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二章 你是赵家的奴隶

发布时间:2022-01-15 09:36:16

毛小秋会觉得头疼,是也不是天下的妈妈都是像的,干脆不去作出解释,微闭闭目养神出来。她要想一想如何把酒楼做大!她不说话的许氏却有话说,红着眼眶,痛诉的眼神望着毛小秋,“是也不是被我说中了,你更本就不心痛冬儿…”许氏哭哭啼啼的声音让毛小秋的忍受到了极致,“娘,她要想想如何把酒楼做大!。

>>>《猎户家的娇娘美又飒》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你是赵家的奴隶》精选

毛小秋觉得头痛,是不是天下的妈妈都是一样的,索性不去解释,闭目养神起来。

她要想想如何把酒楼做大!

她不说话林氏却有话说,红着眼眶,控诉的眼神看着毛小秋,“是不是被我说中了,你根本就不心疼冬儿…”

林氏哭哭啼啼的声音让毛小秋的忍耐到了极致,“娘,你真的要跟我吵吗?”

林氏正要开口,小六子的声音响起了,“小秋妹子,酒楼到了!”

毛小秋抬头看着林氏,强忍着怒火,“娘,你是要一个人清净下,还是跟我一起去看看!”

林氏拉不下脸,轻哼一声,可眼中的渴望却出卖了她。

看到这样口是心非的林氏,毛小秋的怒火突然全消了。

这个女人不过才二十几,自己前世今生加起来都快四十的人了,怎么跟她计较。

随后无奈的笑了笑,“娘,你若不跟着去,一会儿谁给冬儿送饭啊!我一会还要帮忙配菜,可没有时间……”

事关冬儿,林氏自然不会不管,哼的一声却还是跟着毛小秋下了马车,进了后厨!

当看到厨房里都是男子时,她又开始有些不高兴了。

而赵一守在看到林氏时,先是一愣,紧接着开口道,“小秋,这位是…”

“赵大叔,这是我娘,娘这位就是赵记酒楼的东家兼大厨。”

“原来是小秋的娘,这里又脏又乱,小秋你带你娘去楼上雅间坐坐,今天不用换菜谱,我们忙得过来!”

毛小秋也看出来了林氏的不自在,点点头跟着小六子上了楼。

等小六子一走,林氏又开口了,“秋儿,他们都是男人,你怎么能跟他们待在一起!”

毛小秋扶额,这个娘啊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娘,我现在这样谁看得出我是女孩儿。”

林氏打量着眼前的女儿,头发挽成了男孩的独发髻,用灰色布条绑着,眉毛加粗了,脸和脖子都涂黑了,就连耳朵也被涂黑了。

别说别人了,要不是她看着女儿涂黑的,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小男孩是她的女儿。

“可…”

“娘,冬儿的病需要银子,赵家我们还欠着,现在是夏天还好,若是冬天,我们那房子铁定冻死人,就算不冻死,一场大雪下来房子也得塌了…”

林氏沉默了,内疚更深,都是她没用,还得让女儿抛头露面。

“秋儿,娘知道了,以后娘跟你一起来,娘不怕被人说三道四!”

毛小秋自然不会让她一起来,自己不过十三岁,装扮起男孩儿也算方便,林氏却不行。

“娘,冬儿离不开你!而且我一忙起来根本顾不上你们!”

林氏有些不高兴了,气氛一时间有些凝固了。毛小秋实在受不了这里的气氛找了借口就下了楼,却不想今天这运气着实有些差,刚走出酒店就撞上了一人。

“对不起!是你!”

毛小秋看着拦住自己去路的赵铁牛,很想转头就走,可还是被喊住了。

“毛小秋?”

毛小秋尴尬的转身,对上赵铁牛的眼,“是我,怎么了?”

对于这个男人,毛小秋只有一个想法,赶紧还钱,离他远远的。

对于毛小秋明显的防备和疏离,赵铁牛很清楚,越是清楚越让他心里不爽。

“你怎么从这里出来?你有钱了?”

这话落到毛小秋耳朵里变得刺耳起来,“赵铁牛,你放心,欠你的银子我会按时换上的,用不着这么急吧。”

赵铁牛眉头一皱,正要说话,就听到从后面传来一个声音,“是你这个扫把星。不对,你现在是我家的奴隶。”

这一声惊呼,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毛小秋的身上,指指点点落到了她的身上。

赵铁牛没有想到二丫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也没有想到他会说这话。想要阻止都没有来得及。

毛小秋冷冷的看着两人,“我记得欠你家的银钱,我已经写好了欠条。赵铁牛,这是要出尔反尔吗?即便是要,那也等两个月后吧。”

说完转身就走,却被赵铁牛一把抓住,毛小秋急了,反手来了一个二指禅朝赵铁牛的双眼而去。

赵铁牛想不被戳眼,只能松开毛小秋。毛小秋趁机转身就冲进了人群里。徒留赵铁牛在原地里看着离去的背影,这个丫头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毛晓秋顺着人群走。直到确定摆脱了赵铁牛,这才松口气。抬头一看,不知不觉来到了一个书店门口。

正好,她想给冬儿买两本启蒙的书。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刚走进书店门口开口问启蒙书时,就听到了一个刺耳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哪里来的臭乞丐也想买书。我说掌柜的。你不要什么人都放进来。拉低了我们的档次。”

这声音还真是有些耳熟。

毛小秋转过身,看到门口站着三个书生模样的男子。看到三人,毛小秋想到一句话,冤家路窄。

这不是毛家二房的毛锦书吗?之前说话的就是他。

“子瑜老弟,看来今天恐怕是要扫兴了。遇到这么个乞丐。”

听到子瑜二字,看到中间那个人,毛晓秋突然胸口一阵疼痛。呼吸都有些困难。

毛小秋捂着胸口傻傻的看着那个名叫子瑜的少年。脑海里出现了一连串的信息,整个桠溪镇最年轻的秀才郎。原主的未婚夫。

王子瑜对上那双眼,心里莫名一紧,为什么这个男孩儿的眼神让她有些难过。

“看什么看?这位可是我们的秀才郎,还不快让开。”

毛锦书学业不怎么样,可是这纨绔子弟的一套倒是学的实打实的。

王子瑜眉头一皱,“锦书兄,店家开门做生意。自然是什么人都可以进!这位小兄弟……我们是否见过?”

熟悉的感觉让他有些不安。

毛小秋正要说话。突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哎呀,子瑜哥哥。怎么都不等等人家呀。”

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身穿粉色纱裙的少女。眉目含春看向王子瑜。

“翠玉姑娘。男女授受不亲。还请自重。”

“子瑜哥哥,我们可是有婚约在的。又有什么关系?”

婚约……

毛小秋子觉得心脏一阵阵的痛。看向王子瑜的眼神中满是悲愤和不甘。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