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五章 同房

发布时间:2021-11-02 08:07:13

林兰过去的的时候,叶雪儿正趴在车沿吐黄水,听着声音很是痛苦,丁妈妈不停地的给她揉背舒气,很是心痛的说:“这才第三日就吐成这样,可怎生不简单……”两个丫鬟站在一旁是愁眉不展,神色忧虑。周妈指使人人拿生姜片来给叶雪儿含着,可叶雪儿闻见生姜味,反倒吐的周妈指使人拿生姜片来给叶馨儿含着,可叶馨儿闻到生姜味,反而吐的更厉害了。。

>>>《古代试婚》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同房》精选

林兰过去的时候,叶馨儿正趴在车沿吐黄水,听着声音很是痛苦,丁妈妈不停的给她揉背顺气,很是心疼的说:“这才第一日就吐成这样,可怎生了得……”

两个丫鬟站在一旁也是愁眉不展,神色担忧。

周妈指使人拿生姜片来给叶馨儿含着,可叶馨儿闻到生姜味,反而吐的更厉害了。

“这法子不行啊……”丁妈妈焦急的不得了,恨不得自己替小姐难受。

林兰见一帮子人围着叶馨儿一筹莫展,便开腔道:“大家都散开吧!让二小姐透透气。”

众人回头看着林兰,却没人动。

林兰皱眉:“你们这样围着她,她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只会越发难受的。”

周妈忙道:“大家都退开些,少夫人学过岐黄之术,听少夫人的没错。”说着,带头散开。

林兰走过去,看了眼地上的呕吐物,心中有数,气定神闲道:“谁去取一碗清水来。”

这会儿马上有丫鬟自告奋勇说:“奴婢去取。”

“丁妈妈,你先让开。”林兰上了马车,叫丁妈妈让位。

丁妈妈将信将疑的把已经吐的虚软无力的叶馨儿交给林兰。

林兰让叶馨儿枕在自己腿上,并拢食指和中指按压她的内关穴,边问丁妈妈:“二小姐以前也坐过马车吧?”

“是啊!以前也晕车,不过没这次这般厉害。”丁妈妈说。

“以后要乘车之前,让小姐吃清淡些,甜食是千万不能吃了。”

一个丫鬟奇道:“少夫人怎么知道小姐吃了甜食?”

林兰哂笑:“看看地上的呕吐物就知道了,绿豆汤虽有解暑的功效,但是太甜了,适得其反。还有,在马车上,就不要看书了。”

那丫鬟三分惊讶,七分崇拜的看着林兰,暗道:这位少夫人可真神,居然什么都知道。

按揉了一阵,叶馨儿总算缓过神来,弱弱的说:“表嫂,让您受累了。”

林兰无所谓的笑笑:“举手之劳,以后乘车若是觉得晕了,就按按这个穴位,可以缓解眩晕之症,不过最好的办法还是闭目养神,能睡就睡一会儿。”

丫鬟取水回来,林兰让叶馨儿把水喝了,说:“你再坚持一下,前面不远就到镇上了,你表哥说今晚咱们就在镇上落脚。”

叶馨儿面带病容,一副我见尤怜的模样,歉意道:“都怪我没用,耽误了表哥的行程。”

“这怎么能怪你,谁也不想生病的。”林兰微笑着,带了银柳回自己的马车。

“少夫人可真厉害。”叶馨儿的丫鬟灵音小声的感叹了一句。

叶馨儿不由皱眉,望着林兰的背影,目光深凉复杂。

李明允等在车旁,见她回来,问道:“表妹好些了吗?”

“这会儿应该没问题了。”林兰看他眼含隐忧,不知他是在担心叶馨儿的身体,还是怕叶馨儿一路晕车,会耽误行程,便又道:“到前面镇上,我去药铺看看,买些镇定安神的药来。”

李明允点点头:“辛苦你了。”

到了前面小镇,早有仆从安排好了客栈,大家安顿下来,吃过晚饭,林兰就去找药铺,李明允要照顾大家不方便离开,便让文山跟了林兰去。

镇定安神的药材并不是什么稀罕药材,一般的药铺里都有,林兰买了一大堆,估计上船后会有更多人用得着,还买了些陈皮和食醋。药材不重,但体积不小,文山一双大手还拎不过来,只好连脖子上都挂满,活像棵笨重的圣诞树,甚是滑稽,银柳和林兰不由的掩嘴偷笑。

一回到客栈,林兰冲进自己的房间,直奔大床,重重的趴在了被子上,哀叹:“累死我了……”

很想腐败一下,叫玉容来给自己捶捶背,可玉容一直跟她保持着距离,不好意思叫,银柳倒是跟她亲近,不过银柳也累了,更不好意思叫,正纠结着,一个清朗的声音问:“要我帮你揉揉?”

