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33章 苦口婆心

发布时间:2021-11-02 19:13:48

看见寇红珠,司屹跪下去磕了个头:“孩儿不忠不孝,让母妃怕了。”“快出来,快出来,地上凉。”一旁边的阿梅和吉祥赶快去扶司屹。司屹站出来扶住寇红珠,“母妃,你怎么清减了?”寇红珠摸了摸脸,“很很难看吗?”“怎么会,母妃永远是是最美的的,而已孩儿他不在你身“快起来,快起来,地上凉。”。

>>>《重生之病骄女帝》章节目录<<<

《第33章 苦口婆心》精选

看到寇红珠,司屹跪下来磕了个头:“孩儿不孝,让母妃担心了。”

“快起来,快起来,地上凉。”

一旁边的阿梅和吉祥赶紧去扶司屹。

司屹站起来扶住寇红珠,“母妃,你怎么清减了?”

寇红珠摸了摸脸,“很难看吗?”

“怎么会,母妃永远是最美的,只是孩儿不在你身边你要多保重些身子。”

“你啊!”同样长得一双桃花眼的寇红珠美艳逼人,“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甜了?是不是对着哪家姑娘说多了?”

这话说得司屹耳朵都红了,他倒是想说,只是没胆。

……

同一时刻

中原王府正院

一个面容端正、脸带威严的五十来岁男人看向来报之人。

“你说四公子回来了?”

“是的。”来人低着头,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知道了,下去吧。”

来人退下后,这个男人思忖道:“他这个时候回来莫非是想争世子之位?”

自从寇红珠不肯将产业给他后,司治国就对她生了嫌隙,因此迟迟不愿立司屹为世子。可想到打听来的消息,司治国的心思又活络了。

假若宇文煌真的不能有后,自己是不是还有机会?到时可离不开寇红珠的帮忙,她的手里不仅有钱,还有势力。

如果司屹真的要这个世子之位,这个时候给还是不给呢?要不要和寇红珠提些条件?

……

中原王府瑞祥院

瑞祥院住着的是中原王司治国的另一个妻妾刘氏。

听到下人来报,说司屹回来了。

她漫不禁心地看着手指甲上刚涂好的大红丹蔻,“知道了。”

她刚过完50周岁的生日,最大的孙子都有5岁了,但她还是最爱这大红的颜色,一如她结婚当天穿的礼服颜色,鲜艳、夺目……

刘氏原本是司治国的结发妻子,也是大家出身,20岁嫁给司治国后替他操持内务、还连着替他生了两个儿子。

可在她27岁那年,司治国跪到她面前,说他想要争夺这个天下,想要寇家的势力,他必须以正妻之位迎娶寇红珠。

她听完后全身冰凉。

她自问嫁给他7年从来都是一心一意,没有任何对不起他的地方,可他回报她的又是什么?

她问道:“你以正妻之位迎娶寇红珠,那我呢?我又是什么?”

司治国没有回答。

她还是挣扎着问了一句:“平妻不行吗?”

司治国还是没有回答。

从此后,她不再是夫人,而是刘夫人。

当时,她还怀着身孕,刚刚检查出来,还未来得及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司治国。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她变了,不再通情达理、也不再善良大度,而是虚伪、狠毒……

她有的只是恨,恨司治国、也恨寇红珠。

可是,为了两个儿子和肚子里尚未出生的孩子,她必须忍。

于是,她强装笑脸,妥帖地替司治国筹备他和寇红珠的婚事,笑着搬离了主院。

……

她的隐忍、她的虚伪终于换来司治国的愧疚,向她承诺:

假若有一天他登基成为皇帝,一定封她为皇后,立他们的长子为太子。

……

皇帝司治国是没有当成,他成了降臣,因此王妃仍然不是她。

不过,在她的一番委屈哭泣下,司治国替她请封了二品荣华夫人,没有立司屹为世子。

……

**

中原皇城魏府

身为正二品官职的吏部尚书,掌握官员的任免、考核、调度工作,魏广田自然是大权在握。

但是他为人古板、守法度,不太懂得变通,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

此时,魏尚书夫人正在和媳妇孙女述话。

“文英,我知道你不满意你阿爷和我替你挑了这门婚事,但我们是真心疼爱你、也深思熟虑过的。

你阿爷虽然位居高位,但他为人刻板,得罪了不少人,一旦致仕,就会墙倒众人推。

假若把你嫁去官宦人家,到时没了助力,你的日子就会过得异常艰难,而永宁伯府却不同。

永宁伯世子虽然是商家出身,但他是可以承继爵位的,而且今上曾承诺,三代内不减爵,到时你的孩子也是伯爵。

还有,永宁伯府人口简单,你嫁过去后不用担心日常用度、不用害怕婆婆刁难,只专心侍奉好夫婿、教育好子女,也未尝教育不出一个进士来。”

魏尚书夫人真是苦口婆心。

魏尚书的孙女魏文英对嫁给永宁伯世子并不排斥,她知道祖父祖母给她挑的这门亲事是费了心的。

但是她的母亲却不这样想,总觉得她应该嫁入一个权贵之家,到时也能给她哥哥助力。

祖母这番话与其说是说给她听,倒不如说是说给母亲听。

“祖母,我都知道。”

魏尚书夫人欣慰地看着魏文英。

“好孩子,知道就好。我听说永宁伯世子的妹妹刚来了中原城,你给她下个帖子,邀请她到家里来玩。”

魏文英应下。

旁边的魏夫人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老夫人,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选永宁伯府,就算不选权贵之家,还有那么多世族世家也可选,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魏老夫人打断。

“好了,不用陪我这个老太婆了,你们娘俩下去吧。”

待两人离开后,魏尚书夫人旁边的一个老嬷嬷道:“我瞧着夫人还是有些不甘。”

魏老夫人道:“不甘又能如何?如今亲事也已定了,再过两个月就要成亲了,还能如何?”

老嬷嬷道:“小姐是个好的,就是给夫人耽搁了。”

魏老夫人闭上眼没说话。

魏府人口简单,只有一个儿子,但儿子却不大成才,如今四十多岁的年纪还只是个五品的郞中,还是在没有实权的礼部。

儿子虽说平庸了些,但人还是老实本分的,可她这个媳妇却是个拎不清的,还以为自已很聪明。

幸亏孙子孙女两个都很聪慧,孙子魏文简二十一岁就中了一甲进士,如今正在地方上任七品县令,今年期满可以调到一个大些的县任县令,再过三年就可升六品县令了。

孙女魏文英也自小聪慧通达,只可惜婚事给她娘东挑西选的过了二十岁还未说定。魏老夫人实在是看不过眼,才毅然给她定了姜超凡。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