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 坐马车去镇上

发布时间:2022-01-15 09:36:16

“小秋丫头,这东西你但是拿回家去吧,叔之后可什么忙都没帮上。”但是很想吃,但是一想起自己之后差点儿撼动了,这鸡汤哪有脸喝。看见公公将鸡汤推走,一旁的黄杏差点儿冲回来了,可怜巴巴的望着那锅汤,黄桑桑的油,加了大枣,枸杞除了当归,益气能补血的良品。她但是看到公公将鸡汤推走,一旁的黄杏差点冲过来了,眼巴巴的看着那锅汤,黄桑桑的油,加了大枣,枸杞还有当归,补气补血的良品。。

>>>《猎户家的娇娘美又飒》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坐马车去镇上》精选

“小秋丫头,这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叔之前可什么忙都没帮上。”虽然很想吃,可是一想到自己之前差点动摇了,这鸡汤哪有脸喝。

看到公公将鸡汤推走,一旁的黄杏差点冲过来了,眼巴巴的看着那锅汤,黄桑桑的油,加了大枣,枸杞还有当归,补气补血的良品。

她虽然不识货,可这里面都是肉啊,在这个时代,能吃上肉的人家可不多。

当然不止她一个人有这种想法,其他人也同样有些馋的流口水了。

毛小秋假装没看到周围人的垂涎,放下鸡汤笑着道:“叔说这话就见外了,虽然你差点被他们蒙蔽了,可那天要不是您在,我娘就等不及我会来证明清白了,这大恩不能不报。现在家里只有这鸡汤能拿得出手了,所以还请叔和婶子别嫌弃。这瓦罐就先留在这里了,我娘还等着我回去吃饭呢,我就先走了。”

说完丝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离开,留下村长一家,看着那瓦罐里的鸡肉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爹,要不就留下吧。”

村长媳妇孙氏看着儿孙们渴望的眼神,忍不住开口了。他们大人不吃就算了,可是孩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汤看起来就知道非常好喝。

村长叹息一声,不过却不忘敲打一下黄氏,“除了老大媳妇,其他人一人一口汤。”

“爹,凭什么?”

黄氏尖叫出声,村长冷哼一声道:“你不是说吃人家东西的都是厚脸皮吗?既然如此,你就别吃了。老二媳妇、老三媳妇,你们两个去把这鸡汤加点水,再熬熬,一人一碗。”

黄氏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眼眶也跟着红了,不是委屈是气的。

“爹,我又不是有意的,这不是担心大壮他们吃不饱嘛。再说了,她家那样了,我哪知道是来送吃的。”

村长啪的一声将筷子放下,“怎么?人家不来送吃的,你就不打算让她进门了?我这个村长还用不用当了?”

黄氏一听这话,立马不敢言言了,只能堵着气端着粗粮饭就着桌上的饭菜吃着,若是以前这饭菜肯定是好吃的,可是有了鸡汤的对比,她这顿饭是吃得食不下咽。

没多会儿,鸡汤来了,一人一碗,刚刚好。

看着众人喝得正香,黄氏越发觉得委屈,看向自家儿子和相公的眼神更是哀怨了几分。

以至于当晚村长大儿子张大树被媳妇踹下了炕,这些毛小秋自然不知道了。

她们一家人吃得那叫一个欢乐,尤其是冬儿,吃得都腆着肚子了。

这样子还真是又好笑,又让人心疼。

“傻小子,干嘛吃这么撑啊,小心肚子疼。”

“姐,好吃,冬儿没有吃过比这更好吃的了。”

想想原身以前过的日子,毛小秋深有体会,点点头道:“以后不用吃这么撑了,以后啊姐姐天天都给冬儿做好吃的。”

替他揉了揉肚子,又带着他溜达了好几圈,吃了几个山楂果,这才好了很多,一家三口一觉到天亮。

要不是小六子敲门声,她们还得接着睡。

“小六子这么早啊。”

“婶子早,小秋妹子,二叔让我早点来,怕耽误看病的时间。”

“好,你吃了早饭了吗?”

小六子点点头,毛小秋也不强求,将昨天的鸡汤和剩饭一起热了,一人喝了一碗后,就把门锁上跳上了马车。

一上马车,冬儿就忍不住好奇,“姐姐,这是马车吗?”

“是啊,冬儿喜欢吗?”

“喜欢,马儿快,大壮坐过,冬儿第一次坐。”

听到这里林氏的眼眶红了,以往为了省钱,她都是背着儿子走路去镇上,在绣房做了工后再回来。

如今居然能坐上马车了,还是托女儿的福啊。

母子三人刚走,却不知道身后有个不怀好意的目光目送着他们的离开,没多久村子里就流传着毛小秋攀上贵人,要搬出村子了。

在这个封建保守的时代,攀贵人那就代表这不守妇道,之前毛家就是用这个想要将林氏和毛小秋沉溏的,如今又旧事重提了。

可惜当事人却什么都不知道。

毛小秋抱着冬儿来到了邱神医府上,刚一进门她就有种被人盯上的感觉,四处查看却又没有看到人。

林氏从一进门就非常紧张,看到郎中给儿子检查就更紧张了。

邱神医一番检查后,皱了皱眉,“先天不足,后天缺失,果然是早夭之相。”

这一句话说的林氏摇摇欲坠,幸好毛小秋眼明手快将林氏扶住,坐到了一旁。

“娘,您先别急,听神医怎么说。”林氏整个人都在颤抖,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现在听到郎中这样说,还是忍不住慌张。

幸好有毛小秋在一旁给她支撑,“好,我不急!”

冬儿也跟着走了过来,“娘,不怕,冬儿不怕死。”

三岁的他该懂的东西都懂了,尤其是每天都有人在他耳边咒骂,说他是短命鬼。

原本建设好心理的近视眼在听到那句话时,瞬间绷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抱住冬儿不停地自责。

毛小秋听得心理难受,忍不住也红了眼。

怎么可能不怕死,冬儿的手都攥得紧紧的。

她擦掉眼泪,走到了邱神医的面前,“神医,我这里有一个方子,您看看能不能缓解下!”

“老夫可不相信什么土方子!”

可当她看到毛小秋写下的那个麻杏石甘汤时眼睛一亮,随即认真的研究起来,“这麻黄、甘草、杏仁老夫知晓,只是这石膏为何物?有何功效?”

毛小秋猛然想起古代并没有石膏一说,“神医可知冰石?”

邱老头,想了想,“你说的可是细石?性辛、甘,大寒。归肺、胃经。主治清热泻火,除烦止渴。主治温热病邪在气分,大热,大渴,大汗出,脉洪大;肺经实热咳喘,吐黄稠痰、胃火头痛,牙痛。外用治疗疮疡溃而不敛、湿疹、水火烫伤等。”

毛小秋连忙点头,“正是此物!”

邱老头不再开口,只是认真的思量着,四味药都有清肺热平喘的功效,而他们四个相辅相成,功效更甚,“秒啊,着实秒哉,有了这个方子老夫可保他十年无恙,若是好生调理食补,性命应该无碍!丫头,你这方子是何人所写!”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