林兰吓的忙翻身坐起,却见李明允坐在对面的罗汉榻上看着她淡淡的笑着,目光在微黄烛光映衬下显得越发柔和。

“你……你怎么在这里?”林兰有些迷茫,环顾四周,是不是自己走错房间了?这些客房摆设都差不多。

“这是我的房间,我自然在这。”李明允合上在看的书,一手搭在小几上,一手搭在弓着的膝盖上,身体略往后,姿态散漫却不失优雅,笑看着她。

呃……林兰大窘,果然是她走错房间了。

林兰心里窘迫,面上却是不肯流露半分,低低的咕哝着:“真讨厌,这些房间长的都一个样。”说着赶紧往外走。

“你去哪?”李明允叫住她。

林兰怔怔道:“我回我自己的房间啊!”

李明允轻微哂笑,起身下了榻,走到林兰面前,淡笑道:“你应该知道,从叶府出来,你和我在外人眼中就是正式的夫妻关系了,你配合我从今晚开始。”

林兰有点转不过来:“可京城还远着呢!”

她自然知道要配合他做一对假夫妻,同住一个屋檐下是必须的,但是,这又没到京城。

“演戏也要演的逼真才行,如今除了周妈心知肚明,连银柳和玉容都不知情,我必须提醒你,京城那位精明的很,被她看出点端倪,咱们的戏也就不用演了。”李明允郑重的提醒道。

要瞒过近身伺候的银柳和玉容,这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林兰看看那张床,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忽略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同塌而眠,谁能保证这家伙哪天兽性大发?那她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李明允似乎看穿了她的心事,说:“你放心,我特意让小二在屋里添了张罗汉榻,以后也都如此,你睡床,我睡榻,晚间我也吩咐了,只说不喜欢房中有外人,不需要她们伺候,再说……”李明允顿住,将她上下打量,目光中一抹嫌弃的神色,悠悠道:“我对你,没兴趣。”

林兰顿感羞辱,一个男人说对你没兴趣,这是对一个女人最大的羞辱,香蕉你个拔拉,你对我没兴趣,我对你还没兴趣呢!谁知道你是不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

林兰用更不屑的眼神也将他上下打量,然后了然的点点头,一脸揶揄的坏笑,说:“了解,好在咱们是假夫妻,你那什么……不行,跟我也没关系,不过呢!人有毛病还是早点治的好,千万别讳疾忌医,免得将来你的妻子因为备受冷落整日以泪洗面,这样是很不道德的。”

李明允这样说原是想让她安心,没曾想,这女人居然怀疑他不行,顿时一张脸涨的通红,偏偏这种事还没法争辩,心中那个郁闷。

“好了,你也累了,早点休息。”李明允冷了脸转身继续去看他的书。

林兰朝他的背影翻了个白眼,谁叫你先羞辱我的?

林兰自去洗漱,上床放下帘帐,才脱了外衣,倒头就睡。可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帐子外面还坐着个男人呢!这种感觉实在太诡异了,想到以后一千多个夜晚都要跟这个男人同住一个房间,林兰就百般纠结。

“喂!你翻书轻点,吵到我了。”林兰不满的低囔了一句。

外面一阵寂静,再没听见翻书声,林兰好奇的透过纱帐张望,隐隐约约的看见他跟放慢镜头似的,小心的翻着书页,神情专注,不时的提笔做注解,这家伙还真用功,林兰的戒心慢慢放松,也着实累了,不禁沉沉睡去。

李明允夜读直到更鼓三响,才合上书本,揉揉酸涩的眼睛,准备睡觉,蓦然发现,自己居然没把毯子抱过来,他是特意吩咐小二多准备了一条毯子,因为怕玉容怀疑,就先把毯子放在了床上,结果刚才被林兰一气,就把这事给忘了,这会儿,帐子里的人呼吸沉稳,已然沉睡,他总不好去掀帐子,万一她突然醒来,还以为他意欲图谋不轨,那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李明允无声叹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形,没有经验,看来今晚只能和衣而眠了,好在这个时节,夜里不是太凉。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