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十一章 互相试探

发布时间:2022-01-15 14:07:35

很巧的是那三个人就居住他们隔壁,包学武一直这样点餐的时候穿着枣红色衣裳的人也从屋里出。男子人情地打了招呼:“你好,我叫张三,你呢?”包学武但是憨了一些但又也不是傻子,一听这名字就明白是化姓了:“我叫李四。”张三哈哈哈哈大笑,地说:“你家姑娘挺有意思男子人情地打了招呼:“你好,我叫张三,你呢?”。

>>>《郡主万福金安》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互相试探》精选

很巧的是那三个人就住在他们隔壁,包学武下去点菜的时候穿着枣红色衣裳的人也从屋里出来。

男子人情地打了招呼:“你好,我叫张三,你呢?”

包学武虽然憨了一些但又不是傻子,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化名了:“我叫李四。”

张三哈哈大笑,说道:“你家姑娘挺有意思的,竟然敢这么跟我家爷这么说话。”

看到他家主子犯花痴的姑娘很多,但敢这样直白说出来这姑娘绝对是第一个。

包学武也觉得楚瑛刚才的行为不妥,但他也尽量为楚瑛挽尊:“我家姑娘平日不这样的,这次是例外。”

说起来郡主受伤以后变化真的好大,以前郡主看到外男都避开,哪会像现在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男子看。

张三一副我懂的表情,说道:“我家爷自小就因为长得好非常受欢迎,长大以后年轻姑娘更是前扑后继。媒婆这几年都将我们府的门槛踏破了,可惜我家主子眼光高一个都没看上。我家夫人啊,为这事白头发都快要愁出来了。”

这语气,赤裸裸是在炫耀。

包学武听到这话一脸警惕地说道:“我家姑娘年岁还小,我家老爷说得过两年及笄后再说亲呢!。”

张三哈哈大笑。没想到他家主子也有被嫌弃的一天,真是太有趣了。

笑完以后他问道:“你家姑娘真的只十三岁,瞧着一点都不像啊?”

包学武不高兴地说道:“你什么眼神啊?我家姑娘端午这日出生,还差十天才满十三岁。”

张三乐呵呵地说道:“不是我眼神有问题,是你家姑娘那么高看着就像十五六岁的样子了。我听说南方的姑娘个子都不高,你家姑娘怎么会那么高啊?”

包学武很想说我家郡主是北方人,不过这样容易暴露身份,所以他含糊道:“我家老爷跟太太都很高。”

两人你一眼我一语地聊着下去点菜,又聊着上了楼,然后才各自回了房间。

一进屋,包学武就跟贾峰说道:“大人,这人一直在套我的话,也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跟我说说。”

包学武将两人的对话转述了一遍,贾峰听完后就从中提炼出两点,第一对方是从北方来的,途经这里;第二那男子还没成亲。

想着楚瑛看对方那炽热的眼神,贾峰面露警告道:“那人没成亲这事不许告诉郡主,要说了以后军法处置。”

要是郡主动了春心那可就难办了,对方一看就不是善类绝不是良配。

“大人放心,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与此同时,张三也回了屋与同伴说道:“这小子看起来憨憨的嘴巴却很紧,问了半天只说是洪城人士他家姑娘去庐山游玩,其他的什么都没透露。”

本来还想套出对方的身份,可惜对方滑得跟泥鳅似的,不过从这事也足以看出这小姑娘身份不简单。

另一个人说道:“爷,这姑娘走路沉稳有力,很明显是练家子,另外六人看他们走路姿势像是军中之人。要真是大家闺秀,应该带丫鬟婆子而不是只侍卫的。爷,这些人身份很可疑,咱们还是小心为上。”

刚才被楚瑛盯着的俊美男子沉思了片刻后道:“这姑娘我好像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张三听到这话说道:“主子,你以前可从没来过南方,若真的见过那也只可能是京城了。”

男子想了下还是想不起来,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对方无害这次应该只是巧合。

张三知道他的想法后就开始反驳另一人了,说道:“老杨,我就说你别总疑神疑鬼。人家姑娘就是带侍卫出来游玩,被你弄得跟刺客似的。”

老杨说道:“小心无大错。”

吃晚饭的时候,楚瑛问了贾峰:“有打探到对方是什么人吗?”

贾峰摇头道:“没有,对方用的化名。郡主,为首的男子看他一身的气度应该是身处高位之人。”

这点楚瑛也看出来了,不过她不是好奇心重的人,既对方有意隐瞒也不会去刨根问底。

吃过晚饭休息了下,楚瑛就上床盘起腿开始练功。这是楚锦给原身找来的吐纳气法,原身从四岁就开始修习,没断过一日。楚瑛来了以后也坚持了这一习惯,每次练完她就觉得全身的疲乏一扫而空,至于其他的好处暂时还没发现。

‘嗡嗡嗡……’

蚊子的叫声让楚瑛无法静下心来练功。

她自小就特别招蚊子,哪怕点了蚊香也总咬得全身是包。院长妈妈知道后就自己掏钱给她买了一顶蚊帐,那蚊帐她用了整整十年,到念大学才弃了。

楚瑛叫来了贾峰道:“你帮我去驿丞那儿拿些驱蚊草来,没有驱蚊草蚊帐也行。”

可惜驿站没有驱蚊草也没有蚊帐,驿丞说是现在才四月底驿站没有备下蚊帐。

楚瑛这下后悔了,早知道不该急匆匆地出门了,走得太急什么都没准备。

贾峰说道:“郡主,我让包学武去前面买驱蚊草吧?”

楚瑛摇头道:“现在天都黑了,赶夜路不安全。算了,将就着一晚吧!”

因为睡不着楚瑛就爬起来在屋里打拳,打得一身是汗又让侍卫打热水冲澡。

又是要驱蚊草蚊帐又是打水,而他们总要从张三他们屋前过,搅得三个人没法睡。

张三忍不住开了门,看着提着水的包学抱怨道:“你们一会进一会出的,你们不睡我们还要睡呢!”

包学武也知道他们理亏,说道:“对不起啊,这客栈蚊子太多我家姑娘睡不着。冒犯之处还请多多海涵,为聊表歉意你们的食宿费我们出。”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张三也不好再指责了,但言语还是不好:“兄弟,我们明日一大早就要赶路。也希望你们能体谅下别再进进出出了。”

这事包学武也没法保证,毕竟折腾的是郡主不是他:“对不起了张三兄弟,我会跟我家姑娘提的。”

张三进屋关了门将原因说了下,然后摇头道:“出门在外哪那么多讲究,看来这娇小姐以前没出过远门。”

男子没接他的话,看向外头道:“天色不早,睡吧!”

楚瑛也累得不行,洗完澡躺床上就睡着了,任由蚊子在身边飞舞嗡嗡叫也惊醒不了她。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