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十七章 金算子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1

这队官兵足有四十人,就这么趁着夜色,悄悄无言地将秦观月一行人送入了城南知府衙门的大牢里。牢房里灰暗湿潮,但是脚下铺了一层稻草,但也丝毫抵挡不了阴森森寒气,特别空气中还参杂着血的腐臭。韩小侯爷抱着胳膊蹲在那里缄默许久后才颓唐地喃喃,“我长这么大牢房里阴暗潮湿,虽然脚下铺了一层稻草,但也丝毫抵御不了阴森寒气,尤其空气中还夹杂着血的腥臭。。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金算子》精选

这队官兵足有四十人,就这么趁着夜色,悄然无声地将秦观月一行人送进了城南知府衙门的大牢里。

牢房里阴暗潮湿,虽然脚下铺了一层稻草,但也丝毫抵御不了阴森寒气,尤其空气中还夹杂着血的腥臭。

韩小侯爷抱着胳膊蹲在那里沉默许久后才颓丧地喃喃,“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蹲大牢……”

秦观月没理他,看向对面牢房的唐海,“唐镖头,我姐弟三人既然已经遭了连累,可否知晓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对对,这莫名其妙地被抓了算怎么回事?那姓张的怎么回事?凭什么害我们?还有你们到底丢没丢东西?”

这话简直问到韩征威心坎上了。

“东西确实没丢,可照张天的反应看来,确实有东西丢了,只是我不知道罢了,至于为什么要抓你们……”

唐海坐在阴影处,嗓音低沉,“大概因为丢的东西不能让别人知道吧。”

韩征威一愣。

民间有言,三安九江云褚氏,琅琊千乘共双林,云氏几乎掌握着一半九江,其财力权势滔天,能做的事太多了。

“那……现在咱们怎么办?”

他抬头看的是越闻天,回答他的却是秦观月。

“我们被抓走时,我看江大侠不在其中,想必他会来救我们的。”

唐海笑了笑,似乎对她这般乐观的态度颇为欣赏,“不错,江焕会寻得机会救我们出去的。”

秦观月道了句谢,撩起裙摆便准备坐下,却被人拉住了胳膊。

越闻天脱了外衣铺在那干草上,“坐。”

秦观月微怔,随即弯了弯嘴角坐下,“谢谢。”

牢房没安静多久,房梁上就跳下来了一个人,轻飘飘地落在了几人面前。

韩征威蹭地站起来,期待地看着突然出现的江焕,越闻天和秦观月也同时睁开了眼。

“江大侠!你怎么过来了?”

“我暗中跟在你们身后。”

江焕对上韩征威那双发光的眼睛,脚步顿了顿,轻声道,“除我之外,似乎一队人马在暗中跟踪。”

韩征威吓一跳,以为是楼冰河追来了,偷偷看向秦观月。

秦观月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抓你们的人确实是云氏指使,眼下已经城戒严。”江焕继续说道。

唐海立刻从腰间取下一枚巴掌大的铜牌递给江焕,“江兄弟,劳烦你将它交于同安城北的一家铁铺,再将我被抓之事告诉对方。”

江焕点头,脚尖轻点,避着官差又离开了。

韩征威看的羡慕不已,“我要是也有这样的功夫就好了。”

刚说完肚子就咕噜噜叫了起来,越闻天抬手扔了个烧饼给他。

韩征威连忙接过,想想掰了一半给秦观月,又掰了一半递给越闻天。

越闻天却没接,“我不饿。”

“我也不饿。”秦观月将烧饼推回去。

韩征威皱眉,“咱们一早被抓来,怎么可能不饿……”

这时,角落里突然响起一道粗哑的声音来,“你们都不饿不如给我吧?”

几人皆是一惊。

“什么人!”

“嗨,瞧你这话问的,在这儿的能是什么人,当然是犯人了。”

伴随着这粗哑随意的话,隔壁牢房黑黢黢的阴影角落里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张脏兮兮的脸,顶着乱糟糟的长发,从栏杆中间挤了出来。

对方咧开嘴朝他们一笑,露出一口白惨惨的牙。

“嘿嘿。”

“……”

那副尊容委实太过邋遢,韩小侯爷吓得差点一脚飞踹过去!

幸好越闻天一把拉住了他,并看向对方,“什么人?”

那人直勾勾地盯着秦观月手里的半块饼,嘿嘿笑道,“给我半块饼,我帮你们一个忙。”

越闻天夺过韩征威手里的半块饼扔了过去,“说。”

那人狼吞虎咽地吃了半块饼,不忘斯文地理了理一头乱发,露出来一张青年的脸,大约二十几岁,脏兮兮的脸上只能看出一双狡猾世俗的眼睛。

对方整理完毕,清了清嗓子,大摇大摆地问道,“你们算什么东西啊?”

“……”

韩小侯爷撸了撸袖子,心说我个暴脾气。

“好心给你吃东西你还骂人,你个臭乞丐是不是不知道小爷姓什么!”

“姓氏不算,不排除有红杏出墙的,我只算家宅前途姻缘。”

秦观月听明白了,这人是个算命的,随口问了句,“那劳烦神棍兄给我们算算前途如何?”

那人懒洋洋地摆摆手,“谁给卦金给谁算。”

韩征威扬着头来了句,“成,那你给小爷看个相吧!”

那人探头眯眼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道,“是个倒霉相。”

“……”

韩征威撸起袖子就要过去揍人。

“不用理会他。”

对面的唐海响起一声笑,“这人叫金算子,同安城的惯骗,时常走街串巷骗些无知妇孺,你们不用搭理他。”

韩征威嗤笑一声,“原来是个骗子。”

那人满不在意地感叹一句,“世人无知啊。”

秦观月一笑,将自己半块烧饼也扔了过去,“劳烦也帮我算算?”

那人一把接过烧饼塞进了怀里,将秦观月一番打量,啧啧叹道,“这位姑娘前世今生都是个穷苦命啊。”

韩征威差点笑出声来,堂堂钦天鉴的首席大弟子,未来大羲的帝师,穷苦?果然是个骗子!

秦观月却点点头,“先生神机妙算啊。”

韩征威正要开骂,牢房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那神棍闻声飞快躺在地上,闭上眼睛瞬间安静得像个死人。

韩征威:“……”

他算是知道这人嘴这么贱怎么没被人打死了,这强烈的求生欲着实令人佩服。

来人是个小官差,恭敬地引着什么人进了牢。

那是个月白风清的公子模样的男人,一袭绿衣绣着竹荷,不过十七八,容貌端正,翠玉带束发,端的世家风流。

那公子目光扫向秦观月三人时,眉心微蹙,“这三个也是镖师?”

“好像是那江焕在半路救的。”

张天从那青年身后缓缓走出,讨好道,“无关之人,小的这便杀了。”

韩征威等人闻言皆是后背一凉。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