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九章 要学医

发布时间:2021-11-02 08:07:14

船上的生活一点儿也不悠闲自在,主要的原因但是林兰自己导致的,李明允伤后,林兰就成了他的秘书。李明允看书学习有个习惯,看见最重要的的或者精彩的之处总要写一些心得体会,可恶的是,他的体会尤其多。因而,林兰晚上当中大半时间都在给李明允做笔记。“恻隐之心,仁之端“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性本善,世上何来恶?恶之源又在何处?”李明允自言自语,摇头皱眉,颇不认同。。

>>>《古代试婚》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要学医》精选

船上的生活一点也不悠闲,主要的原因还是林兰自己造成的,李明允受伤后,林兰就成了他的秘书。李明允看书有个习惯,看到重要的或是精彩之处总要写一些心得体会,可恨的是,他的体会特别多。因此,林兰一天当中大半时间都在给李明允做笔记。

“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性本善,世上何来恶?恶之源又在何处?”李明允自言自语,摇头皱眉,颇不认同。

林兰有气无力的问:“这个也要记下吗?”

李明允摇摇头:“只是略发感慨。”

林兰不以为然道:“这有什么好感慨的,孟老头子不过是在劝人向善而已,大家都做个有道德的君子,这个社会就圆满和谐了。”

李明允眼中一抹异彩,没想到林兰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便起了和她论一论的兴趣:“可孟子言,此四德乃人性之本,何谓本,本乃自然,生而有之也。”

林兰嗤鼻道:“胡说八道,你见过哪个婴儿生下来就知道礼义廉耻的?还不是后天教化而成?若此四德生而有之,那孔子、孟子等人还需这般费力写什么《论语》,著什么《孟子》?还有谁需要他们来教化?”

李明允越发觉得有趣了:“那你认为人性本该如何?”

林兰想了想,不能说的太玄乎,免得李明允起疑心,要知道她不过是个会点岐黄之术的村姑而已,便道:“我觉得人之初,无所谓善恶,因为婴儿根本什么都不懂,就像一张白纸,而后天所接触的人和事,就像笔墨,就看泼在你这张白纸上的是赤色还是墨色。”

“你这说法,颇有新意。”李明允笑道。

“本来就是嘛!什么人性本善人性本恶,争来争去,一点意思也没有,我曾听说,有人把初生的婴儿扔在了森林里,后来这个婴儿被狼叼了去,在狼群中长大,性情也和狼一样,这种人,你能说他是善还是恶?还能称之为人?”林兰举了个现代狼孩的例子来证明。

李明允感叹道:“实不能称之为人也。”忽而又凛眉:“你说的事是真的?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父母?”

林兰耸耸肩:“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所以说,没有人生来就是君子,也没有人生来就是邪佞之辈,都是后天教化的结果,孟老头子有够无聊的,昔日孟母三迁早就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他还说什么四德为本,简直就是在扇他母亲的脸,这个无聊的问题也值得你纠结,愚蠢。”林兰不耐烦的说道。

李明允不禁抚掌而笑:“妙,你这番话虽有悖圣言,却自有妙处。”

“圣人之言也非绝对,我说过,孟老头子无非是想教人向善而已,他的话还是有积极作用的。”林兰很中肯的说。

李明允点点头,忽而想到一事,故作严肃道:“别孟老头子孟老头子的叫,这是对圣人不敬。”

林兰想起刘罗锅巧解“老头子”的故事来,歪着脑袋笑看严肃正经的李明允:“何谓老?老乃尊称也,像老爷,老先生,老太太,何谓头?头乃一家之首,学派之宗也,何谓子?子乃天之骄子也,孟子身为仅次与孔子的儒家宗师,当不当得老头子之称?”

李明允怔了怔,听她解的极妙,不禁哑然失笑,那种笑声,像是听了心爱的女人撒娇一样,不自觉的带了几分宠溺的味道,第一次觉得与她谈话竟可以这般开心。

看她笑容中自然流露出小女人的娇媚与天真,李明允很自然的刮了下她小巧的鼻尖,笑嗔道:“在外人面前可不许这样称呼。”

好啊!敢刮她鼻子,林兰伸出手就重重的在他鼻子上刮了一下,还摆出一副你敢再占我便宜试试的架势,大眼瞪他。

李明允好气又好笑:“行了,今天就到这吧!我要出去晒晒太阳。”

“还晒太阳,太阳都快落山了。”林兰嘟着嘴赶紧把笔墨纸砚都收拾起来,这个书呆子,看书看的都不知道白天黑夜了。

李明允愕然,挑窗一望,只见外面已是余晖如霞,微然而笑:“那便去赏落日吧!”

