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一章 袒露身份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1

“嗯。”秦观月看向江焕,“带他们俩走吧。”“等等!”韩征威急切而恼火地看向秦观月,“你是也不是急疯了?”秦观月坦荡,“我不急啊。”韩征威气得一咬牙,“你救他干什么?他是你爹啊?”“哎,小少爷这话怎么说的?”金算符听着不开心了,“我金算符是救命之恩必秦观月看向江焕,“带他们俩走吧。”。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袒露身份》精选

“嗯。”

秦观月看向江焕,“带他们俩走吧。”

“等等!”

韩征威焦急而气愤地看向秦观月,“你是不是急疯了?”

秦观月坦然,“我不急啊。”

韩征威气得咬牙,“你救他干什么?他是你爹啊?”

“哎,小少爷这话怎么说的?”

金算子听着不高兴了,“我金算子是有恩必报之人,救我怎得不能救了?”

“那不然救谁?不是你说我们任何一个留下你都不放心吗?”

秦观月面露无辜,“所以我只好和他一起留下作伴。”

“确定?”江焕问。

“确定,时间紧急,带他俩走吧。”秦观月说。

江焕点头,拿出钥匙将牢门打开,直接拎走了韩征威和金算子。

韩征威板着脸,满脸不情愿。

金算子笑容满面,受宠若惊,拱着手对秦观月笑,“多谢姑娘大恩,以后若还能再见,我金算子必报姑娘之恩。”

秦观月笑道,“那便劳烦金先生照顾好我这弟弟了。”

金算子一口应了。

韩征威脸色难看,“我若逃了,回来姓常的一定会为难你们。”

“不会。”

秦观月说的笃定,又道,“若非想救我们,便去把贡品找回来。”

不等韩征威回话,江焕已经拎着二人离开,牢房门也被重新锁好,整个牢房恢复了黑暗和安静。

唐海目光探究地看着对面的白衣姑娘,“明姑娘为何选了金算子?”

“我不能舍下任何一个弟弟,却又不能不为明家留后,索性将这机会赠予金算子。金算子常年混迹于同安,得我一份恩情,也能保我小弟平安。”秦观月慢条斯理地说。

“我那女儿与你一般大,却是不如你半分聪明。”唐海感慨不已,随即便躺在干草上入睡了。

秦观月也理了理干草准备入睡,却听到少年低声开了口。

“你为什么要让他追回丢失的贡品?”

“随口一说罢了。”

她墨色的眼瞳在窗外投来的月光下泛着幽深的光泽,如深海下的珍珠般熠熠生辉。

越闻天看着她微弯起的眼睛,转过头去,闭上眼假寐。

忽而耳边又响起轻轻的一句,“放心,不会害他。”

“……”

他再次睁开眼,身旁人却已经依靠着牢房的墙壁入睡,纤瘦的小身躯紧缩成了一团。

他静静看了会,脱了外衣披在她身上,目光投向窗外,那里恰有一只白鸽自夜色中飞掠而过。

第二日一早,宿醉未醒的常逢源还未睁眼便听到牢房丢了两个人的噩耗,忙不迭地跑去了大牢查看。

结果当他衣衫不整地看到牢房一脸从容地越闻天和秦观月后,狠狠给了那官差两巴掌!

“你眼睛瞎了吗?人不在这儿吗!你小子是要吓死老爷我吗!信不信本官将你杖毙?”

“大人饶命!”

那官差吓得跪地求饶,边哭喊边指着牢房解释,“小的没骗你,那牢房原来关着三个人的,跑的那人原来还踢过您一脚呢!”

常逢源拧着眉头想了一下,似乎是有这么个人,不过因为不重要,他便没放在心上。

“那不是只丢了一个人吗?你为何说丢了两个人?”

“大人,旁边关的金算子也不见了啊!”

“金算……金算子?”

常逢源一脚踹了过去,怒道,“一个神棍丢了你跑来跟我报丧啊!”

那官差冤枉道,“大人您不记得了吗?他骗了您整整二百两银子啊!”

常逢源想了下,好像还真有这事,不过眼下二百两银子算什么,只要牢里那两人在,那就能保住命。

他摆摆手,扫了牢里秦观月和越闻天一眼,“行了,给我看好那两个就行。”

官差点点头,又问,“那……踹您的那个怎么办?要抓回来吗?”

“不管他,所有人给我看好剩下的两个,丢了要你们脑袋!”

“是是是!”

常逢源冷哼了声,回去了,留下那官差几个盯着牢里的秦观月也没个好气,“都给我老实点!”

秦观月神色坦然,一旁的越闻天更是连头都没抬过。

待人走了后,秦观月一抬头便迎上对面的唐海审视的目光,不由笑问,“唐镖头看着我做什么?”

“我在想常逢源何以如此重视你二人,我本以为你们姐弟是因我而被连累入狱,现在看来你们姐弟似乎比我们还重要。”

“唐镖头怎么会这么想?我小弟逃了,那知府大人都没什么反应,兴许只是觉得留着我们,我小弟也会早晚会回来吧。”

唐海听她这么说表情又怪异起来,“明姑娘这般年纪轻轻,聪明得过分了。”

秦观月笑,“唐镖头可是又想到你的女儿了?”

她这么一说唐海脸色瞬间又柔和了下来,禁不住叹了口气,“她啊,任性得很,这回若是知道我被困,肯定要冲过来劫狱。”

“果真是江湖儿女。”

“不过是走江湖讨活的粗人罢了,若可以的话,我也想让她如明姑娘知书达理,早日嫁个好人家。”

“人生天地间,归去无愧心。”

秦观月轻笑,“世间女子并非只有嫁人为归处,大美山河,世间百味,无愧于心便最好,唐镖头难道不觉得让她开心最好吗?”

“明姑娘……果真与众不同。”

唐海有些讶异又有些好奇,“那不知明姑娘可有所求?”

“自由吧。”秦观月淡淡道。

角落里,越闻天抬头看着她的侧脸,目光深邃。

唐海倒是头一次听到这个说法,失笑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便是帝王也不得自由身,更何况是我们这些平头百姓呢。”

秦观月亦垂眸,低声感慨道,“是啊,有多少人能活的自由呢……”

“所求为自由,必是有所困,不知明姑何所困?想必不会是区区山匪,一方囚笼。”

“……”

身后的越闻天周身瞬间冷了下来,不动神色地看向对面的人。

秦观月却低头勾弄着身下的干草,“唐镖头求镖队平安,我也求平安,不过我三人到底是借了镖队东风,日后若有机会,我会还这个人情的。”

“明姑娘这是承认了?”

唐海见她但笑不语,心里也明白了,“那明姑娘……”

“秦。”

秦观月忽然打断了他的话,笑道,“我不姓明,姓秦。”

“秦姑娘不怕我透露身份?”

“不会的。”

秦观月看着对面,嫣然一笑,“对了唐镖头,我们三姐弟都是钦犯,收留我们的人也会被株连九族的。”

“……”

唐海一愣,一时竟没说出话来。

一旁的越闻天微微弯起了嘴角。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