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三章 小侯爷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2

一墙之隔,韩征威刚让墙那边的两人离开了,一扭过身就被人迎面而来一刀砍了回来。他吓得魂飞魄散,脑海里一片空白,却硬生生站在那里没一屁股坐到地上来。“很不错,竟然没吓到尿裤子。”穿着一身宽松度衣衫的孙楚抽回刀,行了个礼,“小侯爷。”韩征威缓缓地回过神来,登时他吓得魂飞魄散,脑海里一片空白,却硬是站在那里没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小侯爷》精选

一墙之隔,韩征威刚让墙那边的两人离开,一转过身就被人迎面一刀砍了过来。

他吓得魂飞魄散,脑海里一片空白,却硬是站在那里没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不错,居然没吓到尿裤子。”

穿着一身宽松衣衫的孙楚收回刀,行了个礼,“小侯爷。”

韩征威缓缓回过神来,顿时心头怒起,一脚踹了过去。

孙楚侧身避过,“方才那是镇威侯的原话。”

韩征威一抖,瞬间怂了起来,“我爹?知他怎么道我在这儿的?是不是楼冰河说的!”

孙楚却冷冷问了句,“传侯爷的话,小侯爷可玩够了,玩够了便该回去了。”

“我不回去——”

他话音刚落,孙楚就将刀架在了他脖子上。

韩征威头皮一麻,“你……你想做什么?我可是镇威侯府的嫡子!”

“镇威侯委托我家将军回京时顺道将小侯爷带回去,另外侯爷让我转告你,你在外做的好事他都知道了。”

“……”

韩征威心说完了,他救越闻天这事说小了是少不更事,说大了那就是欺君犯上,他爹绝对要抽死他。

不过他还是死撑着回了句,“我……我做什么了我?”

“逃学。”

“……”

大起大落不过如此。

韩征威心里松了一大口气,猛的抬手挥开他的刀,“此事我自会跟我爹解释,用不着楼冰河多管闲事!”

孙楚不置可否,收起刀伸手示意韩征威坐下。

韩征威哪有心情坐,他焦急地拉住对方,“我是找你救人的!”

“救谁?”

“救——”

韩征威咳了声,认真道,“唐家镖局。”

孙楚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谁?”

“我逃跑的途中遇到过山贼,是唐家镖局的人救了我……”

韩征威利用自己多年来撒谎骗爹娘和国子监祭酒的本事,将越闻天秦观月二人摘出去,将整个事情经过都告诉了孙楚。

孙楚听完却道,“我来同安三日,怎么没听说此事?”

“因为此事有诈!”

“什么诈?”

“什么诈……什么诈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有诈,不然云家和同安知府为什么不追查?”

韩征威威胁道,“总之你一定要查清这件事,把他们放出来!”

“可以,我甚至可以先将他们放出来,但您必须得跟我一起回京。”

孙楚神色恭敬,“小侯爷若答应,便先去梳洗更衣,我这便让同安知府放人。”

“成。”

韩征威上前一步,“我跟你一道。”

下人来传话的时候,常逢源正在自己最喜欢的小妾房里藏金条,听到后连忙收拾了东西出去迎接,结果一眼就看到了孙楚身边的韩征威。

常逢源后背一凉,僵着脸开口,“这位是……”

“怎么,装不认识小爷了?啊?”

韩征威上前一把揪过他衣领,趁机凑到他耳边低声道,“别说见过跟我在一起的那两人,不然小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知不知道!”

常逢源立刻摸透了其中有蹊跷,使了个眼色表示明白。

那边孙楚怕小侯爷揍人,上前一边解围,一边解释,“这位是镇威侯之子,韩征威。”

镇威侯府……

常逢源脚下一阵发软,镇威侯是什么人,他在天高皇帝远的九江都听过镇威侯府的大名。

一门二将帅,还出了个太子正妃,当今陛下最依仗的心腹之一,当年还是保皇派,功勋显赫,当年若非老侯爷拒不受封,今日可就是大羲第一位异姓王了。

。若说整个皇宫靠凌云骑,那整个琅琊京都便靠镇威侯手上的白衣燕翎军。

至于那小侯爷,听说是纨绔不得了,无法无天,连皇上都宽纵他几分,想必是宠到骨子里了。

他居然把这么个混世小魔王抓进牢里关了好几天,他想想都想抽自己一巴掌!

“小侯爷……那个,您看,下官有眼无珠,不小心得罪了您,您大人有大量,下官给你赔罪了!”

韩征威摆手,“立马把人给我放了!”

常逢源犹豫了下,试探道,“……放谁?”

“所有人!”

韩征威使了个眼色,“把我朋友都放了。”

常逢源连连点头,带着下人离开了。

韩征威松了口气,扭头发现孙楚在看自己,于是咳了声,“这事我记下了,回头我让你们将军给你记功,剩下的你就不用管了,我自己管。”

孙楚也没多问,只打量了下他全身上下,“小侯爷要不先去沐浴更衣一番?”

韩征威闻了下自己,顿时皱了眉,却还不放心,伸手拉住了要走的孙楚,笑道,“咱们一道呗?”

“……”

孙楚挑眉看向他。

“你帮了我一回,咱们就算有交情,朋友之间一起泡个澡堂子正常的很。”

韩征威不等他拒绝,又道,“不去就是看不起我,我回头告诉楼冰河说你骂他。”

孙楚笑笑,答应了。

那边急匆匆出门的常逢源出了院门,就吩咐下人道,“赶紧通知云子弧,说孙楚已经知道贡品被盗,镖局被抓的事,让他收好尾巴!”

“是,那人还放吗?”

“……”

常逢源百般纠结了一番,咬牙道,“不放!这要是放了,功劳都是孙楚的了,我什么也捞不着,还惹一身腥!”

“那怎么办?”

“镖局的原地关着,那两个姐弟给我藏暗室里,快点!”

“是!”

常逢源看着下人跑走的背影,心扑通扑通地跳,总觉得有什么事发生。

云家家大业大,占着半个九江的盐米商铺,私采个矿倒也没什么,偏偏出了人命,他本想着这事掩过去就算了,可没想到云家今年藏在贡品里要送进京的东西丢了,那上面可是清清楚楚记着云家给他送过多少东西。

且那贡品里夹杂了送给京中某些人的东西的,这事要是捅到皇上跟前去了,多年来在京中打通的那些个人脉怕是一个也用不上,说不定那些人还会为了保命而反踩他一脚。

“啧。”

他越想越后悔,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疼得又摸了摸,一个劲叹气。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