“叫玉容陪你去,我要休息,写了一天,手都快断了。”林兰揉揉酸胀的胳膊,懒懒的靠在椅背上,抱怨道。

李明允伸出受伤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嗳!差点手断了的人是我。”

林兰立即泄气,哀怨万分,猛的站起来,去拿药箱。

“你做什么?”李明允不解的看着她。

林兰打开药箱在里面摸索:“我要研究一味特效药,好早点治好你的伤,解放我的手。”

李明允不禁莞尔,任她捣鼓,背着手出了船舱。

这几天林兰已经利用闲暇时间,捣鼓出一味治疗晕车晕船的药丸,其实就是保济丸,不过这味药丸是清光绪年间佛山的李兆基研制出来,林兰用的就是他的配方,稍做改良,命名为保宁丸。既免去了喝药的痛苦效果又好,叶馨儿和玉容现在都在吃,晕船的症状大有好转。

林兰还想把六神丸、六味地黄丸、藿香正气丸什么的都做出来,将来开药铺,这些就是招牌药了。

正忙碌着,有人敲门。

林兰以为是银柳,便道:“进来吧!”

“表嫂,表哥不在啊?”身后叶馨儿清脆婉转的声音响起。

林兰回头,见叶馨儿端着个红漆小茶盘悄生生的站在那,笑道:“原来是表妹,你找你表哥有事吗?”

叶馨儿温婉道:“没事,我特意来看表嫂的,这些日子多亏了表嫂的保宁丸,身子爽利多了,看表嫂每日陪着表哥读书辛苦,馨儿特意让厨房炖了燕窝粥,给表嫂解解乏。”

林兰受宠若惊,忙起身接过茶盘:“这怎么好意思呢!”

叶馨儿笑微微的说:“都是自家人,难道只兴表嫂照顾表妹,就不兴表妹为表嫂做点什么吗?”

林兰讪讪而笑:“那就多谢表妹了。”心中却是疑狐,叶馨儿无事献殷勤,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叶馨儿柔声道:“表嫂快趁热喝吧!凉了就不好喝了。”

盛情难却,林兰只好先放下手中的活,把燕窝粥喝了。叶馨儿走到药箱旁,摸摸那些药材,似乎很好奇,说:“真羡慕表嫂会医术,其实我自幼身子骨就弱,没少让家人操心,也曾想过学点岐黄之术,不说去治病救人,就是自己能给自己调养身子也好,可惜一直不得如愿。”

这话说得,分明是想林兰凑话上去……表妹也对医术感兴趣?

林兰慢悠悠的喝着燕窝粥,笑呵呵的看着叶馨儿,只装没听懂她的话。

叶馨儿等了一会儿,见林兰没顺着她的话说,便开门见山:“表嫂,要不,馨儿跟你学医吧!”

是真心还是醉翁之意?林兰故作讶然:“学医可是很苦的。”

叶馨儿施施然的走过来,施施然的在林兰对面坐下,笑容委婉,语气真诚:“馨儿是真的想学,不求能治百病,只求跟表嫂学一些养身之道,表嫂可愿教我?”

林兰笑道:“只学养身之道是容易的,依表妹的聪明才智,看两本养生方面的书籍便会了。”

“那怎么成?看书不如表嫂言传身教来的有效,表嫂,你便答应了吧!”叶馨儿已是摆出了哀求的姿态。

林兰拒绝不过,只好说:“那我有空便教你一些。”

叶馨儿欣喜,起身朝林兰屈膝一福:“那馨儿先谢过表嫂了。”

林兰干笑几声:“表妹多礼了,都是一家人。”

且不管叶馨儿是存了什么心思,她若是真心求学,她也不是小气之人,教她便是,若是叶馨儿想耍什么花招,那她就见招拆招。

“表嫂,您慢用,馨儿先告辞了。”叶馨儿达成目的,欢喜的出去了。

林兰放下燕窝粥,无奈的咕哝了一句:“吃人家的嘴软,这话真是一点也不错。”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