,皱眉回道,“不是我的人。”

“啊?”

韩征威一愣,转身进房把常逢源拎了出来,恶狠狠道,“那就是你了?”

常逢源也纳闷着呢,他人都调去牢房安置人去了,整个九江府兵都调钦天鉴去了还没回来,哪来的这么多人?

孙楚走到韩征威身边,握紧腰间佩刀,“来人!”

“孙将军,你的人怕是来不了了。”

一道傲慢的声音响起,包围的士兵从中分开一条路来,一身锦衣的云子弧神色从容地走了出来。

“云子弧?”

韩征威咬牙看向常逢源,“他怎么进来的?姓常的,你不得了啊,这么多人,你区区知府是要造反吗!”

常逢源脸都吓白了,“下官……下官不知道啊,小侯爷,小侯爷……孙将军!我冤枉啊,我真的不知道啊!”

韩征威一脚把他踹开,扭头看向孙楚,“怎么样,打得过吗?”

“逃出去没问题。”

孙楚咧嘴笑了声,抬手拔刀,忽然脸色一变。

韩征威心里一惊,“怎么了?”

孙楚站在那里猛的一踉跄,身子往后倒去。

韩征威一把扶住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桌上的那些饭菜,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他扭头看向一旁躲着的常逢源,厉声道,“这菜可是你带人送过来的,我没冤枉你吧!”

常逢源吓得躲进柱子后,“我……谁让你们要查贡品的事,我……我也是没办法……”

“那我朋友呢?他们人在哪里?”

“在……在牢里关着呢。”

“混账——”

韩征威恨得牙都要咬碎,只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居然会相信常逢源会老实放人!

孙楚虽未完全昏迷过去,却也失去了行动力,完全靠在了他身上。

韩征威扶着他,冷眼看向云子弧,“云氏这是要造反?”

云子弧没搭理他,挥了挥手,“抓起来。”

“云子弧你敢!”

韩征威拔出孙楚腰间的刀指向云子弧,“我乃镇威侯世子,孙楚是凌云骑副将,皇上钦封宣威将军!”

“镇威侯世子……是你?”

云子弧蹙眉看着他片刻,神色冷然地看向角落里的人,“常逢源,你是不是该跟我解释解释?”

常逢源吓得浑身一抖,颤颤巍巍道,“我也是才知道……”

云子弧愠怒,“和他一起的那两个人呢?又是谁?”

常逢源估摸了下云子弧造反成功的几率有多大,“那俩应该是普通老百姓。”

“你——”

“别杀我别杀我!我说的是真的!”

云子弧冷笑一声,“放心,不会杀你的,我还需要你这个知府来接圣驾呢。”

“圣驾……”

常逢源眼睛一下睁圆了,吓得连句囫囵话都说不出来,“云云云公子,这可不能乱来啊,是要杀头,诛九族的大罪啊!”

韩征威听到这里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一瞬间甚至有种不可置信的荒谬感。

“……你要刺杀皇上?”

“小侯爷,知道的太多,我可就不只是把你关起来了。”

云子弧命人将韩征威孙楚都绑了起来,而后抬眼看向一旁瑟缩的常逢源,“跟小侯爷一起的那两人呢?”

“我给……移到暗室去了。”

“呵。”

云子弧被他气笑了,“常逢源啊常逢源,说你聪明,你又笨,说你笨,你又有点小聪明。合着你早就瞒着我把那两人藏起来,好给自己留条后路是吧。”

常逢源讪笑,“惜命嘛……”

“让你的人去暗室把那两个人带过来。”

云子弧冷笑看着他,“至于你,该和我去接驾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