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十三章 毛小秋回来了

发布时间:2022-01-15 09:36:14

陈氏被众人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的生活了,想说的话在张六婶的怒目难以下咽了回家去,这时一个沧老而尖酸刻薄的声音响了了,“张六家的,那个贱人给你多少好处,要你这般替她说话的,即使那个短寿鬼不沉塘,你我以为他能活过六岁,别忘了陈郎中说过,他是个短寿的!还倒不如做好林氏此刻顾不上毛家给自己泼脏水,她满心都是儿子的性命有危。。

>>>《猎户家的娇娘美又飒》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毛小秋回来了》精选

陈氏被众人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了,想要说的话在张六婶的怒目下咽了回去,这时一个苍老而尖酸的声音响起了,“张六家的,那个贱人给你多少好处,要你这般替她说话,就算那个短命鬼不沉塘,你以为他能活过六岁,别忘了陈郎中说过,他就是个短命的!还不如做好事让他跟他娘一起去死!”

张六婶转过头看向在林氏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脸色发白发紫的冬儿,心也沉下去了。

林氏此刻顾不上毛家给自己泼脏水,她满心都是儿子的性命有危。

抱着冬儿就要去找郎中,可是陈氏和毛老太却挡住了去路,“你要去哪里?想逃走嘛?”

林氏眼眶通红,怒视着毛家婆媳,“让开,我要带我儿去看郎中!”

“呸,短命鬼,谁知道你是不是要趁机找你的姘头!村长,如今我儿子可是举人出身,这样败坏风气的女人在,那我们毛家的祠堂可就…”

人群再次哗然一片…

举人老爷,那可是当官的啊!

这毛家莫不是祖坟生烟了,居然出了个当官的!

村长犹豫了,毛老太那三角眼中一抹冷笑,自请下堂又如何,如今还不是被她随意拿捏,只可惜了那个扫把星,否则今天定能够一网打尽。

村长迟疑,其他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了,毛老太冷哼一声,“村长,这说起来也是我毛家的家事,这个女人不守妇道,养出来的女儿也是个不要脸的,至于这个小的,我们毛家可以不追究,可是林氏必须沉塘!否则我就替我儿子拿着帖子去拜访下县令!”

毛氏得意洋洋,仿佛不是她儿子中举,而是她中举了一样…

村长此刻左右为难,看向林氏,又看了看他怀里的孩子,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陈氏冲过去将林氏抓住,冬儿更是吓得脸色发紫,气更加上不来了。

“不要!村长,我死不足惜,求求村长帮我救救我冬儿,他才三岁啊…”

村长眼底一抹怜悯,可他不能不顾整个村子,看到村长眼中的迟疑,林氏知道求他无用了,朝张六婶喊到,“六嫂子,求您把冬儿送到陈郎中那里,求他救救我儿!”

毛家婆媳打定主意要将这母子一起弄死,怎么可能让她将孩子弄出去,冲上去就要将冬儿抢过来。

眼看着冬儿已经开始呼吸不上来,突然一块转头飞了过来直直的朝陈氏的脑袋拍去。

所有人都被震住了,傻傻的看着脑袋出血的陈氏捂着脑袋在那里惊声尖叫,“杀人了杀人了!”

毛小秋杀气腾腾的将毛老太推开,挡在了林氏的前面,举着柴刀道,“娘,你没事吧!”

林氏一看是女儿回来了,又哭又笑,“小秋,冬儿…冬儿犯病了,我们要救他。”

毛小秋转头就看到冬儿憋的脸都发紫了,这是哮喘啊!

连忙接过冬儿,找到天突穴,按摩一番,众人傻傻的看着她一番操作,本以为只是她胡乱操作,却不想冬儿的呼吸竟然开始平稳下来,毛小秋将刀递给了林氏,“娘,拿好刀,谁要上来就砍谁,反正他们也不给我们活路了,正好拉些垫背的。”

林氏经过之前的种种也发生了变化,看着眼前这些人也没有了好脸色,虽然在发抖了,却坚定的举起了柴刀冲着毛家婆媳道,“我家小秋没有跟人私奔,我也没有对不起你们毛家,谁敢上来,我就砍死谁,反正你们不给我母子三人活路,我也不要这条命了!”

此刻的林氏没有了往日的温顺和软绵,把为母则刚这句话体现得淋漓尽致,她不能退,她身后是儿女!

在毛小秋的按摩下,冬儿的呼吸渐渐平稳了下来,脸色也恢复了血色,可是毛小秋知道这只是治标不治本,哮喘在现代就是个难以攻克的顽固性疾病,没有什么特效药,只有靠提高自身提抗力。

将沉睡的冬儿抱进了房间,捡起扁担走到了门口,眼神变得冷厉,“村长叔,你们这么多人堵在我家门口就是为了什么?”

村长本就有些愧疚,此刻被毛小秋这么这说更加不知如何开口,倒是一旁的张六婶开口道,“小秋,你去哪里了?赖四家的说你去了镇上跟人私奔了,你奶和大伯娘就要拉着你娘去沉塘,村长叔被她们逼得…”

几句话将事情说了个清楚,毛小秋感激的朝她点带你头,又扫视了周围一圈,那犀利的眼神让之前叫嚷着沉塘的村民们心虚的低下了头。

扫视一周后,毛小秋指了指众人身后的那一堆柴火说道:“我们被奶奶扫地出门,我娘身体不好,我家冬儿又离不开人,所以我天不亮就上了山去打点柴回来,又想着家里没有吃的了,就想说在山里挖几个陷阱看看能不能抓到点野鸡野兔什么的,这才误了时辰,却不想被人诬陷成偷人!”

说完后,毛小秋冰冷的目光看向赖四媳妇,赖四媳妇正偷偷的想要逃走。

可现在被众人看到,她却走不了了。

“我…我也是听人说的!”

“听说!你一个听说就让人来围住我娘和弟弟。你一个听说就要将我们一家三口沉塘!你一个听说就逼着村长不顾律法道德?那我还说我看到你从黄二狗家出来呢,衣衫不整,满头大汗!”

赖四媳妇一听这话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惊声尖叫道,“放你娘的狗屁,老娘可没有!”

毛小秋冷笑道,“是吗?十天前傍晚,我从山上打柴回来,正好看到…”

“你这个小贱人,你胡说!”

赖四媳妇慌了,她冲上来就要打毛小秋,毛小秋哪里会给她机会,拿起扁担就打了过去。

赖皮媳妇被打的嗷嗷直叫,最后还是村长喊停,毛小秋才收了手,“怎么,只准备你污蔑我娘和我,不准我说实话?”

说完弯下腰走到赖四耳边轻声道,“西土坡、竹林!”

“不要!”

赖皮媳妇像是见鬼一样看着毛小秋,她怎么知道的,“你…你是人是鬼!”

此刻的毛小秋确实太过吓人,头上裹着血布,脖子上的血迹虽然干了,可是衣服上被沾染了血迹,骨瘦如柴的脸上挂着冰冷的笑,看起来恐怖至极,赖四媳妇吓得连连后退,“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我若是鬼,定不会放过那些伤害我家人打人,我若是鬼,定将害死我的人一起拉进地狱,敢冤枉我和我娘,我就化作厉鬼拔了她的舌头,剁了她的手脚…”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