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八章 师徒和解

发布时间:2022-01-15 09:36:28

“赵大哥,您这话就太客气了,不是一顿饭的事嘛。你要不然真会觉得这坎,以后等铁牛回去了,让他给我去打猎来还!”赵老爹还想表示拒绝,但是毛小秋下面的话让他疑虑了念头。“赵老爹,你现在的这身体好了,可下面你还得替我家打家具,二丫当然是个女孩儿,总不能够一赵老爹还想拒绝,可是毛小秋接下来的话让他打消了念头。。

>>>《猎户家的娇娘美又飒》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师徒和解》精选

“赵大哥,您这话就见外了,不就是一顿饭的事嘛。你要是真觉得过不去,以后等铁牛回来了,让他给我打猎来还!”

赵老爹还想拒绝,可是毛小秋接下来的话让他打消了念头。

“赵老爹,你现在这身体好了,可接下来你还得替我家打家具,二丫毕竟是个女孩儿,总不能一直跟你们一帮爷们混在一起。”

赵老爹迟疑了,毛小秋继续道,“你放心我不白给她食物,她得来我家里帮着干活。”

“小秋!”

林氏没想到小秋会这样说,连忙叫住了她。

毛小秋回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二丫,你愿意吗?用劳动来换取你和你父亲的一日三餐。”

二丫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做。”

毛小秋笑了,“你不会做饭?我可是记得上次你都做了早饭了。”

说到上次,二丫的表情更加不自在了,“对不起,小秋姐姐,我上次。。上次是我不对。我不该迁怒与你。”

毛小秋理解的点点头,“我懂,家家户户都不宽裕,你哥辛苦攒下银钱,却被我用了,还把救老爹的人参也给用了。”

赵二丫更加不好意思了。

“好了,都过去了,以后你就跟着我娘一起帮大家一起做饭吧,要是有时间,你也可以跟冬儿一起学习。”

赵二丫眼睛都瞪大了,“我真的可以吗?”

“你不愿意?”

毛小秋不答反问,二丫兴奋的跳了起来,走到了小秋面前,想要抱抱,却不想被拎了起来,“小秋!”

如今的赵承安渐渐恢复了冷傲,除了毛小秋以外,对其他人都是冷傲,就连修房子的事都交给了张六叔和村长。

对于他的改变大家的反应并不太大,反而觉得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毛小秋眉头轻抬,这家伙舍得出现了,“承安公子,你回来了!”

“嗯,想要留下来,就不能给她们添麻烦!”

明明他的语气依旧冷冷的,可毛小秋却听出了一丝不一样,而二丫在看到那张面具时,被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先生,你吓到二丫姐姐了!”

冬儿勇敢的挡在了第一个小伙伴儿的面前,想要替她挡住先生身上的寒气。

赵承安看着冬儿,又看了看躲在他身后的二丫,眼中的冷意更甚了。

感觉到空气中突然传来的压抑,毛小秋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好了,赵老爹,要是不嫌弃,就留下来一起吃饭吧!冬儿,走,我们一起去请姐姐的师父!”

两人一走,林氏也有些待不住了,找了个借口就进了厨房,赵老爹看了看女儿,又看了看对面的那位贵公子,最后抱拳道,“公子,我女儿冒犯了,还请见谅!”

赵承安竟然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只是离开前那眼神让二丫心虚…

他这是生气了吗。

想到这个可能,二丫心里更加慌得一批,不行得找个靠山了…

“爹,要不我去帮婶子干活!”

光吃饭不干活,赵老爹做不出来,“好,我去新房子那边看看,”他得把数量核算出来,还得拿出图纸来…

有事做的赵老爹也恢复了往日的活力,毛小秋的日子也变得忙碌而温馨。

第二天,毛小秋家迎来了一批客人,当领头的那个人朝赵老爹磕头跪下时,毛小秋猜出了身份。

“师父,徒儿不孝!”

赵老爹看着眼前的大徒弟,原本高高壮壮的身体,如今竟多了几分清瘦,这才短短一年的时间啊...

“树林,你这是怎么了?”

他身后的一个黑小子磕头道:“师公,我师父他这是生病了,前些日子才刚好。”

“石头,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石头梗着脖子红着脸,“师父,师公又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

这话一出,毛小秋是看出了点名堂,看来这个王树林绝对不是那种憨厚的人。

有心计不怕,只要别伤害别人成全自己就行。

“行了,王树林,你什么性子我知道。不必在我面前做这些。对于之前的事我也了解清楚了。那种情况,你带着大家大家出去另立门户是对的。只是你不该不找一声招呼就走。你可想过若是我就此误会,从此你就背上了叛徒的名声。”

王树林听到前面还能镇定自若,可听到后面眼眶瞬间红了。他听柱子和长河说了师父的情况,想过各种可能,师父骂自己一顿,或者教训一顿,可是没有想到师父至今还担心自己的名声。

“师父,我...我当时...师父,徒弟错了。”

“当真知错了?”

王树林点点头,“徒弟不该不跟师父商量,就自作主张。也不该不相信师父,以为师父偏疼二师弟...当初是徒弟想岔了。”

“大师兄,你说什么呢,师父对你可比对我好太多了。”

李长河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向自己一向精明的大师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赵老爹从椅子上起来,李长河和李柱连忙上前将人扶住,赵老爹摆了摆手脸上带着一抹严肃,“当初为何不说出来。”

王树林看了看一旁的被惊得发呆李长河,又看了看师父,他好像真的错怪师傅了,“我。。我怕。。我怕自己说出来...”

赵老爹狠狠的将拐杖朝地上以剁,“我收了你们师兄弟七个人,你是从六岁就跟着我的,你打小就聪慧,学什么都比别人快。而长河比你晚进门两年,之后是铁木、马六、田大力他们五个。”

说到这里,赵老爹停顿了下来,李长河和一众师兄弟纷纷埋下了头。

赵老爹看着他们继续开口道:“因为铁木、马六、大力和善林都是你这个大师兄一手带出来的,而长河和李柱是我手把手的教的,所以你们就觉得我偏心他们两个?”

王树林虽然没说话,可是表情却说明了一切。

赵老爹叹息一声,“你啊...你这小子就是太过聪明了,你怎么不想想,长河性格一根筋,做东西也只是照本宣科,柱子这性子我就不多说了。就说长河,他要是有你一半的聪慧和圆滑,我就放心了。而你呢,不仅十岁跟我学木匠,十四岁就开始带铁木他们,十八岁就已经独当一面了,我会的你早就已经会了,甚至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