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 怨气

发布时间:2022-01-15 14:07:38

“砰、砰、砰……”楚瑛用新的狼牙棒将两个一百多斤重的铁人抡倒在地,再说贾峰是她自己都吃惊不己。“郡主,你的力量又大了。”楚瑛很惊异地地说:“我前段时间也也没炼啊,为何力气变这么大了?”贾峰倒没会觉得很奇怪,楚瑛去年也才十二岁正长身体,那长身体的“郡主,你的力量又大了。”。

>>>《郡主万福金安》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怨气》精选

“砰、砰、砰……”

楚瑛用新的狼牙棒将两个一百多斤重的铁人抡倒在地,不说贾峰就是她自己都惊讶不已。

“郡主,你的力量又大了。”

楚瑛很惊奇地说道:“我最近也没有炼啊,为何力气变这么大了?”

贾峰倒没觉得奇怪,楚瑛今年也才十三岁正在长身体,那长身体的同时力量也增大了。

楚瑛心情也不错,虽然她喜欢用剑但心里也清楚狼牙棒的杀伤力更大。

回衡清院冲了个澡,楚瑛看着春雨拿来的衣裳蹙着眉头说道:“这衣裳谁做的?怎么这个颜色。”

春雨笑着说道:“是绣房做的,上面还绣了郡主最喜欢的腊梅花呢!”

楚瑛看了她一眼,说道:“喜欢腊梅的不是我,是母妃。还有我不喜欢绿色,以后不要再给我拿这种颜色的衣裳。”

春雨去衣柜取了四套衣裳出来让她挑选,楚瑛选了一套最亮眼的红色襦裙。

换好衣裳又要梳发髻,前后花了两刻多钟,这还没化妆不然时间更长。不过照着镜子看着美美的自己,楚瑛觉得这时间花得值。

春雨看她很满意,趁机说道:“郡主,夏天的衣裳做了三十套,每天可以不重样地穿。”

楚瑛明白她这话的意思,这是不想自己穿男装了。襦裙虽美但行动不方便,而且这儿未婚女子出门都戴着帷帽。大热天的戴着那么长长的帽子,热死啊!

淮王妃看到她时候,脸色不虞地说道:“昨晚你说今早会过来,你现在看看什么时辰了?”

这都快到午时初了,过一会就要吃午饭了,淮王妃觉得楚瑛现在越来越没将她这个娘放眼里了。

楚瑛不软不硬地说道:“母妃应该知道我每日清晨就要去练功,若是不去就得受罚。”

淮王妃压着火气问道:“我听说你要将送给你表哥跟表妹的东西都要回去,这是不是真的。”

楚瑛说道:“母妃,那些东西不是送是借。将借出的东西要回来天经地义的吧?”

淮王妃神色不善地盯着她,问道:“你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将东西要回去了?”

“是我的我自然得要回来,不是我的送我都不稀罕。”

淮王妃大怒,说道:“这满天下的姑娘谁会将东西送出去还有要回来的?你就算不为淮王府的名声着想,也得考虑自己的声誉。你本来名声就不好,再背上刻薄小气之名,连小户人家都不敢上门提亲?”

草包郡主这个名头让她出门都抬不起头来,也是如此她越来越讨厌让她丢脸的楚瑛了。

楚瑛不仅没生气,还笑眯眯地说道:“大哥说了,我若不嫁他养我一辈子的。所以,母妃不用担心我将来老无所依。”

正说着话,惠香在外说道:“郡主,表姑娘来了。”

等穆婉慧进屋,楚瑛就开始发难:“昨日你将清单给我,我还跟丫鬟夸你不贪。没想到你当面一套背后有一套,不想将东西还我直说啊干嘛鼓动母妃逼我不许将东西收回来。穆婉慧,做人不能这般无耻。”

穆婉慧又气又急,说道:“表姐,我真没跟姨母说这件事。表姐,你要相信我。”

说到后面眼泪都来了。

楚瑛可不愿看她演戏。穆婉慧是聪明,但也只能骗骗涉世未深的原身骗不到她,更骗不到淮王跟世子这两个人精。

她转头与淮王妃说道:“我不仅要将穆建荣骗走我的东西要回来,还要将八山街的两个铺子也都收回来。还有,三年的租金一分都不能少。”

淮王妃发怒了,说道:“你这是想要逼死你舅舅一家吗?楚瑛,你怎么这般冷血?”

楚瑛嗤笑道:“租铺子就得付租金,这个道理三岁小孩都懂。他们却占着铺子不给租金,你不怪他们言而无信贪得无厌反倒骂我冷血无情。”

“口口声声说女子要有好声誉才能说到好亲,可在你嘴里我不是恶鬼附身就是冷血无情狼心狗肺。有你这样的亲娘,我还有什么好名声?”

淮王妃气得不行,说道:“不过是两个铺子,给你舅舅家用怎么了?”

楚瑛呵了一声,说道:“你用嫁妆贴补穆家没人拦着,但别再让我继续做冤大头。”

说到这里,楚瑛觉得胸口闷闷的难受得不行。

“什么穆家,那也是你的外家。”

楚瑛心里很难受,情绪也有些不受控制,她看着淮王妃说道:“我不顾父王大哥的意思将所得的东西分一半给穆婉慧,帮穆建荣还债,将铺子租给穆家。我做的这些为的是让你开心,期望你有一日能疼我爱我。可你又是怎么对我的?高兴了对我露个笑脸,不高兴了连院门都不让我进,生气了就让我在走廊站半天,碰到不顺心的事就拿我出气。在你心中我连你院里的一个丫鬟都不如。”

说完这话她的眼泪不由地落了下来,楚瑛知道这是原身的情绪,被这样对待再良善的人心里也有怨气的。

淮王妃震惊万分:“你竟对我心存怨恨?”

楚瑛没有说话。有爱才有恨,没爱又哪来的恨。爱她敬她的是原身,她对淮王妃可没半点感情有的只是厌恶。

穆婉慧也没想到她会这般说,哭着说道:“表姐,你是姑姑的亲生女儿,姑姑怎么会不爱你呢?只是姑姑爱之深责之切,对你要求太高……”

楚瑛可不愿听她废话,直接打断她的话说道:“天黑之前将清单上的东西送到衡清院,其他的我就不追究了,不然的话一针一线你都得给我还回来。”

不等穆婉慧开口,淮王妃怒吼道:“不还,一样东西都不还,我看你是否有脸将这事说出去吗?”

楚瑛还真不怕他们耍赖皮,说道:“不还啊?那等父王大哥回来处理吧!”

淮王早厌烦穆家跟穆婉慧了,是原身坚持才由着他们在王府内蹦跶。知道她态度改变父子两人不仅会将东西都收回来,还会将穆婉慧赶出王府。

说完这话,她转身出去了。

感觉到后面有东西袭来楚瑛往左窜了一步。哐当一声,精致的竹梅纹茶壶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楚瑛转过头,看着淮王妃冷声道:“母妃,我要被你砸死了,你觉得你跟穆家会是什么下场?”

她若死了淮王跟穆家甚至整个院子的丫鬟婆子,一个都别想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