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二章 脸皮够厚

发布时间:2021-11-02 08:07:10

加更,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正房里,叶家老夫人端然上座,双目微垂,表情略显严肃认真,一旁侍候的妈妈却在林兰一进屋就直直的上下打量起林兰来。林兰扫了一圈,没看见李秀才,显然是被叶老夫人支走了,林兰扫了一圈,没看到李秀才,显然是被叶老夫人支开了,再看上座的叶老夫人头发花白,手持念珠,一身素衣,面颊消瘦,没有一般富家老太太的富态,反而多了些沧桑感,目光微转,视线落在了叶老夫人盖着毯子的膝盖上,心里打了个问号。现在已是春暖时节,穿一身单衣走在日光下都觉得闷热了,况且这屋子又是向阳,通风采光都很好,难道说老夫人腿脚有毛病?。

>>>《古代试婚》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脸皮够厚》精选

加更,求推荐,求收藏:)

~~~~~~~~~~~~~~~~~~~~~~~~~~~~~~

正房里,叶家老夫人端然上座,双目微垂,表情略显严肃,一旁伺候的妈妈却是在林兰一进门就直直的打量起林兰来。

林兰扫了一圈,没看到李秀才,显然是被叶老夫人支开了,再看上座的叶老夫人头发花白,手持念珠,一身素衣,面颊消瘦,没有一般富家老太太的富态,反而多了些沧桑感,目光微转,视线落在了叶老夫人盖着毯子的膝盖上,心里打了个问号。现在已是春暖时节,穿一身单衣走在日光下都觉得闷热了,况且这屋子又是向阳,通风采光都很好,难道说老夫人腿脚有毛病?

叶老夫人微抬眼,见林兰盯着她的腿脚走神,顿时心生不悦。

“听说你救过明允的命?”叶老夫人淡淡开口,语调平平。

林兰回过神来,给叶老夫人屈膝一礼,学的是银柳先前给她行礼的姿势。

“回老夫人,林兰不过是替李……公子治了一回蛇毒。”林兰谦虚的回答。

叶老夫人还不知道林兰是胡大夫的女徒,只道猎户的妹妹懂得医治蛇毒也是正常。

“你救过明允一命,今日明允帮你解了围,也算是还了你的恩情,周妈,你去我房中取一百两银子来给林姑娘,当做她救过明允的谢礼。”叶老太太慢声说道。

被称为周妈的喏了一声,就要去取银子。

不出所料,叶老太太果然是要打发她走人,一百两银子在富人眼里不过九牛一毛,但对于林兰来说,已经不算小数目了,如果省着点花,够她用上三五年的。可是,就这么走了,争取都没争取一下,李秀才定要说她不仗义,她可记得合约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一条……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都不能轻言放弃。

“老夫人,林兰救李公子可不是为了银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况且林兰身为一个医者,治病救人实乃本分,所以,这银子林兰不能要。”林兰笑容依旧。

听到这话,周妈的脚步顿住,扭头看看老夫人又看看林兰,面露犹豫之色。

在叶老夫人听来,林兰的大义之词不过是矫情之言,是想继续缠着明允的托辞。

“林姑娘,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要多少银子才会离开明允。”叶老夫人耐着性子问道。

林兰被刺激到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没把银子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她有医术,有能力,何愁赚不来银子,叶老夫人这样说,显然是轻视她的出身,看不起穷人,怀疑她的意图,这是林兰不能接受的。

林兰淡笑从容:“老夫人,您的好意林兰心领了,只是林兰与李公子有了山盟之约,岂能轻易背弃,若是老夫人不希望林兰留下,只需请李公子来当面言明,林兰即刻就走。”

林兰料定李明允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叶老夫人脸色微变,声音带了些许冷意:“林姑娘,你虽出身农家,但也应该知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方是正统,明允的身份你也清楚,你俩的身份天差地别,莫说你们无媒无聘,就算我老婆子点了头,明允他爹也不会答应,你又何必执着,自取其辱?”

话说的十分明白了,林兰依旧不急不燥,不怒不哀:“老夫人,您说的林兰都懂,誓约是李公子与我定下的,还送了林兰一幅字做为聘礼,这事整个涧西村的男女老少都可以作证,怎能说是无媒无聘?只是老夫人实在不喜林兰,硬要解约,就请李公子亲自来解,我林兰也不是死缠烂打之人,要的无非一句明白话而已,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吧?”

叶老夫人不由动气:“林姑娘,这么说你是赖定了我们叶家?”

“老夫人此言差矣,怎么能说是我赖定了叶家呢?我和李公子定下山盟之约时,可不知道他是你们叶家的外甥,更不知道他有个做大官的爹,要是早知道,我才不会接受他,更不可能站在这里被您质疑,我还一肚子气没处发呢!”林兰的表情很是无辜,她才不稀罕什么叶家。

叶老夫人瞪着林兰,喘着气,腿上盖的毯子被她抓的皱起,久久不曾言语。

林兰毫不畏惧的看回去,不过却是在研究叶老夫人的面色,看她面色萎黄,多处有黄褐斑,说了几句狠话就开始喘气,加上她的腿脚畏寒怕冷,林兰揣摩着叶老夫人怕是脾虚内湿之体,这种体质的人易感湿邪,若她判断不错,叶老夫人应该有较严重的风湿病。

周妈见状,忙上前来给老夫人揉背顺气,温声劝道:“老夫人,您该吃药了。”

林兰脱口而出:“光吃药可不行。”

叶老夫人和周妈面上一僵,周妈迟疑问道:“那该如何?”

林兰道:“能让我给老夫人诊一诊脉吗?”

叶老夫人不屑的收回目光,黄毛丫头,学点皮毛就想在她面前卖弄,她的痹症连胡大夫都治不好,她能行?当即唤道:“玉容,先带林姑娘去偏院。”

那个圆脸的丫鬟应声前来,原来她叫玉容。

“老夫人,能让厨房弄点吃的吗?”林兰讪讪道,不给诊脉就不诊,可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顿不吃饿的慌,更何况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又走了这么多路来到叶家,这些可都是要花力气的,不给饭吃可不行。

叶老夫人强压着怒气,吩咐玉容:“让姚妈妈给她弄点吃的。”

林兰笑呵呵的:“谢谢老夫人。”又道:“麻烦玉容姐姐了。”

弄得玉容表情很不自然。

等林兰走了,周妈劝道:“夫人,您别为个不懂事的丫头生气,自个儿的身子要紧。”自打三小姐去后,老夫人哀伤过度,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叫人又急又愁。

叶老夫人阖上双目,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就没个省心的。”

“明允少爷这脾气……”周妈话说一半,又顾忌的咽了回去,蹲下身子给老夫人捏腿。

“你想说他像他娘?”叶老夫人幽幽叹气,神情变得恍惚,似在回忆,良久才说:“确实像他娘,比他娘还不听话。”

周妈也不禁跟着叹了一息:“眼下可怎么办呢?难道真的由着少爷胡来?”

叶老夫人眯着眼,似有些倦怠:“你觉得这位林姑娘如何?”

周妈思忖了一下,说:“不是个好对付的。”

叶老夫人嘴角一抽:“脸皮够厚,胆子够大。”

周妈扑哧笑道:“老夫人说的极是,不过依我说还得加上一条,嘴巴够厉害,气死人不偿命的主。”

“算了,孩子大了,不听令了,就由着他去吧!让这林姑娘去京城闹闹那韩贱人的心也不错”叶老夫人眸中闪过一丝恨意,再次阖上双目,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周妈嘴角噙着笑意,捏拿着力道慢慢揉捏,这回京里那两位可要气疯了,真是大快人心。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