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搜捕

发布时间:2021-11-02 19:13:46

现在的的西胡洲和西疆洲原来是都是宇文煌父子的地盘,公西月奉本门之令上山扶佐宇文煌,为了避闲,她并也没过多地接触到他们父子手下的官员,一直到宇文煌父亲去世,她才也没那么多避忌。但那时,她已和程元华一同打了许多次胜仗,收伏了许多座城池,认识了了许多的官员,但那时,她已和程元华一起打了许多次胜仗,收服了许多座城池,认识了许多的官员,因而对宇文煌原来的手下反倒最陌生。。

>>>《重生之病骄女帝》章节目录<<<

《第25章 搜捕》精选

现在的西胡洲和西疆洲原来都是宇文煌父子的地盘,公西月奉师门之令下山辅佐宇文煌,为了避闲,她并没有过多接触他们父子手下的官员,直到宇文煌父亲过世,她才没有那么多避讳。

但那时,她已和程元华一起打了许多次胜仗,收服了许多座城池,认识了许多的官员,因而对宇文煌原来的手下反倒最陌生。

“这个易海平的口碑、风评怎么样?”

司屹看了眼公西月,见她蹙着眉头,心想:哪怕是换了个身份,她还是忘不了那些家国大事。

罢了,既然她心心念念都是这些,自己尽力助她就是。

“口碑和风评这事情也不太好说,这个易海平的口碑自然是不错,在官员中的风评也还好。可他之前在西胡洲任府台时并未做出什么成绩,到了郑城任城主后,郑城的经济反而还后退。”

公西月瞥了司屹一眼,这厮哪来的那么多消息,似乎问他什么他都知道。

被公西月这样一瞥,司屹马上警觉起来。

“中原王有没有异心我不知道,但我真的没有野心,我纯粹是因为不想太被动才打听了这些消息。要是你不喜欢,我以后不打听了就是。”

这厮又在自己面前耍心眼!

明明知道自己对这些事情感兴趣,还故意说了这些话。

要说,如今的自己想要打探消息还真是没那么便利,程元华虽然说安排了人在各军队各洲县中,但都是中低层官员,而以前自己的人又不知道用什么身份去接近,想要打探政权中心的消息确实没那么容易。

公西月又瞥了司屹一眼,“你不会用假消息来糊弄我吧?”

司屹用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盯着公西月,“那我下次一定将消息核实了再告诉你,免得你说我骗你。”

看着司屹脸带委屈,公西月道:“罢了,我也就随便说说。”

正在这时,房间外传来一阵嘈杂声,然后门被人强行推开,跟着进来一群人。

公西月皱了皱眉,这么嚣张?

“大胆,谁允许你们私闯小姐住的地方?”

司屹绷着脸时还是能唬住人,带头的捕快见了司屹这模样,估计是哪个大家的公子,也不敢太无礼。

“请公子见谅,我等奉命办差,正在捉拿一个要犯,刚才看到他往这边跑了,情急之下就推开了门,还请公子让我等搜一搜。”

司屹正想说什么,公西月制止了他,“罢了,你等既然是奉命办差,那就请搜吧。”

这群捕快倒也不敢太乱来,只将衣橱、屏风等能藏人的地方搜了,那些明显不能藏人的抽屉都没去动。

见他们这样,公西月就没多说,如今她只是一个普通的闺阁小姐,不再是以前的公西大将军,大家自然不可能对她区别对待。

但司屹的脸色却一直不好看。

也怪他没有权势,否则哪里容得下这些捕快这样放肆。

见没有人,带头的捕快抱了个拳:“在下也是公务在身,打扰公子小姐了。”

说完就带着人退出房间。

见司屹脸一直绷着,公西月安抚他两句:“好了,他们也是公务在身,再说他们也没乱来。”

假若刚才他们借搜查之名乱翻乱动,那公西月今天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出去了。”

“我有些累了,等会就不出去了,晚饭送到房间来。”

司屹“嗯”了一声。

公西月重新躺回床上,三七和细辛守在一旁。

才一会儿,窗户被人推开,一个人滚了进来。

三七叫了一声,那人飞快地来到床边,将剑压住公西月的脖子。

“别叫,否则我将你家小姐的脖子砍断。”

公西月倒不惊慌,她看了眼来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剑眉星目,长得颇为英俊,衣服上有着血迹,也不知道是受了伤还是沾的别人的血。

三七连忙将嘴巴捂了,生怕不小心再叫出声把小姐的命送了。

“我就是来这里躲一躲,只要你们不出声,我不会伤害你们的。”

“你把剑拿开吧,我保证我的丫环不叫,我身体有病,万一伤到我就不好了。”

来人看向公西月,十二、三岁的模样,脸色苍白,身体赢弱,确实看着不甚健康的模样。不过,她的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幽深叵测,倒不像一个小姑娘应该有的。

“你们保证不叫?”

三七和细辛连忙点点头。

来人犹豫着将剑往后撤了撤。

“让我坐起来。”

来人又将剑往后撤了撤。

见剑与自己有了一点距离,公西月从床上坐了起来。

刚才那样躺在床上被剑压着的感觉太差了,完全是任人宰割。

唉,要是以前的自己,哪容得他人放肆,一掌就把来人打翻了。

“你躲到我的房间也不是办法,刚才有捕快来搜过,岂知他们等会还会不会再来?”

“我只是躲一躲,等天黑了我就走。”

公西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如今距离天黑怕是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吧?

来人像是明白了公西月的意思,不禁脸上红了一红。

“你受伤了吧?我让我丫环给你拿些药?”

来人盯着公西月看,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来。

“你一个闺阁小姑娘倒是不怕?”

正常情形下,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不应该是战战兢兢的吗?怎么能像她这般镇定?

“怕有用吗?”

来人摇摇头。

不是,虽然没用,但不应该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应该有的表现。

“公子,让我给你敷药吧?”

说话的是细辛,刚才她接收到了公西月看过来的眼神。

来人犹豫了一下,将剑拿开,坐到床边道:“那就麻烦你了。”

细辛找了伤药和包扎布出来,问清楚来人受伤的部位,便认真仔细地替他包扎起来。

来人看着细辛认真包扎的模样,心下一动,她温柔得好像娘亲,以前自己受伤时娘亲就是这样温柔地替自己包扎的。

等细辛包扎完伤口后,来人正想说两句感激的话,突然发现,自己没力气了。随后,他身体一软,歪倒在一旁。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