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章 脚下疆土

发布时间:2022-01-15 19:15:09

三人跌跌撞撞地安全降落在一处黑森森的山林外,非常大的滑翔翼被树枝扯的七零八落。越闻天解开我腰带,带着秦观月跳到地面。空气中飘浮着淡淡的血腥味。“他的伤口裂出了。”韩征威脸色很难看地说。“嗯。”秦观月理智地从怀中取了颗药塞进越闻天嘴里,对上他的眼睛,“越闻天解开腰带,带着秦观月跳到地面。。

>>>《与帝书》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脚下疆土》精选

三人跌跌撞撞地降落在一处黑森森的山林外,巨大的滑翔翼被树枝扯的七零八落。

越闻天解开腰带,带着秦观月跳到地面。

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血腥味。

“他的伤口裂开了。”韩征威脸色难看地说。

“嗯。”

秦观月冷静地从怀中取了颗药塞进越闻天嘴里,对上他的眼睛,“撑得住么?”

越闻天脸色发白,“……嗯。”

秦观月快速笑了下,与韩征威一起扶起他,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村落。

韩小侯爷满头大汗,正要说什么,忽然头皮一阵发麻,扭头看向身后,顿时脚一软。

有着浅蓝双眸的少年,手持双弯刀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们面前,一身钦天鉴独有的白衣弟子服格外显眼,正神色冷漠地看着他们。

秦观月扶着越闻天后退一步,神色不变,“小四也回来了?”

“奉命接回大师兄。”

被称为小四的少年看了越闻天一眼,“顺便,杀了他们俩。”

“完了……”

韩征威颤着声看向秦观月,这人一看就打不过啊,“你那么厉害,怎么没算到这一步啊?”

这显然是对方料到自己和秦观月私底下的动作了,在这里守株待兔呢。

不料秦观月忽然笑了,朝着身后喊了声,“阁下,你的任务来了。”

韩征威一怔,忽然觉得身后一寒,扭头看了眼,顿时瞪大了双眼。

一身白衣的霜寒洲面无表情地站在他们身后,正一步步向他们走来。

“记得派人送我回大夏,我不认路。”

“路”字出口之时,手中剑便已出鞘!

一剑横出,无数冰霜凝结了脚下这方地面,站在前方的少年瞬间化作雪白的冰雕。

韩征威目光震惊地看着这一幕,扭头看秦观月,“他……他不是已经走了吗?”

“大夏龙座,仅次于龙女的绝世高手,怎么可能只用一次?”秦观月勾起唇角。

韩小侯爷简直感动得要哭了,“你……你这个女人,小爷爱死你了!”

被她扶在肩头的越闻天也低笑了声,“果然怕死的很。”

秦观月瞥了他一眼,却没反驳,而是朝着已经一点点破开寒冰的小师弟林路,笑着嘱咐了句,“轻点,他可是我的前师弟,可别要了他性命。”

“……”

霜寒州自是没搭理她,不过却因眼前少年如此迅速破开他剑气而来了兴趣。

不愧是钦天鉴的人,值得一战。

秦观月却懒得管这些,与韩征威一起扶着越闻天迅速离开了。

三人安全降落的惊险一幕正落在远处的黑衣女子眼里,她放下手中的精致圆筒,脸上尽是惊讶。

“这样都摔不死?”

“她可是钦天鉴的继承人,宫越的徒儿,自是不能小觑的。”

一身蓝衣顾旋从暗处走出来,上前对着黑衣女子一礼,恭敬道,“属下可前去截杀。”

“不必了。”

黑衣女子勾唇一笑,朝远处的平川抬了抬下巴,“她能喝退五国势力,破楼冰河围堵,又能向龙女借霜寒州,还算准了不止楼冰河守株待兔,便留下霜寒州来守住后路,自然还会有后手,你拦不住的。”

顾旋一怔,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一事实,一时有些汗颜。

又听他家主子问了句,“她叫什么名字来着?”

“似是姓秦,名胥,应是女扮男装。”

“女的啊,那可惜了。”

女子靠在栏杆,透过圆筒看向远处与人缠斗的霜寒州,“长得确实好看,大夏果真人杰地灵,改日……”

“咳。”

黑衣青年忽然不动声色地咳了声。

顾旋忙低下头,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到。

女子白了他一眼,扔了圆筒,“罢了,本想顺手送大羲宣义帝的一个礼,没了便算了。”

“礼?”

“几日前凌云骑便将浮云山团团包围,却一直按兵不动,如今骤然发兵,应是那位宣义帝亲自过来了。”

女子勾起红唇,眼中颇有几分赞赏,“看来宣义帝对这青王之子是志在必得了,我既此来大羲有所求,又怎好空着手来?”

“……”

“可惜,这钦天鉴卧虎藏龙,我这渔翁没做成。”

“钦天鉴公然窝藏越青离之子,就不怕羲帝降罪吗?”

“可宁昭亲自来了。”

女子笑的狡黠,“皇帝是整个天下最不需要讲理的人,能让皇帝忌惮的,只有两件事。”

“请主子解惑。”

“一,他自己的利益,二嘛……”

女子抽出腰间折扇,啪一声打开,似笑非笑,“八成是爱上对方了。”

“……”

黑衣男子脸色微僵,“主子,钦天鉴的掌门可是个男人。”

“啧,男人怎么了?”

女子一脸兴味,“男人跟男人才有意思。”

“……”

“钦天鉴素来不愿触怒皇室,更不会冒险留下青王之子,你可知他们为何敢做此事?”

“许是因为青王旧部。”

青年没有说其他四国的人,因为钦天鉴不可能容许他国人得到青王之子,而青王却是与那位钦天鉴掌门有旧。

“宫越既然能不顾结义之情,就不会再因为青王旧部而留情,可惜了越青离一代天骄。”

女子看着不远处的火光幽幽一笑,“我为王时他名震沧澜,我为帝时他却尸骨无存,世事果真难料。”

“……”

“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谁活的长才是本事啊。”

听着如此接地气的话,顾旋一时不知如何接话,生怕冒犯了这位主子。

黑衣青年却是一脸平静,似乎对自家主子的脾性习以为常。

女子径自笑着,“算准宁昭上山之时,又选在此刻逃之夭夭,这救人之人不比宫越简单。”

青年抬头看向自家主子,果然看到对方一脸兴味,心说这山怕是不用上了。

“拉拢不来宫越,拉拢一个旗鼓相当之人也是收获。”

女子扭头看了眼顾旋,“你先回去复命,我和小七要在大羲多玩几日。”

顾旋低头应喏,转身离开。

女子拨了下满头青丝,抬头看向远处那被漫天灯火掩映下的浮云山,缓缓勾起红唇,“这风景倒真是不错。”

子时将近,天地间还笼罩淡淡的夜色,依稀可见这片浮云山萦绕着的薄薄山岚,头顶明月高悬,天地间是漫天的灯笼火光,如盛世的仙境。

“浮云山景致堪称沧澜一绝,便是数百年前也是传说之地。”

黑衣青年亦随之点头,“甚至还有传闻说,当年神风王朝的鸿渊天子就是死在这浮云——”

“我说的不是浮云山。”

女子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微眯着凤眸,似笑非笑地看着远处更渺茫的城池,“是脚下这片疆土。”

“……”

青年心头一震,没有接话。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