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穷的揭不开锅

发布时间:2022-01-15 09:36:12

还啊人比人气疯人啊。正毛小秋恼火的时候,张六婶和张六叔赶着牛车来了,“小秋。”毛小秋轻轻地的走出来了房间,“六叔六婶,我娘和冬儿睡了。这些东西都是我们的吗?”一听母子睡下了,张六婶系统自动降了音,“嗯,都是给你家买的,花了三两银子六百文,这是你正在毛小秋郁闷的时候,张六婶和张六叔赶着牛车来了,“小秋。”。

>>>《猎户家的娇娘美又飒》章节目录<<<

《第八章 穷的揭不开锅》精选

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正在毛小秋郁闷的时候,张六婶和张六叔赶着牛车来了,“小秋。”

毛小秋轻轻的走出了房间,“六叔六婶,我娘和冬儿睡了。这些东西都是我们的吗?”

一听母子睡下了,张六婶自动降了音,“嗯,都是给你家买的,花了三两银子六百文,这是你娘给我的,还剩下一两四百文,你收好了。我跟你叔先把东西搬进厨房去。”

在张六婶夫妇的帮助下,这个家总算有了些模样,毛小秋做水要给这夫妻二人喝,可才发现家里没有挑水。

一时间尴尬不已,反倒是张六婶一脸大气道:“别忙活了,你这身子也不好,赶紧去歇着吧,一会我跟你叔帮你们挑好水。”

毛小秋想要拒绝,可张六婶两口子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赶着牛车就走了。

夜悄无声息的到来,看水缸里的水,毛小秋心怀感激,对她好的,她会永远记在心里,总有一天她会报答她们的。

伴随着深夜的到来,毛小秋陷入了梦乡,一夜无梦的她不知道赵家发生的事。

赵老爹在半夜醒来,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是问毛小秋,“小秋呢?”

“爹,您都这样了,怎么还管那个扫把星的。”

二丫一脸愤怒,她很不喜欢那个女人,不仅一来就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如今还要抢走爹的偏爱。

“二丫,谁教你的。那是你嫂子。”

“不是嫂子,她就是我们赵家买来的奴隶,哼,我不会承认她的。”

啪的一巴掌,所有人都被惊呆了。

赵老爹打完就后悔了,而二丫捂着脸一脸的不敢相信。

“爹,您。。您打我?你居然为了一个买来的奴婢打我。我讨厌你!”

说完就冲了出去。

原本有些后悔的赵老爹在听到这句话时,后悔瞬间化作怒气,“够了,赵二丫,你...你...”

赵老爹被气得一口气上不来,陈郎中连忙上前,“你这条命不想要了啊。”

“陈叔,我爹就拜托你了,我去看看二丫。”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赵老爹在生气也不能说不管,更何况现在天黑了,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怎么放心在外面。

“陈老弟啊,这丫头都是被我惯坏了,当初要是林家...。”

“孩子还小,还能掰过来。不过你毕竟是个男人,这管教孩子的时候还得需要女人来。”

赵老爹何尝不知啊,可是他更害怕万一自己娶了媳妇,这两个孩子...

“我都这把岁数了,还找什么婆娘。”

“你啊...行了,赶紧躺下吧,你这身体可经不起折腾了。”

赵老爹的身体确实经不住折腾,在陈郎中的安抚下渐渐入睡,没多久赵铁牛也回来了,带着二丫一起。

“陈叔,我爹他...”

“放心吧,没事,只是啊以后可不能再刺激他了。”

看到二丫红着的双眼,他原本想要说的话也吞了回去,只是看着赵铁牛道,“铁牛啊,小秋那个孩子也是个苦命的,既然你们救了她,那就...”

“我知道了,我先送二丫回去。我爹就劳烦陈叔了。”

看着兄妹二人离开的背影,陈郎中摇了摇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世道艰难啊。

当赵铁牛和二丫回到家里发现家中没人时,二丫撇了撇嘴,“瞧瞧,哼,肯定是跑回家里去了。我就知道她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

赵铁牛皱了皱眉,却没有说什么,“你先回房间去吧,我去给你烧水做点吃的。”

二丫笑着点点头,“哥,我帮你烧火吧。”

赵铁牛想了想点点头,刚走到厨房门口,赵铁牛就皱近了眉头,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迎面扑来。

点燃油灯,看到桌角干涸的血时,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个位置...

“哥,你发什么呆呢。”

赵铁牛转头看向二丫,“白天到底怎么回事?”

对上哥哥的眼神,二丫有些闪躲,“就。。就是那个扫把星害的爹晕倒了...”

赵铁牛眼睛一眯,眼中一抹光芒闪过,“赵二丫,说实话。”

赵二丫再老练也只是个十岁的丫头,哪里经得住这样的眼神,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可惜这次她的算盘打错了,赵铁牛不是赵老爹。

“你若再哭,我就将关禁闭。”

一听禁闭二字,二丫直接闭了嘴,“哥,你难道不相信我吗?我可是你妹妹。三婶说得没错,你们就是有了那个扫把星就不要我了。以后你要是生了孩子,是不是就要我把卖了。”

赵铁牛的眼神越发深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发怒的前兆。

“赵二丫,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说实话,要么从明天开始,我就把你送到外婆家去。”

一听要被送到外婆家,赵二丫整个人都懵了,对上哥哥的眼神,她不敢再耍心眼了。

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说了一遍,不过却将自己撇得干净。

“哥,真的不是我的错,我只是轻轻一推她,我哪知道她这么不经事。”

赵铁牛听不见她的话了,看着外面越发浓郁的黑色,他冷声道:“你不是想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弱吗?好,从今天开始三天不准吃饭。只给你喝水。现在、立刻马上回到房间里。”

赵二丫从没有看到赵铁牛这样过,这个大哥是三年前回来的,爹说他是从战场回来了。她依旧记得刚看到他时那冰冷的眼神,仿佛会将人冻住一般。

时隔三年,她再次看到了那冰冷的眼神,什么心机、什么想法统统没了,转头就朝自己的房间跑去。

这样的大哥太吓人了。

赵铁牛看着地上黑褐色的鲜血整个人都僵住了,缓了一会儿后,随后起身消失在了黑夜。

当他来到毛家时,看到漆黑的房间时,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

不过是个小丫头罢了,他怎么黑更半夜的跑到这里来了。

停在了院子外,他看着漆黑的房子,最后选择转身离开。

这一夜注定有些人无法入眠了。

而这一切毛小秋并不知道,失血过多,又累了一天,她沉沉的睡去了。

一直到了天亮,耳边传来林氏的厉声呵斥,她才从浑浑噩噩中醒来,想要出声,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门外的声音越来越响。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