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009章 低估了古代文人忍耐力

发布时间:2022-01-15 09:36:36

从富得流油的江府出后,苏家三人依旧是贫困如旧。方入书院,苏砚便去读书学习,而苏漾则是带着幼恩一起去见书院山长。简言之山长,实际上就等于一个学校里的校长。幼恩明白了,他这是要直接带自己去办学生入学手续。她自是不不情愿去的,苏家本就贫苦,哪里除了多馀的钱方入书院,苏砚便去读书,而苏漾则是带着幼恩一同去见书院山长。。

>>>《和男主一起穿进虐文后》章节目录<<<

《第009章 低估了古代文人忍耐力》精选

从富得流油的江府出来之后,苏家三人依旧是贫穷如旧。

方入书院,苏砚便去读书,而苏漾则是带着幼恩一同去见书院山长。

所谓山长,其实就相当于一个学校里的校长。

幼恩明白,他这是要直接带自己去办入学手续。

她自是不情愿去的,苏家本就贫寒,哪里还有多余的钱再供一个人读书?

更何况,她是记得这个书院的。

原文里有提到过,女主和男主以后都会在这个书院里读书。

她太清楚,和这俩人待在一个地方实在是过于危险。

一不小心都有可能被他们的主角光环闪瞎眼。

在这个没有主角光环只能小心躲着的世界里,她还是安生待在家里比较安全。

一小会儿的功夫,苏幼恩便在心里盘算出了数十种吓退山长,让他不敢收她入书院的法子。

一个山长而已,她相信,凭她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脑力,还是能够斗得过的。

她美滋滋的踏入书院,正准备施展吓退山长大计时,却被这位山长的容貌惊住了。

天呐,认真的吗?

这真是一个书院的山长?

山长不应该都是白发飘飘,胡子长长的耄耋老人吗?

怎么面前这位不仅神采奕奕,还年轻貌美?

这生得也太好看了吧...

面对这么俊俏一人,她还如何施展自己心中大计。

苏幼恩长叹一声,败了,她败了,不战而败。

败在了他谪仙般的容颜上。

好在这个念头只持续了一秒,残酷的现实使她很快清醒过来。

幼恩明白,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苏家,她都不能进这个书院。

故,她还是得顽强的与这位山长斗上一斗。

“淮书,这位是我家三弟,名唤苏幼恩。”

这座书院名唤怀书书院,而山长祝淮书,与苏漾本是挚友,故而苏漾也就没称呼他为山长,而是直接唤的名字。

祝淮书望向苏幼恩笑了笑,“你们苏家当真是各个妙人,先是一个苏砚,便已是让我足够惊艳。

现在又来了一个三弟,生得样貌与你二弟相比毫不逊色。阿漾啊,我现在就已经开始期待你家三弟之才了。”

他说话时始终带着微笑,谈吐间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

一想到自己要让这样一个人失望,苏幼恩还有些于心不忍。

不过说句实话,她就算再学个五年,也比不上大哥二哥之才。

让祝淮书失望,只需她正常发挥。

苏幼恩扑闪着一双大眼睛,一脸迷茫地问:“山长,你的名字好生奇怪,世上为何会有人以槐树为名?”

初次见面便用谐音梗拿爹妈起的名字开玩笑,就算是再好脾气的人,心里也会不高兴吧。

她觉得她这一步走得很稳,这话并没有太过分,如此即不会激怒祝淮书,让苏漾在其中为难,还能准确无误地在山长心里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简直妙哉。

谁知这祝淮书...竟是个奇葩......

他闻言,下意识道:“你这妹妹倒是有趣,还是第一次有人管我的名字叫槐树。”

毕竟书和树的读音都不一样。

能将这个两个字听错的人,不是傻,便是故意的。

很显然,苏幼恩不可能会是一个傻子,那她便只可能是故意的。

刻意将书读成树,她一定是有什么特别的用意!

祝淮书终于想到了她的用意。

书院里最多的一样东西便是书,而书的纸张是由树皮所制。

书与树,应是同根。

便如他的名字一样,虽是唤作淮书,却与槐树毫无差别。

无论是他,还是槐树,这一生,都是为了那些书,那些学子罢了。

祝淮书想,幼恩应是想借槐树之名,提醒他要谨记初心。

他身为书院的山长,当倍加珍惜那些来之不易的书册,倍加悉心的教导书院诸位学子。

一时间,祝淮书对苏家这位三弟只有赞叹。

她只知他的名字,便能说出如此有意义之言。

这般才子,他一定要将他留在书院!

“舍弟之才令人钦佩,不知几时能够入院读书?”

听到祝淮书这句话时,苏幼恩脸都青了。

他哪只眼睛看到她身上写“才”这个字了?

她用谐音梗调侃他,他倒是还挺高兴。

苏幼恩轻叹口气,到底是她低估了古代文人的忍耐力。

不过没关系,她还有后招。

“我不喜读书,只喜玩乐。”

如此直白地表达自己不想读书只想玩乐,这下子,山长总该会放弃她了吧。

当初在学校里的时候,老师可是最讨厌不爱学习的学生。

她就不信古今差异能有这么大,大明的山长能强留不愿读书的她。

谁料祝淮书忽然惊叹:“妙哉,妙哉—

把研习功课当成玩乐,真是没想到,舍弟竟对研习功课有着如此深厚的兴趣。”

苏幼恩愣住了。

祝淮书,真乃神人也。

此人绝非她等凡夫俗子能够挑衅得了的。

这位山长若是放在现代,就凭他这过度理解的能力,能把文科老师气死,把过世多年的文人墨客都气活。

挺不错。

高中语文阅读理解需要他去升华。

苏幼恩已是无语到极点了。

她这辈子都没见过这种奇葩。

跟这种人斗,她觉得自己此生无望。

于是乎,她自暴自弃来了一句:“大哥,我不识字。”

听到这句话,苏漾愣了愣。

叔父苏庭少年时便已学富五车,苏漾本以为,苏庭会自小教幼恩读书。

就算她不似孔孟之才,但最起码的识文断字,想必应是没问题的。

不曾想,她竟然不识字。

幼恩已经年至二十,至今仍旧不识字,这于他以后的人生而言,并非是一件好事。

他正为她担心,一旁的祝淮书却拍手叫好:“好事!好事!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阿漾,别愁眉苦脸的,你想,哪有人生下来就会识字的,谁不是慢慢读书慢慢研习,才成就今日之才。

正因为幼恩不识字,才需要我们书院这种地方来教她认字,不是吗?

若是全天下的人,生下来便都有孔孟之才,那还要诸家夫子作甚?”

苏漾觉得他所言有理。

更何况幼恩向来聪慧,他相信只要她认真学,总有一天能学有所成。

就这样,苏幼恩被强行纳入书院。

她觉得他们都疯了。

祝淮书给她准备了许多笔墨,教她带回家先练着,待到后日再正式入学堂。

回家的路上,幼恩一直闷闷不乐。

但她也不想影响苏漾的心情,故而没表现得过于明显。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