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十三章 通缉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10

三人逃出后已近子时,与此同时的钦天鉴天狐门前早以火光天尊。九江府兵谨守着上山之路,而凌云骑则守在钦天鉴山门之后的解剑石处。百步石阶下站着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神色威仪,目光锋利,但是身穿普普通通的玄色衣衫,却让人心生惧怕。而在他身后则站着楼冰九江府兵严守着下山之路,而凌云骑则守在钦天鉴山门之前的解剑石处。。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通缉》精选

三人逃出后已近子时,与此同时的钦天鉴玄狐门前早已火光通天。

九江府兵严守着下山之路,而凌云骑则守在钦天鉴山门之前的解剑石处。

百步石阶下站着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神色威严,目光锐利,不过身着普通的玄色衣衫,却让人心生畏惧。

而在他身后则站着楼冰河与气势凛然的凌云骑。

众人皆下跪行礼,“参见陛下!”

男人神色平静,看向面前的红衣女子,“他呢?”

红衣女子神色淡淡,不见丝毫恭敬,“在殿内等你。”

闻言,这被众人跪拜的男人却弯起嘴角笑了下,“好。”

片刻后,朝阳殿内两人相对而坐,中间放着一张茶桌,却如隔着天堑。

“通往雍州之路全数封尽,凌云骑整整搜了三日却都没有任何线索。”

宁昭看着对面的白发男人,“你教出来的徒儿果然不简单。”

“他有三子,如今却只剩最后一个,你何必赶尽杀绝?”宫越目光淡淡。

“赶尽杀绝?”

宁昭低声笑,而后猛的拍了下桌案,目光阴沉,“越氏哪怕只有一人都可能夺了我宁氏江山,你说我该不该赶尽杀绝?”

“宁氏的江山?”

“宫越,不要故意惹我生气。”

“……”

宫越抬眸静静看着他,“你待如何?将我拿下,刑讯逼供?”

“你——”

宁昭睁大眼睛,咬牙切齿道,“你这是在讽刺我?在你心里,我就已经是十恶不赦之人了?”

“……”

“你看着我!”

宁昭抓住他的手腕,语气阴森,“你记着,我宁昭会背叛天下所有人,独不会背叛你,所以你也不准背叛我!”

宫越静静看着他。

宁昭看着他没有波澜的脖子,眼中暴厉一瞬间退去,他软了语气,“对不起……”

宫越缓缓挣开他的手,将一杯茶放入他掌心,“他回不了雍州,便只能反其道而行之。”

宁昭一怔,拂袖坐回去,“他若回京,说不定我倒能留越氏一条血脉。”

宫越垂着眸子,没有说话。

宁昭目光幽深,“我以为你不想帮我了。”

“我没想帮你,可我这一大家子人要养活,还有个不听话的徒儿在外面,总得忍让三分。”

“你那个带走越闻天的徒儿?”

宁昭笑着挑眉,“她叫什么名字?”

“秦观月。

“坐观日月……”

宁昭目光微顿,抬头似笑非笑,“看来你对她寄予厚望。”

“你见过她。”宫越说。

宁昭一怔,忽然想到了什么,诧异道,“……是她?”

“对。”

宫越眼里浮起笑意,“是她。”

这一夜整个九江城都不曾安宁,高耸的浮云山上到处可见明亮的火把,铮鸣的铁甲声。

钦天鉴的众人一夜未眠,而朝阳殿内的烛火一夜未熄。

一夜间,钦天鉴首徒叛出师门,携钦犯越闻天出逃的消息充斥着整个大羲。

整个九江都在追寻二人的下落,却毫无踪迹。

如此五日后,繁华喧闹的同安城。

人来人往的城门口,一支插着唐字旗帜的镖队运着木箱缓缓进了城,穿过川流不息的街道,停在了城中最大的客栈前。

一身短打的镖师扭头对马车内喊了句,“明姑娘,到客栈了。”

面容黝黑的黑衣少年上前掀起车厢的帘子,一只纤长白皙的手伸出来,搭在了少年掌心。

一位身穿白衣的少女缓缓走下车厢,五官明秀,双眸有神,一头乌发只用木簪盘起,十五六岁的年纪便已显露出过人的姿色来。

少女向那为首的中年镖师款款一礼,“多谢唐镖头。”

“顺路而已。”

唐海笑着摆摆手,转身指挥手下镖师搬运护送的箱子。

少女见状转身看向人群之外,那里站着一个头戴斗笠抱着长剑的青年,沉默得像一株松柏。

她走过去低头一礼,“谢江大侠对我姐弟的救命之恩。”

青年淡淡瞥了她一眼,“顺手而已,镖队明天就会离开同安。”

言下之意便是要分道扬镳了。

少女笑着点点头,没再说话,看着他们个个神色认真地小心搬运着那些木箱。

一旁,身穿粗布蓝衣的少年凑到她跟前,低声问道,“他们不带咱们了,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秦观月看着路边琳琅满目的摊子铺子,川流不息的人群,心情很不错。

这同安城不愧是九江三大城之一,果真繁华。

韩小侯爷紧张不已,“你不是说咱们要躲在唐家这镖队里一路掩人耳目到京城吗?现在人家根本不带我们,万一凌云骑找到我们怎么办?”

“凌云骑找到我们是早晚的事。”

“……什么意思?”

韩小侯爷一脸震惊,“你不是说他们料不到我们会躲进土匪窝里吗?”

三天前的那个夜晚,他们乘着滑翔翼从浮云山逃出后,易容一番后,假装寻亲的三姐弟故意被黑鹰山上的那群山匪盯上,而后被恰巧路过的唐门镖局的人救了下来,后面也就顺理成章地搭了他们的顺风车。

冲着唐门镖局在京城的人脉,一路上确实很平静。

可这显然不是长久之计。

“缓兵之计罢了,能拖个三天已经是极限了,从我们走出黑鹰寨时就已经暴露行踪了,只不过一时没人敢打探唐家的这支镖队罢了。”

秦观月低头理了理衣袖,“就算是楼冰河也得顾忌下位列天榜十三位的瞬身剑江焕。”

韩小侯爷心里思绪万千,目光落在镖队运送的那些箱子上,问出了内心的疑惑,“唐家的镖局在京城是老江湖,运什么东西也不至于一路这么紧张吧?”

“与我们无关,不要多问。”

秦观月说完就进了客栈,剩下韩征威眉头紧锁地看着她的背影,然后一把扯住了路过的越闻天。

“你觉得她可信吗?”

“不然?”

“她瞧着一点不像救你的模样。”

“放心,她怕死的很。”

越闻天说完,随手往客栈外躺着的乞丐碗里扔了几枚铜板,目光扫过路边贴着的通缉画像,低头快步进了客栈。

小侯爷皱眉想了会,也跟着走了进去。

客栈很大,在这同安城里也是数一数二的规模,唐海让人停了脚程,吩咐镖师们将那几口箱子都搬进了客栈后院的房间里。

秦观月站在二楼看着他们进进出出搬运着那些木箱,神色莫测。

耳边响起另一个人的脚步声。

“我托那位林镖师买了药,一会替你换上。”

“谢谢。”

“……”

秦观月目光微动,扭头看向身旁人,“又突然客气起来了?”

越闻天没理会她的调侃,目光看着楼下来来去去的镖师,“唐海人脉广,要查三个人的身份很容易。”

“临江明氏明琮辞官归故里后确有一子明哲,而明哲也确有两儿一女。”

秦观月勾唇,“只不过两儿一女到底长的什么模样,谁又知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