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一章 身世(2)

发布时间:2022-01-15 14:07:41

楚瑛被压制住心中的怒火,问着:“你们那就指出我鹊巢鸠占得了穆婉慧的高贵的身份与荣华富贵的生活,为何不跟父王与大哥说这件事,让他们完全恢复穆婉慧的身份地位。”见她但是不说话的,楚瑛走见状将她左胳膊卸了。李妈妈疼得大叫,所以声音太惨嚎将院外的侍卫都吓了一见她还是不说话,楚瑛走上前将她左胳膊卸了。李妈妈疼得大叫,因为声音太凄厉将院外的侍卫都吓了一大跳。。

>>>《郡主万福金安》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身世(2)》精选

楚瑛压制住心中的怒火,问道:“你们既然认为我鸠占鹊巢得了穆婉慧的尊贵身份与荣华富贵的生活,为何不跟父王与大哥说这件事,让他们恢复穆婉慧的身份地位。”

见她还是不说话,楚瑛走上前将她左胳膊卸了。李妈妈疼得大叫,因为声音太凄厉将院外的侍卫都吓了一大跳。

“要还不说,我不介意将你胳膊腿都卸了。”

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狠厉。

李妈妈哪怕疼得冒冷汗,还是咬着牙不说。

楚瑛失去了耐心,将她的右胳膊跟两条腿都给卸了。然后还从袖子里取出一把短匕首,抵在她的勃颈处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说不说?不说我现在割破你的喉咙,让你血的流尽而死,再让人将你剁碎了拿去乱葬岗喂狗,然后我再将你一家子全都卖去矿上。”

李妈妈终于知道怕了,嘶喊道:“不可以,你不可以这么做。”

楚瑛笑着说道:“我为什么不可以这般做?我现在是郡主,要你们的命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说还是不说。”

李妈妈知道她不是吓唬自己,要是不说楚瑛真会这般做,卖进铁矿那比死了还痛苦。

李妈妈颤声道:“我说,我都说。”

听了她的话楚瑛才清楚了来龙去脉。原来当年淮王妃临产时,淮王在京卷进一个谋逆案被打入天牢。淮王妃当时已经到预产期,得了消息惊惧之下动了胎气生下女儿,很巧的是章氏与她预产期只相差几天且还在淮王府养胎。

淮王谋逆被这事一传出王府就人心惶惶,一些丫鬟家丁趁乱卷了东西逃跑。章氏性子跋扈对王府的下人非打即骂,一个丫鬟对她恨得不行故意将撞倒然后逃了。这一撞就让章氏提前生了,生的也是个女儿。

谋逆亲族都要被牵连的,淮王妃为了保住亲生女儿就让李妈妈将两个孩子换了。当时章氏生产力竭昏迷过去,王府又乱糟糟的,孩子换了也没人知道。而等章氏醒来后,知道王府出事就带着孩子回家了。

不想两个多月后,淮王与世子楚锦两人竟平安归来。原来楚锦找了人查清楚原委,知道淮王是清白的皇帝就放了他。

淮王跟楚锦两人回京以后将淮王府清洗了一次,王府的下人大换血,后进来的人也不知道此事。

楚瑛还是那句话:“既父王无事,为何不将我跟穆婉慧换回来?”

孩子长得快且大了变个模样也正常。当时她才三个月不到,藏在家中养个一年半载再带出去别人根本发现不了。

李妈妈说道:“当时王妃也想将两个孩子换回来,但她开不了口,这一拖就拖了三个多月。后来郡主生病,王妃得了消息就带着我一起去照顾她了。”

这事要说出来,章氏肯定要跟淮王妃反目成仇的。淮王妃很看重娘家不想与娘家关系闹翻,这一犹豫事情就僵住了。

楚瑛不屑道:“淮王妃自己换了孩子又不敢将真相说出来让两孩子归位,还对我不是打骂就是无视。她这般厚颜无耻,哪来的脸骂我呢?”

李妈妈听不得她诋毁淮王妃,说道:“表姑娘,虽你不是王妃所出但也是王妃嫡亲的侄女,王妃还是很疼你的。只是郡主太可怜了,你又不争气,所以她才总对你发脾气。”

楚瑛攥着拳头,恨不能一圈将这老婆子打死:“你再帮她说好话,也改变不了她自私自利冷血无情的本性。”

李妈妈哭着说道:“表姑娘,王妃当初确实是对不起你,但这么多年你得了王爷跟世子的百般疼爱。若你在穆家长大,你肯定过不好,只看在这份上你也不能怨恨王妃。”

楚瑛嗤笑道:“父王不管事,但大哥是什么人你该清楚。”

李妈妈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楚瑛嗤笑道:“你们这样偏心穆婉慧忽略我,你以为府里的人就没怀疑过吗?大哥是王府的当家人,府里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耳朵。你说这么大的事,他会没听说过?”

“世子是知道但他不信,还将传播谣言的人都发卖出去了,自此以后府中再没人敢非议你跟表姑娘了。”

楚瑛将压在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你说穆婉慧是真郡主,可她只与淮王妃长得像,与我父王与大哥没半分相似之处。反观我这个假郡主,不仅眼睛是皇族特有的丹凤眼,脸型跟鼻子嘴巴也像过世的祖母。另外,我还与太祖一样天生神力。这事,你们就一点没怀疑过?”

李妈妈默了默后说道:“怀疑过。我还派人暗中查过,只是王爷与章氏从没交集,所以你不可能是王爷与章氏的私生女。”

……

若淮王风流成性荤素不忌这般怀疑还说得过去,可淮王只对吃喝玩乐感兴趣,对女色不屑一顾。曾经有个美貌的丫鬟想上位,瞅了个机会脱光了爬淮王的床,结果淮王让人将她从床上拖出去活活打死了。这种情况下,她们不怀疑换子的事出了纰漏却怀疑淮王与章氏有私情,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楚瑛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就从没想过我才是真正的郡主,穆婉慧就只是穆家的姑娘吗?”

不是她有多好心,而是像李妈妈这样的人,报复她最好的方法就是摧毁她的信念。

李妈妈想也不想就否决了,说道:“不可能,你们是我亲手换掉的,不可能有错的。”

楚瑛看着她,说道:“从你将孩子调换,再到章氏带着女儿离开的这段时间,孩子一直在你跟淮王妃的视线之内吗?若不是,你又凭什么断定孩子没再次被换?”

李妈妈脸色刷的一下白了:“不可能,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楚瑛将破布塞住她的嘴,然后起身离开了。

夏凉看到她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压低声音说道:“郡主,天色很晚了咱们赶紧回去吧!”

看着她提着灯笼的手抖得厉害,楚瑛问道:“你都听到了……”

夏凉原本还想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见楚瑛点了出来,不等她将话说完举起右手就发誓:“今日的事我若说出去一个字,就让我不得好死,死后也受刀山火海之刑。”

楚瑛愣了下,然后说道:“不用发毒誓,这事别跟其他人说就可以了。”

虽然不知道当年换了孩子后又又发生过什么,但她相信自己就是淮王的亲女。不过这事既存疑,肯定是要查清楚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